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 第八十二章 海台子(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


大白梨的俄国名字叫娜塔利娅,几岁的时候,跟随父母逃亡到哈尔滨。



1932年的2月5日,快晌午的时候,关东军蝗虫一样密集的机群出现在哈尔滨的上空,一拨儿又一拨儿的瞄准中国军营进行轮番轰炸扫射。“哒哒哒”“轰隆隆”的枪炮声惊天动地的响起来。关东军占领了哈尔滨。



偏脸子的“懒汉无耻之徒”和一些俄国亡命者跑上街头,欢呼雀跃起来。他们手举日本膏药旗,嘴里高喊着乌拉,走遍了哈尔滨的大街小巷……



关东军占领了哈尔滨以后,无国籍的白俄觉得有了依靠,幻想日本人能帮助他们推翻苏联政权,恢复俄国君主政体和正统宗教,因此,举行了一次万人游行,欢迎关东军进城。娜塔利娅和十几个白俄女孩儿,手捧献花,和日军的官长热烈地拥抱亲吻。



几年的光景,娜塔利娅就出落成一个容貌绝伦的女郎。她有着一张红润的苹果脸,挺巧的鼻子,玲珑的小嘴,肌肤洁白如玉,娇嫩欲滴,不但长得漂亮可爱,还聪明灵透,人见人爱。她歌喉圆润,舞技超群,被人称为小夜莺,很快成为哈尔滨马迭尔饭店夜生活的一个亮点。



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的马迭尔饭店,豪华典雅,古朴新奇,坐落在繁华的中央大街上,北倚风景秀丽的松花江,处于哈尔滨特别市文化娱乐和商业活动的中心地带。



马迭尔饭店的创始人约瑟夫•卡斯普是一个曾经参加过日俄战争的沙俄军队士兵,沙俄战败以后,他靠着一笔优厚的退役金和中东铁路局的扶持,在中国大街(注:中国大街始建于1898年,1925年改称为中央大街,发展成为哈尔滨市最为繁华的商业街,沿袭至今)上率先开了哈尔滨第一家钟表修理店,后来,又转向经营珠宝金银生意,成为远东最大的珠宝商人。时值哈尔滨开埠盛期,洋人大批涌入,这位颇富经营头脑的俄国犹太人,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新的商机——旅馆生意。于是,约瑟夫•卡斯普多方筹集资金,聘请欧洲一流的建筑设计师,选购欧洲各国上乘的建筑材料,耗费巨资,终于建成了哈尔滨最豪华的旅馆。马迭尔饭店拥有最豪华的舞厅及餐厅,最现代、最舒适的客房,宾客盈门,终年车马不息,是达官贵人炫耀其身份地位的交际场所和首选的下榻之地。


小夜莺使马迭尔蓬荜生辉,高朋满座,却也给老卡斯普带来了终生的伤痛。厄运正在悄悄的向老卡斯普一步一步的逼近。



在哈尔滨的白俄没有得到他们对关东军期望中的保护。日本人欺压他们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白俄们的店铺里,必须搭车销售规定数量的日本货物,一旦少了,日本宪兵立即对店铺进行查封。在白俄们的店铺里,日本宪兵可以肆无忌惮地拿烟拿酒,也可以抱起他们中意的钟表甚至金银器皿扬长而去。日本宪兵更是白俄们餐馆、咖啡馆、酒吧里的常客,老板、招待们刚刚笑脸送走了一拨吃白食的宪兵客人,就又来了一帮白吃的日本浪人。



关东军还在哈尔滨的俄国工厂、商行、店铺、报馆、学校等处,强行安插了由日本文职人员担任的顾问,俄国人不但要受这些顾问监视,还得付给他们薪水。不但如此,日本特务机关还雇佣了大量白俄密探,混迹于火车站、航运码头、旅馆饭店、咖啡馆、电影院等人群密集场所,一旦发现某些人言语不恭或行动可疑,就会以“反满亲苏”或“反满抗日”嫌疑犯的名目抓进日本宪兵队。


与此同时,关东军一个绑架富商、索要钱财以扩充军费的计划,也悄悄的出笼了。



娜塔利娅的父亲长得高大而笨拙,曾是俄国军队的一个下级军官,酗酒成性,倘若讨得到几个小钱,就到小酒馆里去喝个半醉,外号醉熊。他的妻子不堪忍受困苦而屈辱的生活,弃夫遗女南下去了上海。可他却在半醉半醒中,成为了供日本宪兵队驱使的专门从事绑架行为的绑匪和打手。


日本宪兵队豢养的这些凶悍之徒,根据日本特务选好的目标,绑架了几个中国富商以后,又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马迭尔饭店的老卡斯普。



日本人觊觎马迭尔饭店已经很久了。他们希望用象征性的付款买下印钞机一样的马迭尔,但是老卡斯普不给面子,开出100万的价格。这使日本人非常气恼。在国联(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组成的国际组织国际联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联合国取代)确认满洲国的存在为非法以后,日本特务认为李顿调查团(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在中国代表的一再要求下,1932年1月21日,国联组成由英国人李顿爵士为团长的调查团,故亦称李顿调查团。调查团肯定东北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主权属于中国。1933年2月24日,国联大会通过了关于接受《李顿调查团报告书》的决议,重申不承认满洲国)在哈尔滨时住在马迭尔,调查团的结论和老卡斯普的反日立场肯定有一定的关系。日本特务更加恼羞成怒,决定立即向老卡斯普下手。



