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七十二章 猫冬(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双镖队的密营隐蔽在白茫茫的世界里。


还是他们起局建绺的第二年,参谋长大有就在老鹰崖依山就势,随形生变,按照文王八卦方位设计了营垒。



大有画出八卦图形,说:“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分别是八个图腾的意思。八卦阵是由太极图像衍生出来的一个精妙的阵法,设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从休门杀出,再从正北开门杀入,才能破阵。”


大龙说:“你这个参谋长够格。据说八卦阵包括群英、长蛇、卧龙、十面埋伏等等,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布成的作战阵图。”



“八卦阵正名为九宫八卦阵。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大有在八卦图形上指指点点,继续说道:“在八卦阵里,震、巽为木,坐镇东方,青龙之位;离为火,南方,朱雀之位;乾、兑为金,西方,白虎之位;坎为水,北方,玄武之位;坤、艮为土,中央无极土,占据无极之位。我们就把聚义厅建在中间,居高临下,总揽整个阵式。把大当家的住处就建在“聚义厅”前石砬子的边上,进退自如,作为总指挥所。其他人的住处,按八卦方位建在“聚义厅”周围的山上或树林里。”



起局建绺时,大龙就没有完全按照绺子的规矩编排队伍,而是依照部队的形制,设置了大队、小队。按常规,大有该是双镖队的翻垛先生,是绺子里的转角梁,即军师和谋士,负责推算凶吉祸福、启动方位、活动时间、为胡子头出谋划策,还负责红白喜事的执事等等。但是,大龙不信邪,大有也不信邪,他们谁都不迷信掌中八卦那一套。不过,说不信邪吧,大有有时候整的那一套也是玄玄乎乎的,叫绺队里的弟兄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在修建老鹰崖总指挥所的时候,有一块摇摇晃晃的巨大的山石挡在当道儿,十几个人推它它不倒;二十几个人推它,它摇头晃脑的,欠欠屁股,还是不倒。大有走过来,他围着巨石慢悠悠的转了一圈儿,突然伸手在巨石上“嘭嘭嘭”的拍了三下,神情严肃地喝道:“我奉达摩老祖之命,在老鹰崖起事建营;你要再不滚下山去,必遭五雷轰顶!”说完,抽出战刀砍向巨石,只见一溜火线溅起,熠熠生辉。


“向西北方向,推吧!”随着大有的一声吆喝,弟兄们撸胳膊挽袖子,一窝蜂似的冲向巨石。


“十个人就够了!”大有拦住了后面的弟兄。


大有举起战刀,喝道:“吾知汝名,急去千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欶!”


十个弟兄也齐刷刷的发一声喊,齐心协力,只见巨石忽地一下子就栽倒了,“轰隆隆”的滚下山去……


就在推倒巨石以后建起的暖暖呼呼的总指挥所里,世诗、大有、三愣子、小凤们正在议论大当家的。


“看大当家的最近老不乐呵,咋地啦?”三愣子问。


“你问谁呢?”大有接过话茬。


“问你呗。”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付上了。


“你小声点,当我翅儿(匪语,耳朵)废了咋的?”


“你少搭碴儿,没人拿你当念语子(匪语,哑巴)!”


“我还以为你问小凤呢。”


“是身子骨不硬实,闹听吧?”


“那你还是问大当家的吧。”大有一脸的怪笑。


“小凤,我看这样——”世诗看着小凤,欲言又止。


“你说,二哥。”



“小凤,要不我跟大当家的唠唠,咱们在年前就把你们——”世诗刚提起话头儿,大龙就开门进了地窨子。坐在山头上弟兄们的坟前,他已经理清了思路,厘定了绺队的走向。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大有一伸舌头。



“你们都在呀。”乍一从雪地里回到地窨子,视觉反差很大,大龙并没有发现大有做了一个鬼脸儿。他说:“现在大雪已经封山了,咱们今年就到此为止,开始猫冬吧。二当家的,你和帐房掌柜的结算一下今年的收入,按惯例把伙份儿钱分给弟兄们。再是,今年咱们挣着了,要论功行赏,发红包。”


“我马上就办。”


“三当家的已经下山了。有的人心里也长草了吧?”


三愣子红了脸,说:“我今年就不下山了。”


“为什么?”大龙盯着三愣子问。


“我想留下来陪大当家的。”三愣子真诚地说。



“怎么样?要说大有花花儿,我信。他要有了情人,见色忘友的机率没有百分之百,一定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但要说总炮头见色忘友,说死我也不信!大当家的,你信吗?”世诗环顾左右而言他。


大有蹿上来给了二当家的一拳:“说正事呢,就你起屁,胡嘞嘞!”


众人都大笑起来。


“人家三愣子多有正事儿!你们唠吧,我该去熬药啦。”小凤说着就离开了地窨子。


三愣子笑够了,对大龙说:“听二先生说,大当家的现在还经常低烧,熊胆清热的效果特别好。我想踅摸一只熊瞎子去。”



“现在熊瞎子都钻到树洞里蹲仓(注:霜降过后,经过一秋大吃大喝,长得十分肥胖的熊大多钻入天然树洞或山中岩洞冬眠,俗称蹲仓)呢,哪里去找啊。我就吃点儿草药吧。”大龙用拳头“嗵嗵”的敲着自己的左肩,又左右摇晃了几下脖子,然后拍拍三愣子的肩膀,说:“兄弟,我已经好了,你就不用再操心了。早些下山吧,一定注意安全,啊!”


