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六十四章 义举(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东北各阶层人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各种形式的抗日义勇军、救国军相继出现。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东北的义勇军队伍中,农民约占总人数的50%;而有绿林经历者亦占有相当的比重,约占总人数的20%以上。



=============================================================================


1



1912年春,日本军官福岛安正在中国的辽宁省金州建立了一个叫爱川村的移民村。福岛安正的爱川村第一次把日本长久以来的殖民梦想变成了现实。



从1912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期间,一批处心积虑的日本上层官僚尝试着用各种方法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妄图把这片辽阔的土地纳入自己的版图,其结果均以失败告终,官方组织的农业移民继续留在中国东北的不超过1000人。



1932年4月前后,日军少佐东宫铁男来到了松花江下游的三江平原,当他看到日本军队无法应付这里风起云涌的抗日武装时,这个讲究谋略的中国通产生了在这一带进行武装移民的念头。他从军事方面着眼,写下了用退伍军人编成屯垦军部队的长篇计划书。东宫铁男和殖民主义者加藤完治的殖民思路刚好能够互补,他们达成了先进行武装移民镇压抗日武装,以此弥补关东军在兵力上不足的共识,从此实现了东宫、加藤的联合。



1932年9月,492名日本退役军人被重新召集起来,他们接受了加藤完治的短期训练,又到明治神宫进行了参拜,然后,前往中国为天皇建立“皇村”。与此同时,日本拓务省还提出了15年内向满洲移民11万户的“长期计划”。



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之间的三江平原沃野千里、物产丰饶,这里有12个县200多万中国农民祖祖辈辈在此生活。现在山河沦陷,家园不再,自己安身立命的土地转眼间就要属于日本移民了!



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制定了土地收买制度,成立了收买土地工作班,加紧对这片良田沃野的掠夺,引起了滨河县百姓的强烈不满。青龙山下、七虎力河沿岸,在抗日民众的袭击中,日本屯垦大队的房屋被烧毁,屯垦队员和采伐木材的日本人不断被打死、打伤。于是,恼羞成怒的关东军大搞治安肃正,强制没收民间的枪支弹药。



那年的冬天,雪花三天两头就冤魂似地飘下来,没完没了,大地一片苍茫。春节就要来临了。农户们都猫在家里,谁也没去上交地照和枪支。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枪支是保护生命财产的自卫武器,农户们失去了土地,失去了枪支,就失去了一切啊!


接连刮了几天几夜的大烟泡儿,终于停了下来。


清晨,一轮面目苍白的太阳从一条长龙似的青龙山后面升起来,惨淡地照耀着这片被日寇和风雪肆虐着的土地。


惨淡的阳光下,各村屯显眼处张贴着的告示十分晃眼。


布 告


关东军命令:青龙山地区所有农户猎户要将枪支、弹药在春节前一律送来登记、造册、打印,腊月三十不交送者,按私藏军火论处。


关东军驻滨河县司令部 大同二年腊月



凄厉的北风卷起雪沫儿,也撕扯着贴在东顺茶馆山墙上的关东军布告。布告“哗啦哗啦”地响着,不一会儿就被撕扯得粉碎,打着旋儿飘向灰蒙蒙的天空。


这时,一个年轻而健壮的身影从墙角闪过,“嗖”地一下闪进了茶馆。


“可把你盼来了!”茶馆老板荆振兴急忙起身,弹掉来人身上的雪花,说:“快喝口茶,暖暖身子。”


来人用两手捧着茶杯大口的喝了几口,然后问到:“现在情况咋样?”



“这里的熟地上百元一垧,差的荒地也要四五十元一垧。日本子一口价,无论生地熟地一律一元钱一垧。这哪里是买呀?这不明明是抢吗!有的老百姓把地照藏起来,把破枪交上去糊弄洋鬼子,就成了‘反满抗日’分子,关进监狱严刑拷打。现在,关东军和国兵每天都到各村屯挨家挨户的翻箱倒柜,收缴地照和枪支,还强迫各村选送青年妇女到兵营供他们发泄兽欲。老百姓都忍无可忍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鲁迅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们应该选择爆发,抓住这个时机,发动农户起来反抗,对日寇的侵略行径予以迎头痛击!”


“我也有这个想法。”


“你现在手里有多少人?”


“我们保已经武装起来300多人。”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你要利用自己的保长身份,因势利导,组织和发动群众。”



“这里的群众基础好。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将军指挥江桥抗战以后不久,东北军李杜将军就发出通电,宣布抗日。他还来过青龙山,组建了抗日自卫军骑兵旅,在青龙山埋下了不当亡国奴、誓死抗日的火种。”


“席文东当过抗日自卫军骑兵旅的团长吧?”



