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四十九章 典鞭(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刘大麻花不但没死而且还替代王生当了滨河县警察署长的消息,是姜小抠带到老鹰崖的。



原来,姜世诗上山入绺以后,那些伪满警察看在他是王署长二大舅哥的份儿上,一点儿也没有为难姜小抠一家。镇保安队队长宋大栽楞例行公事的来到姜家围子,告诉姜小抠劝老二快些下山,做个良民,政府决不追究。他饭不吃,水都不喝一口,给足了姜小抠面子。没想到小凤捅了大漏子。她带着几个收拾了刘大麻花的警察上了山,报号黄花蝴蝶,还打死了日本建设鸡西驿铁路的技术人员。更没想到的是,被狗剩掐得断了气的刘大麻花还阳了过来。王生被撸掉了官职,刘大麻花如愿以偿的登上了警察署长的宝座。刘大麻花一上任,就发出了通缉魏铁山和小凤的绘影图形布告,严令追杀不贷。他还发出告示,要求那些上山为匪的人在规定的期限里下山自首,并逮捕了大批“劝喻不力”的匪属。他还限令青龙山地区的百姓上缴地照和枪支,服从日满经济一体化,谁要稍有抵触,便以“反满抗日”的罪名投进监牢……搅得整个浪的滨河县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宋大栽楞又骑马来到了姜家围子,凶神恶煞一般,喝道:“先前,王生那可是胡萝卜戴草帽子——红人儿!现在下台了,不打腰了!要不是他横把竖挡的,你们早完蛋了!现在警察署长可换人啦,老东西,你麻溜儿地去找他们兄妹两人下山自首!”


“他们要是不回来呢?”


“那不就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你们就是匪属!布告上说得清清楚楚,怎么处置就不用我说了吧!”


“那我……”



“那你……”宋大栽楞高高地举起右手,大拇指和二拇指在一起直捻,“我大老远的跑来送信儿,人不吃不喝行,可总得给牲口整点儿草料吧。”



“宋队长,看你说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老大姜世忠走出了家门,几步跨到老爹的前面,满脸带笑地说:“宋队长,快里边儿请,你爬山涉水的,不容易,马要吃点儿草料,您老人家也得喝几盅啊,快里面请!”说着,牵过宋大栽楞的马缰绳,就往院子里拉。


“嗯,你这小子可是比你爹开事儿多了!”宋大栽楞用马鞭杆子敲着世忠的肩膀,高兴地说:“和明白人就是好办事儿。”



姜小抠忧心忡忡的离开家门,在大山里转了十多天。虽然还有蝴蝶们照样的在满山满野翩翩起舞,却已经没有了遍地灿烂开放的黄花,更寻觅不到老姑娘小凤的踪影。他转转悠悠的,迷迷瞪瞪的找到了老鹰崖。


姜小抠被料水的阻拦在通往老鹰崖的一个哨卡前。


“我找我儿子!”


“你儿子是谁?”


“姜世诗!”姜小抠不满地白了那几个料水的一眼,一边往山上走一边说道:“他就在这嘎达当胡子!”


“站住!”一个料水的用枪拦住姜小抠,问道:“你是谁?”


“我是他爹!”姜小抠急头掰脸的向拦路的那个料水的撞去,“你们拦我干啥!”


几个料水的同时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们没有接到命令,不许放行任何人上山,这是规矩。


姜小抠蹲在了地上,大声吆喝:“姜世诗,他妈的姜老二,我知道你就在山上!你他妈的下来!给我麻溜的下来!”


山上山下回荡着姜小抠破嘶啦声的呼喊。


山上没有回应。


“讲话儿了,你们一个个都没有好下水,哪像姜太公的后人呢!你他妈的当胡子,你老妹也他妈的当胡子!咱们家都成胡子窝啦!”


山上依然没有回应。



“姜老二,王生的警察署长都给撸了,没人护着你们啦!警察署的刘署长要把咱们家以匪属论处,家都没了,你说,我活着还有意思吗?讲话儿了,反正都是一死,你要再不下来,我现在就撞山死给你看!”


“真是二当家的老根子(匪语,父亲)!”卡子里料水的越听越明白,相信这个疯疯张张的老汉真是二当家的父亲无疑,立即上山报告。



在一片嶙峋的山石后面,匆匆忙忙赶来的世诗看到了久违的老爹。他爬了好多天的山,腰佝偻着,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满头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堪,沾满了树叶草末。世诗注视着老爹,他的第一感觉,是爹老了。看见世诗在偷偷的观察山下的姜小抠,随同前来的三愣子劝世诗说:“二当家的,大龙现在也不在山上,这事儿我说了就算,你就下去见老爷子一面吧。”


“我要下去还能回来吗?”世诗说。


“那咋办?”