可是,在几个中国富商遭到绑架以后,老卡斯普已经加强了防范,他加固门窗,保镖随身,日本人找不到老卡斯普的破绽,一时难以得手。


一天傍晚,一辆豪华的凯迪拉克轿车开到马迭尔饭店门前。



一个风度翩翩的白人青年扶着一个姑娘从车上走了出来。那姑娘风华正茂的年纪,优雅的气质,绝伦的容貌,无一不显示着她勾魂摄魄的力量。


原来是老卡斯普的小儿子、年轻的钢琴家小卡斯普从法国巴黎回哈尔滨度假来了。



夜幕降临以后,马迭尔的舞会渐渐进入了高潮。小卡斯普在弹奏贝多芬流芳百世的钢琴曲《致爱丽丝》。在忽而明朗,忽而暗淡,忽而温柔而亲切的乐曲中,宛若一个美丽、单纯而活泼的少女,正在袅袅婷婷的走来,两个相恋的人在含情脉脉的亲切诉说…… 


舞厅里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悠扬的琴声再次响起来。小卡斯普弹奏起莫扎特法国情调十足的《土耳其进行曲》第三乐章。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的小卡斯普手指跃动,一副忘我的神情,沉浸在清新、甜美、欢快、热烈,充满青春朝气的旋律之中。


舞池里霓虹闪烁,香气氤氲,盛装迷人,舞步摇曳。小卡斯普的女朋友利迪娅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成为舞场上人们瞩目的中心。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晓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娜塔利娅坐在舞厅的一个角落里,她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就像饮进了那不尽的孤独。她回忆起了和小卡斯普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在一次舞会上,风情万种、天生丽质的娜塔利娅,把小卡斯普深深地迷住了。小卡斯普风流倜傥,音乐才华横溢,内心世界丰富,两人双双坠入爱河。不论是在夏日迷人的松花江畔,还是在寒冬冰雪晶莹的滑雪场上,都曾经留下他们卿卿我我的倩影。但由于出身的天壤之别,小卡斯普又远渡重洋求学,最终,他们东飞伯劳西飞燕,在凄婉美丽的爱情尽头,留给娜塔利娅的只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娜塔利娅望着舞场上蹁跹起舞的利迪娅,心中充满了难以排解的哀怨。突然,她站起来,脸可怕的抽搐了一下,一个恶毒的想法浮现在脑际。“不就是一个做大列巴的吗!”她在心里恨恨的说:“属于我的永远都属于我。我得不到的,你小列巴也休想得到!”


娜塔利娅离开了马迭尔饭店。



舞会结束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小卡斯普开着卡迪拉克轿车离开马迭尔饭店,转向面包街(注:面包街,哈尔滨市旧街道名,即现在的红专街)。



在面包街丽都电影院的旁边,有一家规模很大的面包厂。这家面包厂就属于利迪娅家所有。面包厂属于那种前店后厂的生产经营方式。在面包厂大门外开有面包铺,几个俄国女人穿着洁白的工作服,戴着洁白的帽子和围裙,专门经销面包厂生产的各种各样的面包,有大圆面包、小圆面包、像枕头一样的大长面包,还有列巴圈等等。面包的颜色也有所不同,有黑色的,有白色的,还有红中透黑的。大的面包可以用刀切开分着卖,列巴圈10个一串也可以分开买。面包铺除了卖各种面包以外还卖各种香肠。面包厂还有几辆四轮马车,每天为市区各处配送面包,生意十分红火。行人走在面包街上,远远的就有一股十分诱人的烤面包的香味扑鼻而来。就是因为有了利迪娅家的这个面包厂,这条街才被命名为面包街。



俄国人的大列巴和法式面包不同,法式面包刚出炉时最好吃,大列巴却要在出炉以后凉透了再吃才有味道。那是一种独特的乳酸味道,而且酸味后面还有纯正的麦香味儿。传统的俄式面包在吃法上也很讲究。盘子里那白嫩细软的面包片上,不是抹着果酱,只有在它均匀一致的蜂窝里涂抹上蜂蜜,你才能品到它特有的那种又酸又香的味道。如果再配上一碟里道斯红肠(注:1909年,哈尔滨秋林洋行的立陶宛员工在道里西商务街建立秋林灌肠庄,生产立陶宛风味的香肠,俗称里道斯香肠。因香肠呈枣红色,故又称红肠)
、一碟黑鱼子酱、几片洋葱和一份苏泊汤,那可就是一顿上好的俄式大餐了。



面包街直通中央大街,十分繁华,附近不光有马迭尔旅馆、马迭尔电影院、巴拉斯电影院、还有犹太医院、秋林商店、松浦洋行。灯火阑珊中,小卡斯普驱车来到了松浦洋行后面的花窖。花窖里灯火通明,透过花窖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如许五色的鲜花正在绚丽的开放。



两个人经不住花儿的诱惑,走下车来,驻足欣赏起来。那些鲜艳欲滴的花朵,白的似雪,红的似火,粉的似霞,一朵朵,一串串,一丛丛,一簇簇,怒放枝头,争奇斗艳,红情绿意,香气四溢。他们的神情在跟随着这美妙的花香自由的飘荡,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情与期待,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甜蜜的亲吻。


突然,一支冰凉的手枪顶在小卡斯普的脑后。


醉熊一把抓过花容失色的利迪亚,狠狠地说:“你告诉老卡斯普,拿出30万元,赎回他的儿子!”


小卡斯普被塞进轿车。凯迪拉克行云流水般的车身疯狂地冲出街口,消失在夜色里……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大荒传奇之大荒枭雄》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704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