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一二九章 上 道(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李大龙、小凤和马成梁骑着马,沿着一条古老的驿道,行进在郭尔罗斯草原上。


大龙用马鞭指着前方草原深处隐隐约约的一座城郭,说道:“那里,就是特门乎柱。”


“这是啥名字啊?”马成梁听了感到挺可笑,“啥地政啊?”



“松花江流到这嘎达的时候,绕了一个骆驼脖子一样的弯子,这个镇子的蒙古名就叫特门乎柱。特门是骆驼,乎柱是脖子;翻译过来就是骆驼脖子。”大龙说道:“以前,这里是肇州县公署的所在地。现在,肇州县公署已经迁往老城基,东边又新设了一个肇东县,骆驼脖子划归郭尔罗斯后旗管辖,是郭尔罗斯后旗公署的驻地。”


几百年以前,女真人曾经在这片土地上与辽国进行过一场恶战。



公元1114年,久被辽国欺侮早有反辽之心的女真部落首领完颜阿骨打起兵伐辽,他带兵从涞流水①出发西进,先行进攻辽国控制女真部落的最前哨宁江州②,一举获胜,打开了伐辽的通道。辽天祚帝召集群臣从各路调集兵力10万余众,引兵屯出河店③,打算从松花江北岸进攻女真军,一举消灭阿骨打。阿骨打得知辽兵集结的消息以后,亲率3700名将士乘风踏雪,连夜奔袭,从松花江南直扑江北的出河店。拂晓时他们行至江边,发现有辽兵正在凿击江面的冰层,企图阻止女真兵过江。阿骨打抢占先机,率精兵猛冲过去将其消灭,随后立即向江对岸的辽兵发起猛攻。此时西南风骤起,浓雾弥漫。阿骨打命士兵点燃草原,风助火势,火烧辽营,辽兵惊慌失措,溃不成军。女真兵乘势追杀,大获全胜。出河店大捷,使女真军实力更强,军威更盛,为以后大金国的建立,创造了先决条件。1115年正月初一,阿骨打称帝,取国号为大金。十几年后,阿骨打的后人因为太祖“肇基王绩于此”,遂在此地建立肇州,以为纪念。



“这里也算是一块风水宝地呢。”大龙告诉小凤和马成梁,“这一带不仅有大辽皇帝用每年春天捕到的第一条大鱼举行‘头鱼宴’的混同江行宫④,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肇基王绩’的肇州古城,在附近的江汊子里,还有大清帝国的鳇鱼圈呢。”


“啥叫鳇鱼圈呢?”马成梁感到好奇。


“在敖木台屯,房东老乡就说南面的江边儿有鳇鱼圈。”小凤说:“鳇鱼圈就是养鳇鱼的场子。”


“那咱们去吃鳇鱼啊!”马成梁直吧嗒嘴。


“那可是贡品呢。”小凤笑了。



鳇鱼,长得像纺锤一样的形状,通身无鳞,皮质金黄。小点儿的,三五百斤;大的,四五米长,有上千斤。它夏天到松花江产卵,天气转冷时再顺着松花江游回黑龙江,再顺着黑龙江游回大海,是黑龙江流域特有的名贵鱼类。



康熙年间,有个叫额托力的渔民,在江边使鱼叉叉中一条大鱼。那条鱼好大好大,不光撞翻了他的鱼船,还带走了他的鱼叉。额托力一个猛子,钻进水底,顺着那条大鱼尾巴,一直撵了三十多里地。那鱼背着鱼叉,忍着疼痛,一会儿钻进水底,一会儿浮上江面,上上下下折腾了半天,后来没劲儿了,才让额托力抓住套上了笼头。额托力上岸,招呼来十几个棒小伙儿,连拉带拽的把那条大鱼拖上了岸。正巧,一位官爷路过此地,见了大鱼,乐得胡子直往上翘。他命令额托力把大鱼装上车,跟他一起进京城,把大鱼献给了皇上。



