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三十五章 毒草子(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3


双镖队从网房子屯路过。



突然,传号员来报告,说:“大当家的,树林子里有一个姓周的老汉上吊,救下来以后哭得鼻涕老长。说是草上飞昨个踢死了他的老伴儿,又抢了他的孙女做压寨夫人,他也不想活了。”


“停止前进,就地扎营!”双镖让传号员传达他的命令。


“大有,你带几个人送老汉回去,帮他安顿一下。我去去就回。”双镖纵身跃上枣红马,向山里驰去。


“大当家的,你去哪里?”三愣子问。


“我去打打邪岔子(匪语,收拾不义之人)!”


“我和你去吧!”


双镖头也不回,马鞭一挥,只见一条红线箭一样的射向远方,须臾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在一条山沟里,双镖被拦住了去路。草上飞的一个崽子大声问:“你是谁?”


“我是我!”


“压着腕(匪语,枪口向下)!”


“闭着火(匪语,保险关着呢)!”


“报报蔓儿(匪语,报报姓名)!”


“一脚门蔓(匪语,姓李)!”


“啊,李掌柜的不是空子,原来是里码人(匪语,同行)。”


“快找你们当家的出来说话。”


崽子笑嘻嘻的说:“我们当家的搂着压寨夫人睡觉呢,哪有工夫见你。”


“你们当家的禽兽不如,那配有压寨夫人!”双镖大怒。


“我们当家的现在是县保安队队长,你都敢骂,你大胆!”说着,这个崽子咔咔的拉开了枪栓。



那个崽子的枪还没有举起来,双镖已经嗖地从脖颈子后面拔出了匣子枪,只听呯的一声枪响,这个崽子的手腕中弹,嗷嗷直叫,枪掉在了地上。


“和谁响(匪语,和谁打)?”正在酒席上吆五喝六的草上飞听到枪声,扑楞一下站起来。


料水的跑来报告:“有人要闯山门见大柜。”



草上飞带着一帮匪徒恶狠狠地扑过来,拿出保安队长的派头,用鼻子哼了一声,怒喝道:“八嘎!什么人这么不懂规矩,刚见面就给我的兄弟挑了红!”


“这么说你就是牛队长啦?”双镖吹一吹还在冒着白烟的枪管,盯住这个满脸横肉的矮胖子。


草上飞见来人白净面皮,浓眉下目光如锥烁烁逼人,便也瞪起蛤蟆眼,横眉立目的喝道:“你什么山头(匪语,匪号)?”


“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双镖来会会当家的!”



“啊,原来龙哥,久仰久仰!”草上飞立马想到了小眼睛给他讲的双镖的那些事儿,以及道上关于双镖队抓小鬼子肉票、打平原镇的传闻,一激灵,心想,这小子放屁崩坑唾沫钉钉,惹不起呀。他个子瞬间似乎就又矮了一截儿,恭维地弯下腰,做出请的姿势,“木刻楞(注:木刻楞主要是用木头和手斧刻出来的,有楞有角,非常规范和整齐,所以人们叫它木刻楞房;俄罗斯族典型的民居,具有冬暖夏凉、结实耐用等优点)里头请,台上拐着(匪语,炕上坐着)!”


宽大的木刻楞房里贴着大红喜字,摆着七碟八碗的,酒气熏天,杯盘狼藉。


“有喜事啊,牛队长?”双镖一脸的嘲讽。


草上飞点头哈腰的说:“小的们、小的们给兄弟,”他吭呲瘪肚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选、选了一个姑娘……”


“姑娘相中你了吗?”双镖声色俱厉的问。


“慢慢来,慢慢来。”草上飞满脸的尴尬,答非所问。



“现如今,小鬼子来抢地、抢枪、抢人,已经把老百姓糟践得够呛啦。你由匪变兵,由兵变匪,兵匪一身,投靠敌伪,卖身求荣,已经罪不可赦。眼下,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你身为保安队长,理当保一方平安,护一方百姓,可你却欺贫凌弱,抢男霸女,为非作歹,鱼肉乡里。现在是有钱的怕绑,有姑娘的怕抢,走路的怕劫,出门的怕攮,弄得百姓人心惶惶,日夜不宁。要是做为一个绿林人,你唯利是图,心狠手辣,全然不讲忠义二字,更是坏了绿林的规矩。”双镖义愤填膺,理正词严的历数草上飞的恶行。他说:“今天我要是不为周老汉讨回一个公道,那可真是天理难容!”



双镖威风八面,草上飞今天算是领教了。但是,双镖搅和了他的好事,特别是那姑娘宁死不从,到现在还没尝到鲜呢,他也实在是心有不甘。于是,他蛤蟆眼眨巴着说:“龙哥吐口唾沫就是钉,我听龙哥的!请喝了这碗酒,我放人!”说着,草上飞用双手端起一碗酒,恭恭敬敬的递给双镖,然后,自己又端起一碗酒,转身看了一圈儿,把酒高高的举起来,说:“占西山和炮头都过来,咱们一起敬双镖大掌柜的!”


