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二零章 果 儿(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春典里,果儿、草儿、底牌、利市等都是指女人。


关于女人的春典还有很多,比如,美女——亮果、丑女——念果、妓女——笑果(库果)、寡妇——空心果、老年妇女——苍果……


在中国东北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中,巾帼不让须眉,她们在百折不挠中铸就了执着与气魄、坚韧与瑰丽。



========================================================================


1


一天,在城里的一个糕点店的后院儿,小凤见到了早就约好的大有。



大有说:“你接到的情报,是省委的指示信,非常重要。省委指示我们,鉴于目前敌我斗争的严峻形势,要一边有力有节的打击日伪的嚣张气焰,一边做好战略转移的准备工作,以期更好的保存抗日联军的有生力量。”



“这个情报这么重要啊!”小凤的脑际突然再现出她和王生接交情报时的情景,心里对王生充满了钦敬与感激。她默默地点点头,然后问道:“师部对我有何指示?”



“根据省委的指示精神,师部同意你烧毁日军粮库的计划。师长要求,一要确保计划稳妥,在打击敌人的同时,很好的保护自己;二要发动群众,动员群众,搞抗日统一战线,扩大抗日队伍,不搞单枪匹马的个人英雄主义。”


“粮库里有不少兄弟姐妹呢,对小鬼子恨得牙根儿直痒。”小凤攥紧了拳头,“我们团结起来,一定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大有定定地看着小凤那志在必得的神情,想象着她在大鸡冠山指挥若定,奇袭小鬼子的情形,不禁翘起大拇指,夸奖道:“看来这回你又要整出大动静儿啊!”


“打鬼子吗,我恨不得有三头六臂才好。”小凤十分真诚地说道:“早一天赶走了小鬼子,咱们就早一天过上好日子!”



“古有花木兰,咱们独立师有姜小凤啊!”大有说着,探过头去,低声道:“咱们师长可是特别嘱咐我,要全力配合你的行动,保护你的安全呢。”



“我又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还要保护啥呀。”小凤的脸颊微微的红了,她听出了师长嘱咐背后的弦外之音,感受到了大龙对她深深的爱意,一股暖流迅速地流遍她的全身。她动情的说:“你回去转告师长,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需要我配合支持的,你尽管说。”


“要说配合支持,参谋长给我提供一些小鬼子的电油(注:电油,即汽油)就行啦。别的就不需要了。”



“电油我帮你准备好,需要的时候你就到这个联络站来取吧。”大有站起来,踱了几步,又说道:“还有,火光就是信号。小鬼子粮库的火一着起来,平三江营长就会向小鬼子发起突击,你们马上就往粮库对面的山沟里撤退,我接应你们!”


“好。请师首长放心吧,再见!”


“再见!”


小凤说着,拎起桌子上放着的一盒槽子糕,又从糕点店的正门走了出去。


小凤回到道德会以后,对大英子、二英子说:“我见到我哥啦!”


“你哥同意咱们参加抗日联军吗?”二英子急切地问。


“同意倒是同意。”


“咋地,还有啥说道儿啊?”大英子盯着小凤。


“说道儿倒是没啥说道儿。”


“那咋地呀?”大英子也急了。


“我就是想,咱们去参加抗日联军,也不能两手空空地去呀。”


二英子干脆的说:“那咱们把粮库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儿抢来!”


“咱们空手夺枪?容易吗?”小凤想用激将法焕发她们的斗志。



“粮库里还有那么多兄弟姐妹呢,大伙儿合伙儿把小鬼子灌迷糊喽,多少枪抢不来呀!”二英子想起粮库伙房青莲姐说过下迷魂药的话,显得胸有成竹。


“只怕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大英子看看小凤,又看看二英子,“那你说咋办,我们听你的,小凤姐!”


小凤把大英子和二英子拉到身边,对她们悄悄耳语道:“我看咱们这样……”


“啊……”二英子听了小凤的话,吃了一惊,道:“青莲姐就跟我们撺掇过烧……”


小凤赶紧捂住二英子的嘴,小声问道:“青莲姐也是这个打算?青莲姐是谁?我咋不认识呀!”


大英子说:“青莲姐不在外面干活,你没见过她。她是在粮库做饭的。”


二英子又补充道:“她还会说协和语①呢。”


“还会说协和语?”小凤的心蓦地一动,追问道:“啥样的一个人呢?”


“大个儿。”大英子比划着,“大眼睛双眼皮儿。”



“哦,哦。这个身量、长相的女子多了,但这个身量、长相又会说协和语的女子,难道是……”小凤若有所思,说道:“明天去粮库干活的时候,我想见一见她。”


“青莲姐还让我给个准信儿呢,正好。”二英子说:“明天我去找她”



“青莲姐来啦!”青莲刚一走进粮库的大门,就被在嗮谷场上干活的二英子发现了,她快步迎过去,悄声说:“有个人想要认识认识你。”


“谁呀?”青莲姐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笑了,说:“院儿里干活儿的,我哪个不认识?”


