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厂长终于照做了,在检验报告上迟迟疑疑地签字和盖章,并央求千万别把他供出去。


水珠和启明答应了他,相视一笑,如释重负。



水珠和廖启明决定立刻回去,一路上星夜兼程,舟车劳顿,不在话下。奇怪的是,水珠隐隐总觉得一路上有人在窥视或跟踪他们,暗示启明注意查看,但每每往后一看时,却了无人踪,启明安慰水珠要她安心,心理别太紧张了,说有他在身边,不会有事的。



回到公司,水珠马上借机向子东密报这次打听到的情报。子东听了他们的汇报,再一看那一份关于原料成分的证明,心里明白了一半。他沉思片刻,问水珠道:这么说,确实有人在原料中做了手脚,而且是居心叵测地有意为之,那会是什么人呢?你有线索吗?



水珠摇头,说:暂时还没什么确凿证据,这个小厂的厂长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说出秘密,怕招来杀身之祸。我想,既然这样,那我们留着这条线索也好,如果逼得太急,反而打草惊蛇,失去后路。


子东想想:也是。不过,我倒想起另一个问题,水珠,你不觉得这次暗查到的结果,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吗?比如,咱们的香水秘方——


水珠问:子东哥,你想到什么了呢?



子东端详了水珠几秒钟,说:你是搞技术的,我只好问你了。我在想,这次发觉了那几味原材料剂量加大了,所以出了事,那咱家香水的秘方,是否就是那几味违禁材料呢?是不是以前的秘方把这几味违禁材料的剂量控制在了最佳范围,从而既可以逃过检测,又因此获得了独特的香味和品质?



水珠不置可否地笑笑,说:这个,还下不了结论。香水配方在咱们企业是最高机密,各个部门、各个生产环节都只是掌握其中一部分工艺参数,而且都签订了保密协定,除了董事长,谁也不知道它的所有秘密。


子东点头,过了半晌,又问:那么,还有什么可疑的情报吗?


水珠想想,说:有,一路上好像有人跟踪我们,可能是想偷走这份成分证明。您一定要保管好了。


子东又问:那你说,主要在原料方面出了问题,那采购的大权是一直掌握在二叔手里,是不是要问问他呢?


水珠谨慎地回答:这个,你看着办吧,我是技术部的,不方便发表意见了。


子东想想,对水珠说:也好。我看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吧。对了,让启明也休息几天吧。有什么事,我随时联络你们啊。



水珠走后,子东不得不考虑二叔的事情,虽然在情感上他不愿意怀疑他。从小,二叔对他最好,给予了他父爱般的温暖,二叔对父亲也从来都是谦恭顺从,一直尽心尽力辅佐父亲的事业,只是最近这一系列事故和变化,使他不得不去怀疑每一个人。二叔,陈妈,大哥子晏、秘书小菲,以及最主要的现在的对手、代理总经理顾宇轩,甚至是他看上去委以重任的林水珠,都是他怀疑的对象,他还不能排除对他们的疑虑。在巴黎几年的半工半读的商务生涯,让他懂得了商场如战场、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



当然,他本意是要从最主要的对手顾宇轩入手,但是苦于对他没有了解,不知底细,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不想贸然下手;而且他目前掌握有利局面,手里抓着一份虽然可疑却也难以否定的父亲的鸡毛令,这让他非常头痛。不过,他暗暗观察,发觉二叔和顾宇轩过从甚密,现在又查出出事的原因现在主要在于采购的原料,那只能从二叔这个突破口着手了。


这样想着,他慢慢地踱到二叔的办公室门前,敲门进去。


二叔达明见到他,热情起身让座,说:子东,你来了。来,坐,坐。你看你刚回来,就这么辛苦地为公司操劳,小心身体啊。



子东笑笑坐下,问达明:二叔,您也辛苦了。我想起个事儿,我爸昏迷那会儿,您说您一直出差在外,您记得是去哪里出差了吗?是去干什么了呢?



达明拍拍脑门:让我想想。对了,是去云南了,之前大哥让我去那里查查原料商有什么问题。你也知道,那些原料商都是些什么样的精明和野蛮角色,早就听到消息闻风而动,早早做了手脚,我什么也查不到啊。


子东“哦”了一声,不做声了。



达明凑近他来,关切地:子东,最近大哥情况怎么样了啊?我去医院看过几次,还是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啊。可怜大哥操劳一生,本该安享晚年,却不料遭此飞来横祸啊——



子东也黯然神伤,愧疚道:是啊。说起来,我应该最为自责,我那边的分公司出事在先,后来又没能及时赶回家,没能替父亲分忧解难——



达明阻止了他的自责,说道:这也不能这么说啊,你从小就喜欢把责任拦在自己身上。依我说,咱们自家人就不要互相责备和埋怨了,我们即使有错也是无心之失,倒是身边的其他人,咱们以后倒要多多留心了。


子东警醒地:您是说,陈妈?——



达明忙摆手,说:不不不,我也就是提醒一下,不是特指啊。你也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使在身边几十年,也保不齐抱的什么心思,更别说新来的不知底细的人。咱们家的秘方,可能被人窃取作为迷药,也未可知。大哥的神秘昏迷,说不定是被迷倒的呢?


子东疑惑地看着达明。



达明突然又想起什么,说:对了,我恍惚听见公司里又有传闻,说是新来的林水珠和董事长各自占有咱家香水的一半秘密配方,都传的沸沸扬扬了,你觉得可能吗?


子东惊讶地:你是说林水珠?她是何方神圣,怎么有这样的特权呢?


子东为此百思不得其解,要知端的,且看下回——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