大龙一仰脖儿,把酒一饮而尽。就在双镖仰脖饮酒的瞬间,草上飞把手中的酒碗啪的一下摔到地上,大喊道:“动手,把他拿下!”



占西山和炮头也“啪”的一声摔掉酒碗,恶狼一样的扑上来。这时,只听到“嗖——嗖——”两声,随着两道寒光闪过,草上飞的二柜和炮头的咽喉处各中一箭,立即倒地身亡。草上飞见大事不好,转身就跑,双镖手疾眼快,挥手一枪,草上飞矮胖的身子就像皮球一样骨碌碌的滚出了木刻楞门外。


大龙向两个投出袖箭的草上飞的崽子拱了拱手,说道:“谢谢两位义士援手相救!”



没想到这两个崽子却相跟着跪在双镖身前,一个崽子说:“大当家的,我叫朴成哲,报号小高丽。你马恩伊高达(朝鲜语,心眼好音译),对我们有不杀之恩。今天得以相报,何以言谢?”



另一个小眼睛的崽子说:“我叫何才,报号小眼睛。大当家的,几年前,我说过咱们后会有期,你也一定记得我小眼睛。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此言有理啊。”他给双镖磕了头,站起来,举起自己的左手,向大伙儿讲述了当年和朴成哲两人打劫马车,却被双镖打穿左手的经历。



大龙又向大家拱了拱手,说道:“我今天来,只是想替周老汉和他的孙女讨回公道。我和草上飞前世无冤,今世无仇。没想到他聪明反被聪明误,误了卿卿性命!”



这时,小眼睛又举起自己的左手,说道:“双镖大当家的仁义,口碑载道,咱们今天都看到了,果然名不虚传。弟兄们,咱们靠窑到双镖的绺子吧?”


“靠窑到双镖的绺子!”草上飞的一些崽子们高声附和。



“弟兄们,我双镖不难为大家。你们想回保安队的就回保安队,想留下的就留下,想加入双镖队的就跟我走!”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充满了烟酒臭气和血腥之气的木刻楞。


大龙被小眼睛、小高丽等草上飞的一些崽子们簇拥着,把那个眼泪吧汊的姑娘送回了渔村。


周老汉感恩戴德,杀鸡宰鹅,置办了一桌酒席。


周老汉喊来孙女,“老丫儿,给大当家的敬酒。”



一袭紧身的花布衫子,把胸前鼓起的地方裹得紧登登的;一张好看的瓜子脸,羞答答,粉嘟嘟;一条黝黑锃亮的大辫子,长过屁股,一甩一甩的。一个俊俏的渔村姑娘袅袅婷婷的走来,给双镖斟上满满一杯酒,“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周老汉举起酒杯,说:“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大当家的,你可是救了两条人命啊。我们爷孙俩儿一辈子都要给你烧高香,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先喝了这杯酒,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干!”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的规矩。”大龙干了这杯酒,平静的说。


老丫儿满满的斟上第二杯酒。


周老汉举起第二杯酒。“二呢,大当家的灭了草上飞的威风,为民除了一害,我们穷苦人高兴,感激你。来,干!”


“对这样的毒草子,天理难容,所以他才摊上了横梁子。”大龙干了第二杯酒。


老丫儿满满的斟上第三杯酒。



周老汉举起第三杯酒。“三呢,是我高攀了。大当家的,我听说你现在还没有说人儿,就让我家老丫儿酷暑天为你扇风驱赶蚊蝇,寒冬里给你焐被暖脚吧。来,干!”


大龙的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他把已经举起的第三杯酒咣的一声礅在桌子上,只听“咔嚓”一声,杯子碎了。


老丫儿僵立在那里,不知所以。


周老汉的第三杯酒还举在半空。“这,这,这……”他被突然发怒的双镖造懵了。


“你呀你呀!”大龙浓眉紧蹙,拍着桌子喊道:“刚把你孙女救出火坑,你又上赶着把她往苦海里推!你这老爷子真是太糊涂!”


双镖绺子给周老汉留下了一些钱粮,起营拔寨,离开了小渔村。


老百姓听说草上飞死于双镖的枪下,拍手称快。他们说:“别看他春天蹦得欢,迟早秋后拉清单!”



还有的说:“他学会几句日本话,腰上就把洋刀挎,吃饭叫‘米西’,骂人叫‘八嘎’,别看‘腰拉西’,转眼就‘辛大(日本语音译,死的意思)’!”


老百姓还编了一首歌谣,唱道:


只曾想当胡子占山为王,


抢钱财绑人票发财还乡,


没想到做坏事丧尽天良,


到头来身先死尸骨成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