“再等等。”


“他妈的姜老二,麻溜的下山,跟我回家!”姜小抠又乌狼嚎风的喊叫起来。



世诗原本就不是铁石心肠之人。他想起了和爹娘日夜相守的那些日子。小凤小燕子似的在身前身后蹿来蹿去,爹笑眯眯的抿一口老酒,然后,再用筷子小心的抠着咸鸡蛋,十分满足的样子……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下去吧。”三愣子说。


“不!”



“姜老二,你老妹不消停的过日子,也他妈的当了胡子!把咱们家折腾成胡子窝不算,还拐带着王生的警察署长都给撸了!”姜小抠喘了几口气,又接着骂道:“你老妹他妈的跟几个警察要掐死人家刘大麻花,弄了一溜十三遭,刘大麻花没死了,还当上了警察署长。你们要是不下山自首,刘署长就要把咱们家以匪属论处啊!”


“怎么的,小凤也当了胡子?王生的警察署长也给撸啦?”三愣子听了感到非常惊讶。



世诗对小凤心中另有所属,迟早要离开王生,心里还是有数的,没想到她却是以这种方式迈出了改变自己人生的第一步。“看来这个新警察署长是不会放过我们家的啦。”世诗忧心忡忡的说。


“姜老二,为了咱们那个家,你跟我回去自首吧,爹求你啦!”姜小抠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二当家的,你……”三愣子发现世诗两眼通红,眼泪在眼圈儿里直转,马上说道:“你赶紧下去,见了面再说吧。”说着,一把把姜世诗拉了起来。



这时,只见姜小抠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仰头向天,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又抹了几把淌在脸上的浑浊的泪水,“你这个丧良心的鳖犊子,你要是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了!”他嘟囔着,一头向前面的青石砬子撞去。几个料水的急忙去拉,却没有拉住,只听“咕咚”一声闷响,姜小抠顿时头崩脑裂,鲜红的血水和着白花花的脑浆
“咕咕”的流淌出来。


听到老爹以头撞山的响动,世诗离弦的箭一样跑下山去,他抱起倒地的父亲,泣涕如雨,呼天抢地的喊着:“爹!爹!你醒醒啊!”


姜小抠头不抬,眼不睁,已经驾鹤西去……



在攻打滨河县城之前,大龙曾两次冒险进入县城,查看县城里关东军和国兵的兵力部署。但他没有小凤的一丝半点儿消息,也不知道小凤的心思,只能围着小凤居住的警察署偷偷的绕圈子,憧憬着小凤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如果是那样,要是小凤愿意,就把她领到老鹰崖来;她要是不愿意过山寨的生活,两个人就远走高飞,到深山里耕读,过世外桃源的小日子。可是,任他在警察署周围偷偷的绕来绕去,都没有他期待的场景出现……这次,他潜入青龙山的时候,看到了警察署通缉小凤和魏铁山的布告,起初还不敢相信,待到他在多处都看到同一内容的布告,又在街头巷尾人们警察署长夫人如何如何的津津乐道的讲说中,才确认了小凤确实已经离家出走上山拉杆子的事实。他兴冲冲地离开了青龙山,一边急匆匆地赶路,一边琢磨着回老鹰崖打个招呼以后便亲自去寻找小凤的路数。直觉告诉他,自己和小凤会师绿林、毫无羁绊的再践前盟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大龙回到老鹰崖的时候,三愣子、大有等人已经帮助二当家的办完了姜老东家的后事。



姜小抠对大龙有抚养之恩,大龙铭记不忘。虽然他现在并不后悔自己上山当了土匪,但他总觉得姜家成为“匪窝”和老东家的死,和自己有着某种直接的关联。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欠了人家什么。


“老东家,我们会给你报仇的。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大龙在姜小抠的坟前长跪不起。



他在山外时,看到了警察署限令各匪绺自行解散、匪绺成员下山自首的布告,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刘大麻花在青龙山地区的恶行,忿忿不平,义愤填膺。回到老鹰崖,当他得知姜老东家就是被刘大麻花给逼得撞崖自尽的消息以后,对刘大麻花更加深恶痛绝。他决定调整一下自己的计划,先把刘大麻花抓到山上来,这样既可以为老东家报仇雪恨,也可以了解清楚小凤的基本去向。



“小凤已经离家出走上山落草啦。满洲国警察正在通缉她,四处搜捕她,她的处境十分危险。但我相信,小凤一定能够转危为安,否极泰来。我估摸着她十有八九到老鹰崖来。”大龙给姜小抠磕完头,在墓地里就立即安排三愣子带着几个弟兄下山。他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要把刘大麻花码到手,缚到山上来,对二当家的和小凤有个交待,对在刀刃上行走的弟兄们有个交待,对青龙山地区深受其害的穷苦百姓也是一个交待!”


三愣子得令而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