“新来的一个姐妹,你不认识。”二英子拉着青莲姐的手,向嗮谷场走去。


嗮谷场上,一群穿着清一色灰乎乎工服的男男女女,正在翻晒着黄灿灿的苞米粒子,根本看不清楚哪个是新来的姐妹。



小凤一边干活儿,一边向远处走来的青莲望去,看她也穿着一身灰乎乎的工服,一条青围巾差不多把脸整个浪儿捂住了,但看她高高大大的身材和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神态,小凤的心“呯”的一跳,心里说:“夜个儿,大英子二英子一说,我猜这个青莲姐就是大娟,真的就是她呀!大娟,我的好嫂子、好姐妹啊,你在哈尔滨是咋逃出来的呢?又咋会在这里呢?你可叫人惦记死啦……”



大娟也发现了端着木锨在深情地望着自己的小凤。她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的巨澜,多少往事一齐涌上心头。但她马上镇定了一下,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日本哨兵,然后,跟二英子说道:“这地政不方便说话。待会儿大家伙儿要喝水的时候,你跟她到伙房来抬水吧。”说完,又冲小凤微微的点点头,便扭身向伙房走去。


大娟回到伙房以后,马上开始晌午饭的准备工作,心情却依然难以平静。在哈尔滨圈楼欢乐谷的惊险一幕,又浮现在她的眼前……



……傍黑儿的时候,局饭送来了,满满登登的摆了一桌子。曹顺子那个臭子点(臭子点,匪语,好色者)两眼直不楞登的盯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劝酒,结果,先把他自己灌醉了。曹顺子猝不及防,被拧断了脖子。然后,自己连夜逃出了哈尔滨。要不是自己趁着他酒醉,先下了他的枪,后果可真是难料啊……


小凤和二英子拎着扁担水筲来到了伙房。二英子已经知道了她们原是知心姐妹,进屋和青莲姐打了一个招呼,便到门口去望风了。



小凤一把抱住了大娟,眼圈儿红红的,说:“嫂子,绺队的那几个弟兄回来说,你们在哈尔滨走着走着你就没影儿啦,大龙把他们好一顿撸呢。你咋一点儿音信也没有呀!”


“我去收拾那个曹顺子去啦!”



“听到曹顺子被人拧断了脖子的消息以后,大龙就说,嫂子打小儿就练武功,而且,在平原镇就把那两个国兵拧断了脖子,曹顺子的事儿也肯定是嫂子干的。可你也给我们捎个信儿呀!”


“我这不就要回老鹰崖呢嘛。我也想……”


“我走的时候,把孩子们送到少年团了,那里伙食好,又有人陪着玩儿,那三个小小子可欢实啦!”


“我是想孩子,可我走到这里就不想走了。我想把小鬼子的粮库烧了再走!”


“大英子二英子都跟我说了。”小凤说:“嫂子,咱们想到一块儿去啦!”


“那就太好啦!”


“咱们这样……”


重逢的两个姐妹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一天晚上,大娟下班时顺道儿走进了粮库大门口儿的守卫室,用协和语说道:“东瀛武士的,一天天的站岗巡逻,大大的辛苦!花姑娘的陪你们的喝酒,慰问你们的干活!”大娟还是跟青山半拉克叽的学过日本语,她自打到粮库做饭以来,一直用这种语言跟鬼子兵交流。


还没等值班的士兵回答呢,正在里屋休息的小队长就迎了出来,兴高采烈地问道:“花姑娘的,慰问的干活?”


“是啊,花姑娘的,慰问小队长的干活!”


“你的,良民的!”鬼子小队长对为他们提供一日三餐的大娟很是信任,翘起大拇指,“花姑娘的,大大的好,大大的好!”


大娟推开门,冲早已等候在门外的那些姑娘招招手,大英子领着粮库里的几个女工,便花枝招展的进入了守卫室。


“花姑娘的,什么的干活?”



“皇军的为了建设大东亚王道乐土,远渡重洋,辛苦辛苦的!”她们变戏法似地一个拿出烧鸡,一个拿出炸江鱼,一个拿出花生米,还有的拿出了烧酒等物品。


“吆西,吆西!”在里屋休息的几个鬼子兵都蹿了出来,色迷迷地看着姑娘们,高兴得狂呼乱叫:“花姑娘的,吆西!”


大娟、大英子她们和鬼子兵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工夫,鬼子兵就一个个的喝得里倒歪斜,不知东西南北了。



这时候,小凤立即带着二英子和几名一起干活的好兄弟,在粮库里绕过了探照灯,把一桶桶的电油洒到装粮食的草袋子上,然后点燃,大火迅速地蔓延开来……


火光中,埋伏在粮库外面的平三江营长带领着战士们呼喊着冲了进来。



那个鬼子小队长看到窗外一片火光,又听到枪声“乒乒乓乓”的响起来,感到大事不好,一把推开正在缠着他喝酒的大英子,骂道:“八嘎牙路,花姑娘的,死啦死啦的有!”他晃晃荡荡的站起来,“嗖”的一下抽出军刀,迎头便向大英子砍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大娟飞起一脚,踢向鬼子小队长的下处。那个鬼子小队长“嗷”的一声怪叫,便扔了战刀,捂住自己的裆部,蹲了下去。大娟又一个箭步蹿过来,两手掐紧他的脑袋,只听“咔嚓”一声,鬼子小队长的脖子就被拧断了……



-----------------------------------------------------------------


①协和语:伪满洲国时出现的一种汉语和日语混杂的语言。如“你的,我的”
“金钱的大大的有”“咪西咪西的干活”“出荷粮”“料理”等等。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