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轩狠狠地对子东说道:你用你的脑子想想!这次最开始就是你们法国分公司出的事故,你还为此进了局子,你以为董事长还敢相信你么?


子东一下子呆住了,哑口无言。



又一天,子东在达明家吃晚饭。子东说起宇轩的高傲态度和咄咄逼人,还有关于产品成分的疑问,问二叔达明查明这边产品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没有。达明劝子东忍耐些,说宇轩现在毕竟是代理总经理,而且和子琳在恋爱,以后迟早也是一家人了。


子东说,对了,不说我还忘了这一层,宇轩对子琳是真心的吗?我不看好他们。



达明打圆场:这个,不好说,年轻人的事,不懂。至于产品的问题,你最好还是去问技术部负责人水珠。你也同说了吧,她可是董事长最信任的人,之前公司还盛传她和董事长的绯闻呢,只怕是无风不起浪啊。


子东沉思,不说话了。


第二天,达明来办公室见宇轩,显示寒暄恭喜他成为代理总经理。之后旁敲侧击地说,子东怀疑那封任命信的真实性哦。


宇轩问:是不是你也怀疑啊?还是借他的口说出你的真心想法?



达明说:哪敢,不过,董事长之前确实曾经和我提起过这件事,当时他的意思,和这封信是有出入的,不知怎么的,就改成这样了?说完别有深意地笑笑。



宇轩看出他的威胁意味,还以颜色道:达明叔,关于那批出事产品成分的事情,我可是风闻与采购有关哦,你能脱得了干系吗?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以后跟我好好配合,我会既往不咎,也不会亏待你的。



达明脸色一沉,点头哈腰地走了。没过几天,达明以查询文件为由,来找小菲,旁敲侧击询问那封信怎么到了她的手上,当时董事长怎么跟她交待的。



小菲公事公办地回答,说以后有关这个问题,请他直接去问宇轩。达明晦涩地笑笑说道,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识时务者为俊杰嘛,那咱们以后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多多配合,多多支持。



而同一时间,子东悄悄打电话叫了水珠到他办公室来,问起她关于产品的成分问题,水珠说明情况,说现在分析主要原因在原料商,很可能跟原料的含量和组分有关。



子东说,那就是说,与采购有关?水珠点头。子东沉思,又问水珠关于对那封信的看法,还问董事长没有生病之前有没有跟她交待过什么?还说,自己现在一团迷雾,请她指点迷津。



水珠冷静地安慰道,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我绝对站在骆家利益这一边,请你相信这一点。至于董事长交待过的事情,我会按董事长的意思办理,现在不方便透露什么。子东谢谢她的支持,对她刮目相看。



水珠回去,经过子晏办公室,顺道进去坐坐,说起那封信的事情,子晏也表示很吃惊,难以理解。临走,水珠说小菲最近好像跟宇轩走的很近,子晏说,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相信她不是那样势利的人,应该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吧。水珠说,但愿如此。


晚上,子晏三姊妹在家吃饭,陈妈正在上菜。子东邀请陈妈也上桌和他们一起吃,说现在家里冷清多了。


陈妈忙摆手拒绝,说,那怎么行?你们吃吧,我等会儿还要去医院守护达昌。


子东不再坚持,劝子琳对宇轩了解深入一些再投入,子姝不听。陈妈也插嘴劝子琳要谨慎,遭到子姝白眼。


子东对大家说,为什么爸爸托付宇轩代理公司,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子琳抢白:爸爸看中了他的能力和潜力,你们就别嫉妒了!


陈妈和子琳走后,子晏对子东说起他对陈妈的怀疑。



子东问其缘由,子晏说,这么多年,陈妈在我们家尽心尽力服侍我们,我本不该怀疑她的,可是,她和父亲的关系,我总是联想到妈的早逝,会跟陈妈有关系吗?这一次爸的离奇昏迷,也是陈妈在身边发生的事,即使她不是有心,那无意的疏忽,也是有责任的啊!