康熙皇上见额托力远道送来大鱼,心中大悦。就问他说:“你这勇敢的打鱼人,怎么会擒得这天下稀有的神鱼?”额托力一五一十的把打鱼的经过讲了一遍。皇上听罢,连声称赞说:“朕万万没有想到,极北边塞之地,竟有你这样的渔家王!这鱼叫什么名子?”额托力对皇上说:“回禀皇上,这条鱼直到如今,还没个名儿呢,就请皇上给起个名儿吧。”皇上乐得神采飞扬,提起笔来信手在宣纸上写了一个“鱼”字,然后皱皱眉头,随手又写了一个“皇”字。题完,皇上把笔搁在龙书案上,抬头跟额托力说:“朕见此鱼,非同一般,堪称天下‘鱼中之皇’,往后就叫它鳇鱼吧。”额托力连连点头。御膳房把大鳇鱼烹调好以后,端到康熙面前。皇上夹起一块儿,往嘴里一放,连连叫好:“香,太香了!”皇上吃高兴了,一抹油嘴儿,当场赋诗:“更有巨尾压船头,载以牛车轮欲折。水寒冰结味益佳,远笑江南夸鲂鲫。”皇上夸完鱼,又夸奖额托力的勇敢,取过一把宝刀,赠给了额托力。从那以后,鳇鱼就有了“鱼中皇”的名字,同时,鳇鱼也就成了献给皇家贵族的贡品。



朝廷专门成立了一个捕鳇鱼的“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抽调一些善于捕鱼的锡伯族人,沿嫩江、松花江筑屋而居,承担鳇鱼差。可是,在江中追逐被鱼叉击中的鳇鱼,是相当劳累和危险的。这大家伙,在水里相当威猛,尾巴一甩,两条大船都跟着晃悠。稍有不慎,就会船翻人亡。鳇鱼被鱼叉击中以后,渔人要拼尽全力,划动快马子(注:快马子,一种两端尖尖、稍有翘头的单人驾驶的小船)穷追猛赶,不让鳇鱼有一丝儿喘息的机会,直到它精疲力尽,仰起黄白的肚皮浮出水面,渔人才敢接近它,悄悄地给它套上笼头,再把笼头绑到网绳上。要是碰上尿性的鳇鱼,套上笼头还挣扎不止,锡伯人就整个木头做的大锤子,照着鳇鱼的脑袋一通猛砸,把鳇鱼砸蒙了,消停下来,才开船拖回。



郭尔罗斯地处边塞,无法在夏季把鳇鱼贡运到路途遥远的京城。于是,锡伯人便在河道弯曲、水流平缓益于鳇鱼生长的河段,堵住进出水口,设立了多处鳇鱼圈,把捕到的鳇鱼放进去养到冬天再破冰取鱼,运往京城。往京城送鳇鱼,得鸣锣开道,净水泼街,盖着黄缎子的鱼车所到之处,大小官员和民众沿街相送……


……往昔隆重的送鳇鱼仪式,已经随着清朝末代皇帝的逊位画上了句号。



穿越历史的烟云,一个朝代接着一个朝代的更迭,已经成为模糊的片段。看似漫长的数千年,只是历史长河的刹那瞬间。有几多征服者冷眼相对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的战场,可曾几何时,几多豪华宫殿顷刻毁于一炬,几多英雄豪杰瞬间灰飞烟灭。征服者排山倒海的战场呐喊,早已湮没在群山里的沟沟豁豁;彰显文治武功的丰碑巨制,也已被时光冲刷得斑斑驳驳,光怪陆离……


傍午时分,李大龙、小凤和马成梁来到了肇源城西南方向的江湾。


“成梁,你馋鳇鱼了,是吗?”李大龙勒住马缰绳,停下来,一边向江湾瞭望,一边问马成梁。


马成梁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凤,说:“小凤姐说那是贡品,皇上吃的,咱们也就是光眼馋吧。”


“鳇鱼吃不到,黑鱼丝还是能吃到的,那也是贡品呢。”


“黑鱼丝?去哪里吃?”



大龙用马鞭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网房子(注:网房子,打渔人在水边住的房子),说道:“就在那里。”说着,他拍马前行,直奔那座网房子而去。


网房子门前的一条大狗,见到来人在门前跳下马来,兴奋得长吠不已。



网房子里走出一个穿着蒙古袍的人,他喝住那条凶悍的大狗,右手放在胸部,微微鞠躬,说道:“赛百诺(注:赛百诺,蒙古语,你好的意思)!”,然后,左手指着网房子,把李大龙一行请进了屋里。



网房子里热气腾腾,一个大锅台连着一铺大炕,锅台下面的灶膛里火势正旺,大锅里传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满屋子弥漫着扑鼻的鱼香。“我叫乌力吉,远方的客人请你们炕上坐。”这是一个蒙族渔民,汉话却说得很流利。



李大龙他们已经好多日子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马成梁更是被扑鼻的鱼香勾得直咽口水,肚子也“咕噜咕噜”的直叫。他情不自禁的说道:“好香,好香!”



