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的报号,就是在自己的姓名之外,再起一个绰号。这些绰号,都与自己的枪法、活动或与绺子占据的地盘、发生的重大事件等等有关。



 =========================================================================== 


1


随着大江中冰排剧烈而沉闷的撞击声,春天来到了北大荒。



大江上厚厚的冰盖,在温暖的春风吹拂下,被上游滚滚而来的一江春水托举起来,“咯嘣咯嘣”的脆响着,瞬间就断裂成或三角形或梯形或多边形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冰块儿。冰层在不断破裂,冰块儿在不断积聚,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座又一座小山似的冰排。被晨曦映得金碧辉煌的小山一样的冰排,借助着风势和上涨的水势,忽而立起如一面巨墙,忽而匍然跌入水下,由远而近,顺流直下,如万马奔腾,又似银河飘落,更像一艘艘开足了马力的巨轮,以横扫千钧之力气吞山河之势撞击着前方的冰盖,溅起十几米高的冰花,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顿时就把下游冰封的大江冲开一条巨大的豁口……释放出积蓄了一个冬天的能量,酣畅淋漓而又波澜壮阔的涌动与爆发,完成一次又一次轰轰烈烈的撞击,这就是“武开江”,也叫“跑冰排”,又称之为凌汛;民间传说是江中的一条独角龙,每到这个季节就用它巨大的犄角豁开江面的坚冰——“武开江”是北大荒一道独特的景观。



“文开江”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抬眼望去,冰封的大江像一条苍莽的玉龙,蜿蜒在逶迤的大山之间,伸展在无垠的草原之上。可是,仿佛眨眼的工夫,那偌大的冰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无数大小不一晶莹剔透的冰块,有的像鱼儿畅游,有的像老龟泅渡,有的像鸳鸯戏水,有的像野鸭冲浪,在江面上时浮时沉,或隐或现,一个挨着一个,随波逐流。一江春水平稳如镜,在静静地流淌……



春天从大江中走来,一路欢歌,越过草地,穿过森林,转过一道道山岗和一座座村庄。北大荒的草绿了,树绿了,山绿了。布谷鸟抖搂着彩羽在清彻透亮的田间歌唱,柳树朦胧着鹅黄在和煦的春风里轻轻摇曳,娇艳的黄花在原野里绽放成甜甜的笑厣,如梦,似霞……


一小队人马风尘仆仆的来到一片黄花盛开的草地。


铁子勒住缰绳,看看小凤,说:“姐,咱们现在已经摆脱追敌了,下马歇一会儿吧。”


几天里,他们紧跑慢颠的,人困马乏,小凤感到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再也受不了了。“那就歇一会吧。”
说着,她翻身下马,扑通一声就躺在了草地上。铁子他们也相跟着跳下马来,仰面朝天的躺了下去。


随着大家一个个扑通扑通的躺倒在草地上,蝴蝶们受到惊吓似的一片又一片的从草地上飞起来,五彩斑斓,漫天飞舞,把太阳都遮住了。



草地上一株株一簇簇的黄花翠叶萋萋,有的花骨朵饱胀得马上要爆裂似的,有的六片花瓣全展开了,伸出长长的花蕊,飘散出一缕缕淡淡的清香,招引着蝴蝶们从远处归来。俄顷,便有成片的蝴蝶回落下来,站在那黄中透红的花瓣儿上,站在那甜甜的花蕊上,叫人赏心悦目,豁然开朗。


铁子说:“姐,咱们今天遇到漫天飞舞的蝴蝶和满山满野的黄花,看来是个吉兆。”


小凤坐起来,一双大眼睛盯着铁子,问:“啥吉兆?”



铁子说:“传说古代有位妇人因为丈夫远征,就在家里栽种黄花,借以解愁忘忧,从此世人称之为‘忘忧草’。苏东坡曾赋曰:‘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白居易也有诗云:‘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还有,庄子化蝶,旷达人生,大智彻悟,把一切世事看作行云流水。看来,咱们也不必为前程忧虑,过去的该忘的就忘了吧!”


小凤说:“咱们重新开始?”