三愣子一个劲儿点头。



大龙转过身来,问大有:“要下山猫冬的人统计好了吧?分了红柜以后,你再给他们开个会。听说青山那里今年春天归队的时候,有人就因为泄漏绺子的行踪受到了望天的刑罚。我们这些年之所以没有出现告密的、掉了脚的(匪语,被兵警抓住),和你一贯过细的安排有关。一定要嘱咐大家,好去好回,千万不能坏了规矩。再是,你还要跟下山猫冬的人说,咱们的钱,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拿命换来的,可要拿回去补贴家用;没成家的,也要把钱用在正当的地方。”



“这种会年年开,规矩也年年讲。”大有汇报说:“不算三愣子和三当家的,今年要下山的比去年少了412人,369个。其中有老婆孩儿又有爹妈的68人,有老婆孩儿没有爹妈的32人,有爹妈没有老婆孩儿的光棍儿154人,没有老婆孩儿也没有爹妈的光棍儿115人。”


“别绕口令了,我听了迷糊。”


大龙摆手示意三愣子不要打断大有说话。三愣子瞪了一眼大有,不吱声了。



大有向三愣子做了一个鬼脸儿,接着说道:“今年比去年少的那几百人,大多数都是光棍儿。他们说,下山逛窑子找粉头、耍小钱儿,把兜里的钱花个精光不说,还提心吊胆的,不如在山上听书、看二人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呢。”


“世诗啊,听到了吧。”大龙问二当家的:“多数人都留在了山上。山上过冬的安排你心里有数了吗?”



“唱二人转的说书的剃头的我们早都安排好了。今年队伍的收入好,日子更好过。”世诗答道。“不过,大当家的,我还有一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说?”


大龙笑了,说:“咱们都是好兄弟,谁也不用藏着掖着的,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呗。”


世诗也笑了,说:“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想年前把你和小凤的婚事办喽。”


“好啊,好啊!省得东住一个西住一个的,圆房吧!”三愣子乐得直蹦高,说:“我不下山了,留下来喝大当家的喜酒!”


“这叫有情人终成眷属。世诗的这个安排好!”大有也拍手叫好。



大龙沉吟不语。他在心里感激弟兄们说出了他的心中所想。其实,自小凤出嫁以后,大龙明明知道她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可依然抑制不住对她的绵绵思念,无法释怀那曾经深深的最爱,直到如今在心里再也没有装下过任何一个女人。小凤到老鹰崖以后,虽然他并没有因为她曾经结过婚而厌弃她,却因为自己的猜疑,对她产生了误解。在青龙山看到魏铁山的信以后,他茅塞顿开,萌生了马上回老鹰崖然后去找小凤和她结婚的念头,决定不再放弃那份久久的期待,就当一切重新开始从头再来。负伤以后,小凤洗衣熬药,一把屎一把尿的侍候。面对小凤无尽的温柔,他愈加愧疚不已。但他也反复的掂量过,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又是舔着刀刃在马背上行走,就是结婚了,会有自己和小凤期待中的幸福吗?再是,山林里的胡子头儿虽然有娶了压寨夫人的,但总归是少数,容易动摇军心不说,确实也会给绺队带来许多的不便。因此,他又把和小凤尽早完婚的愿望埋藏在了心底。他想,等到世道太平了,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的时候,自己一定隆重地迎娶心仪的小凤,让她成为世界上最最幸福的新娘。


在三个人的注视和等待中,大龙郑重地说道:“小凤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大龙看他们都在默默地听着自己说话,并频频的点头,顿了一下,才话锋一转:“但是,现在兵荒马乱的,一个当家的提着钱串子(匪语,带着家眷),你们说说,我们两个能安生吗?你们能安生吗?咱们绺队能安生吗?”


“大当家的说的在理。”大有首先点头表示赞同。


“在理是在理,有难处是有难处。”三愣子发表不同意见说:“拖娘带崽又能咋的,兄弟们啥挑儿没有!”


“那小凤……”世诗的心里很矛盾,欲言又止。



大龙拉住世诗的手,真诚的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小凤的心迹,咱们有目共睹。几年里,小凤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甚至不惜抛弃优裕的生活,落草山林,心甘情愿的和咱们一起吃打食趟浑水。她为了我,付出的已经太多了。她的这个情,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世诗一直在为自己的老妹和大龙的坎坷情路焦急,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完全消除了两人之间的那些芥蒂,多年的苦恋即将修成正果,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听着大龙饱含深情的诉说,颌首赞许不止。



“世诗,你不必担心!”大龙继续动情的说:“我这一辈子都要对小凤好,不离不弃。咱们是好兄弟,你信得过我就放心吧!”说完,大龙又向大家拱拱手,接着说道:“我谢谢各位好兄弟的拳拳盛意。我想选个更合适的时候迎娶小凤,你们就等着喝喜酒吧!”


世诗、大有和三愣子三人相视一笑,谁也没再说什么。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