“对,老席当时是一团团长。不过,老席因为不愿意协助关东军和县公署收缴枪支和地照,引起当副县长的日本参事官的不满,现在已经被撤销了第五保保长职务。”


“你要团结席文东和各保保长,号召民众组织起来,拿起武器,给关东军以迎头痛击!”


“好,听我们的胜利消息吧!”



“现在敌人对我们反帝大同盟(注:东北沦陷区建立起来的党的外围组织。1929年末至1930年初,中共满洲省委根据反帝斗争发展的需要,对各地的反帝组织进行了整顿和改造,决定普遍建立反帝大同盟,动员群众参加抗日义勇军,发动群众支持抗日游击战争,推动了各地区的反日运动日益高涨)已经有所察觉。我现在就回山里去了。你要保重自己!”


“你也保重!”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来人便离开茶馆,消失在茫茫的林海雪原。


腊月的一个下午,青龙山镇。



一户人家的屋子里,烟雾腾腾,弥漫着辛辣的蛤蟆头的气味。炕上地下,有坐着的,有蹲着的,有站着的,满满的一屋子人。坐在炕沿上的一个保长说:“这几年,咱们受东洋鬼子的窝囊气已经受够了!今儿个各保都有人来了,咱们就商量一个大事。现在就让荆大哥把他的想法和大伙儿说一说吧!”



盘腿坐在炕上的荆振兴,狠劲儿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袋锅里的烟灰磕掉,说:“咱们这地政山高林密,土地肥得流油,小鬼子没来之前,老百姓日子过得挺舒坦,吃穿不愁。可自打小鬼子来了以后,占了咱们的金矿,占了咱们的土地,大伙儿的日子就像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现在,小鬼子又要把咱们手里的枪和养家糊口的地收去,这是往死里逼咱们啊!依我看,咱们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和小鬼子真刀真枪地干,干脆反了,不然咱们就一点儿活路都没了!老席呀,你和大家伙儿看看行不行?”


荆振兴刚一说完,大伙儿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屋子里就像开了锅。


“东洋鬼子欺人太甚!”


“不反没有活路,反了八成还有活路呢!。”



席文东也说:“小鬼子已经把咱们逼得无路可走了。我看行!”他是这一带屈指可数的大户人家,曾被县公署任命为青龙山区第五保保长兼五、六保自卫团团长,手里有几十号人的武装,老百姓都叫他席保董(注:旧时在地方上担任保长一类职务的人物)。



看到大家伙儿一致同意拉队伍打鬼子,荆振兴高兴地说:“眼下各保先回去组织人员,发动百姓,做好暴动准备。具体暴动时间,咱们过完年再定。我看,咱们的队伍就叫民众救国军吧。”


“你就当总指挥,咱们和小鬼子拼了!”席文东说。


“席大哥,我当总指挥可以。”荆振兴用手指了指席文东,又对大伙儿说道:“席大哥闻名乡里,在咱们青龙山地界那可是扳着炉子烤头发——燎
(了)不得。我提议由席大哥担任总司令,大伙儿看行不?”


“行!”大伙儿一致拥护。


席文东琢磨了一会儿,感到这是一个招风的差事,就推诿着说:“我可当不了那么大的官儿!”


“席大哥,小鬼子已经盯上你了,你不领头暴动也没你的好啊!”荆振兴说。


大伙儿也附和着说:“是啊,是啊!”



“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的疤嘛!”席文东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就站起来说:“人生一世,草生一春。我都是快50岁的人了,不成功还可以成仁嘛!妈那个巴子的,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也值!”


一股反日的潜流在青龙山地区涌动,就像一座已经冒出了烟雾的火山,马上就要爆发了。



旧历年刚过完,正月初七,席文东和荆振兴就组织召开了有各保保长和双镖等抗日山林队以及红枪会、黄枪会、大刀会等暴动骨干参加的会议。大家商定,正月廿三日举事,由席司令发号施令,先攻打青龙山警察署,然后再攻打县城,扩大战果。



正月廿三日,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潜伏在各村屯的义军还没有接到席司令的起事号令。关东军和县警察署却嗅出了火药味。关县长带着几十个国兵来到了青龙山,在同成兴商号现场办公,调查、处理收缴地照、枪支问题。



关县长的到来,立即引起了荆振兴的注意。他风风火火的找到席文东,说:“席大哥,各路人马都在枕戈待发,咱们要是再犹豫,等到关县长动了手,咱们就会功亏一篑,黄瓜菜都凉了!”


“妈那个巴子的!”席文东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马上通知各路人马,明天举事!”


“我这就去联络各路人马。双镖主动请缨,要攻打青龙山警察署。我看,就交给他打吧?”


“这小子名声挺亮,就让他打!”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