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二一章 果 儿(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大龙、魏铁山、世诗、魏中华、大有等师首长,都笑容满面的站在师部门前,迎候小凤和大娟的归来。


小凤满面春风的看着大龙,问道:“咋这么隆重啊!”



“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嘛!”大龙上前一步,用力地握住了小凤的手,赞誉道:“小凤,你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不但取回了重要的情报,扩大了咱们的队伍,还把小鬼子上千吨的粮食给报销了。干得好啊!”



一双有力的男人的大手握住了一双温软的女人的小手。小凤的脸红苹果似,她知道,这一握,不仅仅是一个师首长的赞扬和慰问,还有亲密恋人那萦绕于心的思念和牵挂。她的心里瞬间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暖意与温情。


“大娟嫂子呢?”大龙握着小凤的手还没有放开,便向小凤的身后望去,寻找着大娟的身影。


“大娟嫂子想孩子,一上山就直接奔少年团去啦。他让我告诉你一声呢。”


“哦,是这样。那我一会儿再专门去看她吧。”


“凤姨,凤姨!”这时,小牢棒儿突然从师部里摇摇晃晃的跑出来,扑进了小凤的怀里。



“小牢棒儿,小牢棒儿回来啦!”小凤又惊又喜,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高兴得眼泪都淌出来了。她亲了几口小牢棒儿的脸蛋儿,就地转了一圈儿,却没有看到杏花,又立即着急的问:“杏花呢?杏花呢?”


“我正给你烧开水呢!”杏花急匆匆的从师部里跑出来,高兴地说:“还是小凤妹子惦记我啊!”


小凤放下小牢棒儿,两个人泪眼巴汊的抱在了一起。


小牢棒儿一转身又扑进魏中华的怀里,亲昵的喊着:“爹,爹!”


魏中华把下巴贴到小牢棒儿的脖颈子上,用坚硬的胡茬子蹭着儿子柔嫩的肌肤,把小牢棒儿痒得“咯咯”直笑。


“啊,你们说,这小东西咋没认错人呢!”大有凑过去,轻轻地揪了一下小牢棒儿的脸蛋儿。


“认错了也轮不到你啊!”世诗马上跟上一句。


周围的人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大有就没正经的!”小凤瞪了一眼大有,说:“杏花嫂子是你找回来的吗?”


“是。”大有笑着说:“也不是。”


“你正经点儿!”


“正经点儿也是是也不是!”


“好啦,好啦!杏花嫂子同志把水都烧好了,咱们进屋说吧。”大龙说着,招手把大家都请进了师部。


杏花一边给大家倒水,一边跟小凤说道:“亏得参谋长带人在山上找到我,要不,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们娘俩儿啦。”


“杏花嫂子同志也真能夸奖我,我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都快到营地啦。再说了,那是咱们副师长亲自把你背回来的呀!”


杏花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原来,被服厂在向六道崴子转移中,每一个战士都背着一大捆沉重的服装、布匹或者是设备,连一针一线都没舍得丢掉。杏花在三楞子大闹韩瞎子洞房以后,上了山,不光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她还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抗联战士,担任了被服厂的副厂长。在撤退途中,杏花背上背着3岁的儿子牢棒儿,手中抱着一个装满了针线的包袱,就要趟水过蚂蚁河的时候,她背上的小牢棒儿一个劲儿的喊开了:“娘,我肚子疼!”


“肚子疼不算病,一泼巴巴没拉净!”


“我要拉巴巴!”


“小牢棒儿,你也不知道闲和忙啊,等过了河再拉吧。”


“憋不住了,娘,憋不住了,我!”



杏花只好停下来,把小牢棒儿领到路边的草棵里去拉屎。可等她们娘俩儿再来到河边的时候,队伍已经趟过河去,不见了踪影。杏花急忙“噗通噗通”的趟水过河,可还没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杏花回头看了看,感到不妙,有一队国兵追上来了。


“前面的那个娘们儿站住,你是干啥的!”


“再跑就开枪啦!”