“姐,咱们已经重新开始了!”


“警察署不会放过咱们的!”


“咱们七个人十几条枪,拉起队伍,和他们大干一场!姐,你就当咱们的头儿吧。”


“那咱们报个啥山头呢?”小凤毫不推辞。


“铁子说咱们遇到蝴蝶是个吉兆。这些花蝴蝶真漂亮,我看,就报号花蝴蝶!” 一个叫狗剩的弟兄说。


“花蝴蝶!这个报号挺好啊!”又一个弟兄说。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我看满山的黄花也非常漂亮,报号黄花得了。”有人有不同意见。


“黄花,我喜欢黄花。”小凤急着表态说。说完,却莫名其妙的红了脸。


“大伙儿有的说报号花蝴蝶,有的说报号黄花。干脆,咱们两样都要,报号黄花蝴蝶!”铁子说。


小凤脸上的红晕还没有退去,“噗哧”一声笑了,说:“这大学生整出来的玩意儿就是不一样,听着像唱词儿。”


“诗情画意了一些。但前程无忧而美好,正是咱们的追求!”


“那好,我就报号黄花蝴蝶!”小凤一锤定音,随后,又看看铁子,“按绺子里的规矩,你们也都整个报号吧。”


“我呢,”铁子略一思索,“就报号铁锤吧。”


“嗯,这个报号好。”小凤赞扬道:“一听就够男子汉,够威武,够刚烈!”


“我是想做一把铁锤,砸碎日本军国主义侵占咱们中国的美梦!”


“那我就报号平三江!”一个弟兄说:“赶走三江平原上的小日本,让这里的老百姓都过上消停的好日子。”



“那我就报号三江好!”又一个弟兄说:“三江平原是多好的地方啊,山山水水的,鱼米之乡啊。我要和小鬼子血战到底,保卫咱们美丽的家乡!”



“那我就报号三江行!”另一个弟兄说:“咱们是吃打食的,在刀刃上行走,在三江平原上行走。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打小鬼子,三江平原上的老百姓一定能胜利,肯定行!”


铁子举起一个拳头,大加赞赏:“平三江,三江好、三江行,这些报号敞亮、大气!”



“你们三江三江的,我整个啥呢?”一个脸上长着酒刺的小伙子,挠了挠后脑勺,笑呵呵的说:“我爹是开杂货店的,店门上总是贴着‘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对联。干脆,我报号达三江得了。咱们刚刚起局建绺,也得走运发财啊!”


狗剩接过他的话茬:“你就像你老爹似的,做梦都惦记着走运发财吧!”


狗剩和那个弟兄的话,逗得大伙儿在草地上乐得直扑腾。


小凤笑够了,才说:“狗剩,你别光说人家了,你自己还没报号呢。”


“我呀,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就狗剩啦!”



“不行不行!”刚刚报号达三江的那个兄弟反唇相讥:“狗剩哪像个人名啊……”还没等他接着说下去,他的肩上就被狗剩狠狠地打了一拳,他被打得直愣眼,说:“你打我干啥呀?”


“打你是让你长点儿记性。小嘎子,以后学着会说点儿人话啊!”狗剩说着又给了他一拳。



“你看你看,我这不是说秃噜嘴了吗。”达三江一边给狗剩作揖,一边接着说:“我的意思是狗剩不像是江湖的报号,我的意思是你的枪头子硬,咱们绺子以后还指着你包打一面呢!”



“好好好,你的意思我明白啦。”铁子拍手叫好:“狗剩你就干脆报号包打一面吧!”接着,他张罗着:“绺门里的行话讲,七人为绺,八人为局。现在,大伙儿的报号都有了,再推选一个头人,咱们的绺子就算健全啦。咱们堆土为炉,插草为香。姐,你就当头人,坐在上首,受我们几个一拜。”



小凤当仁不让:“都说出头的椽子先烂,我不在乎。不过,咱们黄花蝴蝶绺子也得像双镖绺子那样,打小鬼子,不欺负百姓,不许绑红票(匪语,女人)!”


“我们听大姐的!”大伙儿众口一词。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