子东点头,表示认可,说:那最近我们都多留心些她吧。



几天后,宇轩召开全体中层会议,研究制定新的规定和制度。子东提出异议,认为当务之急是查明香水成分和质量的问题,消除不良影响,恢复客户关系。


宇轩不同意这个意见,认为这种事情,会后派人去查就行了,没必要兴师动众的。


达明中立,一语不发地没有表态。



会后,子东悄悄吩咐水珠说:既然让私下派人去查,那我就照办。水珠,你就以出差为由,去云南调查原料商的问题,要千万保密!对了,找一个人保护她陪你一起去。


水珠想想,说,那就让廖启明陪我去吧。


晚上,子东一个人回家吃饭,吃完饭准备去达明家坐坐。



这时,陈妈叫住了他,说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说是达昌昏迷送进医院的的那天,她刚走开一段时间,后来回到达昌病房外面,看到达明在达昌病房,两人好像说了些什么,后来一个护士叫住她,让她去补交住院费用,她急忙跟着走了,再回来时,见到达明慌乱地冲出门外,说是达昌不行了。


子东问,那这么说,父亲送进医院直至昏迷这边时间,二叔已经出差回来了?而且出事当天他也在场?



陈妈肯定地点头。子东问她怎么不早告诉他这件事,陈妈说看子东回来一直忙,而且达昌出事之后,自己一下子失去主心骨,又慌又乱,也都糊涂了。子东点点头,还是谢谢了她。



夜,达明夫妇见到子东来,热情地招呼他。达明还盛情邀请他在家里喝酒,两人聊着聊着,谈着以前那些感人温馨的场景,子韬又不好意思深究了。最后,两人都喝的有点大,子东还是问了那句话,说父亲病倒那段时间,您回来了吗?那天的情形,您还记得吗?


达明半醉半醒地说,记不得了,刚回来,忙晕了,谁记得那么清楚。子东也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隔天,子东去汇报工作,在宇轩办公室门口遇到小菲出来。他们礼貌性地含笑招呼。宇轩问子东关于外贸方面的制度修改得如何,子东说那个还在进行中,但关于产品成分的调查,需要宇轩支持。


宇轩说那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反而催他快修改制度,很快要讨论,要他不要耽误大家的进度。


子东有些生气,质问:不解决以前的问题怎么开展新的工作?你们难道有什么猫腻、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包庇纵容吗?


宇轩也针锋相对,要他不要耍太子作风,别老以太子自居。子东拂袖而去。



云南某镇,廖启明和水珠从颠簸的长途车里下了车。水珠有些晕车,廖启明一路照顾着她,下车后之后提着简单的行李,朝镇子里的原料厂区走去。



厂里办公室,简陋、肮脏。一位自称供应科的科长接见了他们,开始极力否认原料有问题,想好言好语把他们打发走。水珠坚持要看他们那些有问题的批次的样品,科长不从,并威胁他们这里偏远,安全无法保证。



廖启明愤然对抗,水珠示意他不要鲁莽,并采取缓兵之计,先答应住下,明天再说。次日清晨,水珠开门发现启明,既感动又愧疚,嗔怪启明。启明憨笑。两人来到科长办公室,水珠和启明坚持要求见厂长,科长谎称厂长出差在外。


水珠说那我们会一直等到他回来,既然让我们进来了,就没那么容易把我们送出去。


启明附和说,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就算把我们请出去,我们顺便旅游欣赏云南的大好风光,还要回来的。



科长假装去外面打电话。厂长办公室内,科长偷偷来汇报,厂长说,最近上面的质监部门正在搞检查,别让这两人把事情搞大了。想想,答应让他们来见见。


科长换上一副热情的面孔,说,你们真是幸运,厂长刚巧今天回来啦。


厂长办公室,水珠出示了那批产品的供应记录、发货证明、收款发票,然后出示权威部门出具的检验报告。


厂长汗颜,没有底气了。水珠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如果不说清楚,她们会去举报,并停止今后的一切合作。



厂长这才如实交代,有人出高价指使他们在几批原料中做了手脚,加多了某些含有违禁成分的原材料的比例,而在原料组分的标记中故意隐瞒不报。如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那人威胁他们让他们厂破产。


水珠追问:违禁成分?比如说是?


厂长支吾着:这个,比如说,罂粟壳、麝香、石斛兰,多了——


水珠诧异地和启明交换了一下颜色,问厂长:那人,究竟是什么人?


厂长面露难色,说:这个,你别逼我了,我真不能再多说一个字了。要不然——


他做了一个被杀头的姿势。


回到招待所水珠的房间,启明和水珠商量对策。启明说,看来要厂长说出背后的主谋,不可能,也太难为他,也许会给他招致杀生之祸。



水珠想想在理,第二天再去谈判时,让厂长在检验报告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并盖上单位公章,算是承认此事,他们就不追究了。此时已经谈了一整天,水珠让厂长最后权衡利弊,告诉他这是唯一的办法,既可以保住性命,又可以替他们澄清。


厂长抽搐着脸,哀求着望着他们——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