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三十章 秧子房(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讲道理是不开面绺子的前任秧子房掌柜。



一年正月,不开面绺子通过插千的摸底,乘着冒烟儿大雪攻下了一个响窑,在屯子里几个大户人家已经抢个筐满钵流,还不尽兴,又把屯子里的穷苦百姓挨家挨户的搜刮一遍。在一户长工家里,一帮崽子刚刚翻箱倒柜一番,一个长得像瘦猴子似的崽子提着匣子枪又蹿了进来。他发现屋子里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小子,就一把把他从炕里捞过来,问道:“小嘎子,有盖子吗?”



“盖子?盖子呀,有。”被吓得哆哆嗦嗦的小小子把瘦猴子领进了厢房的仓子里。瘦猴子一进去正好看见一副马鞍子,就麻溜儿的背起来。“我要的就是这个!”说着,他一脚踢飞了那个小小子递给他的锅盖,拽着他向大门外走去。


这时,一个弯腰弓背的老爷子走过来,孩子挣脱瘦猴子的手,扑过去,喊道:“爷爷,我怕!”


爷爷搂过孙子,摸着他的脑袋,说:“铁蛋儿,别怕别怕,跟爷爷回家。”


“回家,想的美!”瘦猴子把老爷子推个趔趄,拽过小小子,把他送进了设在屯子里的临时秧子房。


不开面绺子开始在屯子里杀猪宰羊吃肉喝酒庆祝砸窑得手。


秧子房里,崽子们在划拳行令:


一点点啊,


二驾好啊,


三星照啊,


四喜财啊,


五魁首啊,


六六顺啊,


七个巧啊,


八匹马啊,


快喝酒啊,


全来了啊!


崽子们把杯子里的酒都干了。


“不行不行,老是一二三四五的,老掉牙啦!”讲道理掌柜的说。



讲道理三十多岁,虎背熊腰,铁青阴沉的脸上长满了连毛胡子,一双金鱼眼突兀出来,一副凶相。他用筷子敲着杯子,不容置疑的说:“整点儿新鲜的!”


“那你说咋整?”瘦猴子问。


“以咱们酒桌上有的东西行令,就从你开始,轮大襟,挨排儿来。整得不好的,罚酒!”


“那就从我开始。”瘦猴子举起筷子,说:“此筷不为快,悟空猪八戒,一翻十万里,那快才为快!”


“整得不顺溜,罚酒!”讲道理说。


“你是掌柜的也得讲道理呀,我整得咋不顺溜啦?”



“咱们跟谁都得讲道理。你说的‘此筷不为快,悟空猪八戒’,就不顺溜。”讲道理还真有点儿文化,他说:“猪八戒原来是不是玉皇大帝的天蓬元帅?他主管天河,因为喝多了酒调戏嫦娥,被逐出天界,才到人间投为猪胎。对吧?”


“唱本儿上都这么说。”崽子们附和。



讲道理瞪起金鱼眼,说:“把‘此筷不为快,悟空猪八戒’,改为‘此筷不为快,悟空猪元帅’不就他妈的顺溜了吗!你说我讲道理讲不讲道理?”



“此筷不为快,悟空猪元帅,一翻十万里,那快才为快!”瘦猴子复述了一遍,“嗯,元帅这两个字改得好,合辙押韵了。有道理,有道理!”他心服口服,把酒喝了。


“到你的啦!”讲道理推一把身边的崽子。


崽子把杯子举起来,说:“此杯不为背,贪色吃大亏,八戒背媳妇,那背才为背!”


“整得不错,到掌柜的啦!”崽子们把目光齐唰唰的转向讲道理。


讲道理慢悠悠的夹起一大块鸭肉,塞进嘴里,把腮帮子涨得鼓鼓的,吧唧吧唧的大吃大嚼。


“掌柜的有点儿不讲道理啦,你行的酒令,轮到你了,咋光吃不说呢!”崽子们不依不饶。


讲道理把嘴里的鸭肉咕噜一声咽下去,又夹起一块鸭肉,举起来,才说:“此鸭不为压,洞房花洋蜡,新郎压新娘,那压才为压!”


“整得好,整得好!”屋子里一片淫邪放荡的叫好声。


突然,一个驼背的老爷子走了进来,可怜巴巴的说:“掌柜的,行行好,放了我孙子吧!”


讲道理刚喝得有了兴致,被人打断,本来就铁青阴沉的脸上顿时又刮来一层乌云,喝问道:“那个是你孙子?”


“啊,就是我领来的那个小嘎子,叫铁蛋儿!”瘦猴子说。



“那个小崽子啊!”讲道理皮笑肉不笑的说:“老爷子,这事儿也不用讲啥道理,你准备好大项和小项(匪语,赎款和礼金)送来,你孙子就回去啦,简单!”


“我们家那点儿值钱的东西都让你们抢走了,我上哪儿去掏动钱呢!”


“你不是没钱吗,没钱也好说,你就等着见你孙子的耳级吧!”


“行行好吧,掌柜的,我家没钱呢,放了我孙子吧!”老爷子咕嗵一下跪下去,哭得鼻涕拉瞎的。


“你是半天云里吹喇叭——想(响)得高!”讲道理把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拉出去!”