“香吧!”乌力吉揭开锅盖,从锅里盛出满满的一盆炖鱼,放在炕上。“到鱼亮子来的,不管是卖鱼的还是路过的,也不管认识不认识,我们都好生的待承,可劲儿造。”


大龙望着乌力吉,说道:“兄弟,江水炖江鱼再香,也香不过黑鱼丝啊!”



乌力吉心里一震,心想,来的是抗日联军的人吗?他怎么跟我对上联络暗号了呢。但他马上镇定下来,不露声色的问道:“想吃这一口儿啦?”


大龙答道:“不远千里,慕名而来!”



“同志,你们是抗日联军的同志!”乌力吉听了大龙的应对,高兴得跳起来,然后,紧紧的拉住大龙的手,说道:“我是龙江工委的联络员,可把你们盼来啦!你们快炕上坐,歇一歇吧。”


“还是先说说肇源城里的情况吧。”大龙急不可待。



“龙江工委已经对郭尔罗斯后旗伪警务科的几个警察官进行了工作,他们答应在抗联袭击肇源城时做内应。另外,抗日救国会的会员也都分了工,有的带路,有的提供给养,有的负责运送战利品。迎接抗联袭击肇源城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我们去了天和绺子,当家的也已经答应与我们配合。”大龙异常兴奋,他说:“地方党组织和爱国群众这样支持我们,我们一定拿下肇源城,打一个漂亮仗!”


“看看,光说话了。这个小兄弟肚子都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啦。你们先吃炖鱼吧。”说着,乌力吉就急忙转身走出了网房子。



不一会儿,乌力吉回来了,抄捞子(注:抄捞子,一种捕鱼工具)里装着一条有三四斤重的黑鱼。“同志们来了,一个菜太少了,我就真的给你们做个生鱼丝,让你们尝尝杀生鱼的味道。”他从腰里拔出一把小巧的蒙古刀,眨眼的工夫,就把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黑鱼剔除了鱼皮、内脏和骨架,又把鱼肉切成丝,拌上醋、盐、蒜末和辣椒油,一碗白中有红红中透白鲜嫩可口的生鱼丝就做成了。



生鱼丝是这里的一道传统名菜。传说,辽国皇帝每年都从京城千里迢迢的来到嫩江、松花江春猎,在春寒料峭之时,凿冰取鱼,在江边的行宫里举行“头鱼宴”,接受附近各部落首领的参拜与朝贡。一次,皇帝喝多了,身边的大臣恐有失皇帝的尊严,急令御膳房准备醒酒菜。御厨看到厨房里除了鱼,就是冬储的土豆、萝卜、白菜,急得团团转,也想不出什么菜醒酒。这时,一个御膳房的老奴想起自己平时吃的拌生鱼丝清凉可口,就立即做了一盘儿送上去。皇帝吃了几口,胃口大开,酒立马就醒了一半儿。皇帝把生鱼丝赏赐给众大臣品尝,还把那个老奴升为御膳房主管。


乌力吉讲完生鱼丝的来历,从坛子里倒出几大碗酒,递给大家一人一碗,“来呀,咱们喝酒!”


乌力吉高兴的用双手举起酒碗,高擎过头顶,唱道:


远方的客人请您喝一杯奶酒,


这是我们马背民族食品的精华,


是我们郭尔罗斯人的深情厚谊,


啊呀哈哈咿……



----------------------------------------------------------------------


①涞流水:松花江支流。辽、金称涞流水,元称刺林河,明称纳怜河,清代始称拉林河。


②宁江州:古宁江州是辽国在东北对女真边境贸易的一个商埠重镇。古址在今吉林省松原市。


③出河店:古址在今黑龙江省大庆市勒勒营子。



④混同江行宫:也叫韶阳川行在所,是辽国皇帝在松嫩两江左岸唯一的“春捺钵”行宫。辽国皇帝在这里设“头鱼宴”接受附近各部落首领的参拜与朝贡。古城遗址在今黑龙江省大庆市新站镇。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