“娘,后面有人撵咱们呢!”小牢棒儿听到喊声,也看到了追来的国兵。



咋办呢?杏花想,又背着又抱着的,要逃过河去太难啦。把装满针线的包袱扔到河里去,退回去,他们八成不知道我是抗联的,糊弄糊弄或许可以过关。可针线是被服厂的必需品啊,不能扔!还是在要下山的时候,小凤笑着跟她说:“杏花嫂子同志,照理说你要背着小牢棒儿转移,就不应该再给你啥任务啦,可咱们被服厂东西太多,实在分配不开,这包针线就由你抱着吧,总比再抗一捆子布方便一些。你背着抱着的可都是咱们的命根子啊,一个都不能少!”想到这里,杏花咬咬牙,冲儿子喊道:“小牢棒儿,别怕!风紧拉花(风紧拉花,匪语,事急速逃),快用两手搂紧娘的脖子,咱们过沟(过沟,匪语,过江过河)!”她“噼哩扑楞”的加快了过河的脚步。可是,河水越来越深,都快没腰了,她背着孩子,抱着包袱,在河水里很难掌握身体的平衡,有几次她栽栽愣愣的,差一点儿被水流子冲倒。


“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啦!”后面的国兵真的开枪了,子弹射到杏花身边的水面上,“噗噗”直响。



正在这时,河的对岸传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枪炮声。后面的追兵看杏花都上了岸,又担心对岸的枪声是冲他们来的,胡乱的向对岸打了几枪,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杏花上岸以后,跑过树林,发生在小道子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她沿着战友们留下来的足迹,急急忙忙的追赶。在一个战友的遗体旁,她发现了被服厂的那台缝纫机头。她听小凤说过,这台缝纫机还是前两年时一支抗联部队留下来的,是被服厂的宝贝疙瘩。她掩埋了战友以后,立即背起小牢棒儿,抱起缝纫机头和包袱,继续向六道崴子的方向前进。几天里,她把自己带在身上的水和干粮都给小牢棒儿了,自己只是采摘了一些野果子充饥,又渴又饿又累,终于坚持不住,昏倒了在山路上……


听了大家七嘴八舌的介绍以后,小凤又一次紧紧地抱住杏花,说道:“杏花嫂子同志,你真了不起!”


“有啥了不起的啊!我也就是背着的抱着的都舍不得!”



“杏花,你太谦虚啦!”政委魏铁山赞扬道:“你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也是一位了不起的抗联战士,是咱们独立师的英雄!师长已经给你记了大功,号召全师的每一名指战员都要向你学习。我相信,只要具有这种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咱们的队伍一定会不断壮大,并最终取得抗战胜利!”


屋子里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杏花娘俩儿回来了,大娟嫂子也回来了,你高兴啦。”大龙看到小凤开心的笑着,继续说道:“政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亲自告诉你呢。”


“姐,我先给你介绍一位咱们的新战友。”魏铁山走过来,指着旁边的一位长相俊美的女同志,说道:“这位是郑侠同志。”


郑侠笑盈盈的走过来。小凤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位陌生的女同志。


魏铁山又接着介绍说:“郑侠同志,这位就是你久仰大名又打过交道的姜小凤同志!”


“姜小凤同志你好!”
郑侠留着一头短发,头戴一顶八路军军帽,身着一套蓝色的列宁服,腰带上挂着一支小手枪。她快步走过来,握住小凤的手,说道:“我们曾见过两次面,可今天却是第一次零距离接触。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姜小凤同志果然名不虚传,英姿飒爽,豪气干云!”


小凤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郑侠,似曾面熟,又有些面生,一时想不起在什么时间又是在哪里和她见过面。


郑侠猜到了小凤的心思,笑着说:“你还记得鸡冠山子屯的盒勒面吧?”


小凤不解的答道:“记得啊!”


“那你还记得你们在鸡冠山打完伏击以后,遇到了一支截击的马队吗?”


“记得……”小凤突然想起了铁子开着汽车冲过关东军拦截的马队时,有一个女人在马队中举着手枪高声喊叫:“停车,停车!”
当他们冲过了鸡冠山子屯,汽车把马队甩开了一段距离以后,铁子告诉她,才刚看到的那个女人,就是在饭馆儿里化装成老太太的那个日本间谍……“难道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子,就是那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吗?”小凤一头雾水,犹犹豫豫的问:“你是枝子吗?”


郑侠笑微微的答道:“我就是那个枝子啊。”



魏铁山告诉小凤:“郑侠是她的中国名字。她人在曹营心在汉,是一位反战反法西斯人士,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你们攻打蜂蜜镇的时候,我从宪兵队的监狱里逃出来,就是她护送我出城的。现在她已经脱离关东军,加入到咱们抗日联军啦!”


“欢迎,欢迎啊!”小凤和郑侠亲亲热热地抱在了一起。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精选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