几个崽子把老爷子拖了出去。


讲道理又一把推翻酒桌,“不喝了,真他妈的扫兴。滑!”


讲道理在巡视秧子房。



他手提马鞭,用金鱼眼盯着坐在炕上一个个蔫头巴脑的秧子,突然就向一个人的脸上打去,那个人顿时满脸开花,“呜呜”哭叫。讲道理恶狠狠的说:“你们都条乱了(匪语,困了),他妈的想抻条(匪语,睡觉)是不是,那可是穷木匠开张——只有一句(锯),没门儿!”


讲道理又用金鱼眼盯住了铁蛋儿,奸笑着说:“铁蛋儿,今天有庙会,看看热闹去啊?”


“我、我不去!”


“不去?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讲道理啪的甩一个响鞭,说:“这可由不得你。给我带走!”



崽子们七手八脚的扒光了铁蛋儿的上衣,把他的两只胳膊用绳子绑在一根大扁担上。整个身子像一个十字架似的铁蛋儿被推到土地庙前的广场上。五六个崽子手中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杀气腾腾的站在他的旁边。铁蛋儿心想,完了,他们要枪毙我啦,吓得哭了起来。赶庙会的人围了上来,他们都在交头接耳地互相打听,枪毙一个孩子干啥呀?



看到土地庙前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讲道理朝天放了一枪,高声说道:“这个小秧子被我们绑来两个多月啦,家里不来人,也不上项(匪语,送礼)。他在这里吃得白白胖胖,比在家里都他妈的享福。我们今天叫秧子(匪语,把肉票游街示众),就是要告诉他的家里人,麻溜儿的来赎人!要是不来,我就让他们的铁蛋儿变成驴粪蛋儿、马粪蛋儿!给我打,狠狠的打!”



几个崽子挥起鞭子,立刻左右开弓狠狠地抽打起来。铁蛋儿赤裸的前胸后背马上条条隆起,各个鞭痕处都绽放出浓烈的血花。他被打得皮开肉绽,一头攮倒在地。



过了几天,铁蛋儿身上的伤口刚刚结痂,讲道理又来到了铁蛋儿住的秧子房,拿出一封他事先写好了的信,笑嘻嘻的说:“你念过书啊,把这封信给我照原样抄下来,给你家飘海叶子(匪语,送信),你家就来人赎你啦。”


铁蛋儿用毛笔照葫芦画瓢的抄了一遍:


祖父大人:



膝下敬禀者,万福重安。孙自被绑以来,家中无人来看,舍孙于九泉之外,无人可怜,每日三次拷打,痛苦难堪,周身俱破,坐卧不安,有心寻死,匪把我看,欲知详情,请与去人细谈,送信人雇妥,银洋20元。见信持款速来,否则孙命难以保全。


孙子铁蛋儿叩首


六月初十日


看到铁蛋儿的信,爷爷心急火燎的赶到不开面的山寨。却被挡在了秧子房门外。


讲道理阴险的说:“拷秧子(匪语,对肉票进行刑讯),给铁蛋儿上刑!”



几个崽子立刻把铁蛋儿的左耳朵用两支筷子夹上,并把筷子的上下两端用细麻绳勒紧。铁蛋儿疼得哭起来。一个崽子说:“孩子,越紧越好啊,夹松了割不齐刷更疼。”


“传那个老东西进来!”讲道理喊道。


铁蛋儿的爷爷看到孙子就要被割了耳朵,一进来就跪下了,抹了两把浑浊的老泪,哀求道:“掌柜的,你饶了我孙子吧!”


“你带钱来了吗?”


“给送信人的20元钱都是东借西凑的,那还有钱呢!”


“没钱就带着你孙子的耳级回去吧!”讲道理气得金鱼眼都要冒出来了,“饶了你孙子?半两棉花——免谈(弹)!”


“我不回去啦,我在这儿顶他,放了我孙子吧!”



“磕瓜子磕出臭虫——什么人(仁)都有,还他妈的有自个儿送上门来的啊!”讲道理哈哈大笑,说:“好啊,你们爷孙两个也是个伴儿!带下去!”


铁蛋儿的爷爷脖子上被挂上一个洋铁破水筲。秧子房不允许他躺下睡觉。水筲成天到晚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讲道理吩咐:“那个铁蛋儿甩浆子甩瓤子(匪语,撒尿拉屎)都得他妈的往水筲里整啊,看住他!”


铁蛋儿每次往水筲里呲尿的时候,都是尿水和泪水一起流下来。



爷爷不堪重负,背弯得越来越厉害了。更难以忍受的是那升腾的一股又一股的骚臭气味儿,熏得他喘不过气来,几次踉踉跄跄的摔倒在地,弄得他浑身上下全是屎尿。



铁蛋儿的爷爷上山想换回孙子,却把自己也搭上了。可是他们的家里却依然没有送来赎金。讲道理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天,他叫来瘦猴子,说:“咱们下山。”


“干啥去?”


“给他家放亮子,我就不信他们不来赎人!”


说着,两人立即下山奔向铁蛋儿的家。


(作者敬告:第三十一、三十二章被网络删除,请谅解。搜索北大荒传奇胡子即可阅读补充5)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