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东从达明那里得知水珠掌握着香水一半秘方并暗暗忖度水珠如何有那么大神通时,子晏则将自己怀疑的眼光投向了陈妈——这个几十年“潜伏”在骆家的熟悉的陌生人。


因为,子晏也听到了陈妈可能利用香水迷倒达昌的传闻,为此,他开始暗暗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父亲昏迷之后这段时间,他经常要和陈妈一起去看望、守护达昌。这一天,出发之前,他故意跟陈妈说,陈妈,哎呦,我忘了个事,有个文件在卧室得要找找,你也先去卧室等等吧,好了之后我再叫您。


陈妈顺从地点点头,进了自己卧室,把门虚掩上。


这里,子晏假装上楼去自己卧室,等陈妈进了自己的卧室,他却悄悄靠近陈妈卧室的门,从门缝里往里窥望。



只见陈妈径直走向一个角落里的衣柜,在柜门上的镜子里整理了下自己的妆容,凝神,恍惚想起什么,然后,悄悄打开了柜子里的一个小抽屉,取出一瓶什么小玩意儿,闻了闻。


这时,她回头往门口张望了一眼,子晏慌忙把头缩回了去。


陈妈见没有人,放心地把瓶子里的东西倒在手上,在手心里摩挲一会儿,在自己手腕上和耳根上抹上了一些。


子晏看在眼里,心想:香水?怪不得最近总觉得陈妈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不易觉察的特殊香味,是哪一款香水呢?



仔细回想,自家的香水里,好像没有这一种香型啊。正在想着,陈妈往外走来,子晏立刻回到客厅沙发上,假装迎着陈妈出来,笑道:陈妈,我也好了,咱们出发吧。


陈妈沉静地笑着点头,一起走了。



来到医院,陈妈照例跟主治大夫询问达昌病情,按照他们吩咐,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子晏在旁边冷眼旁观,并没有发现异样之处,心里琢磨着那一瓶香水的秘密。



子晏开始默默观察记录陈妈的日常起居和工作时间,发现她每天几乎是上午十点出去买菜、十一点左右回来。于是,他找了一天,趁她买菜时间,偷偷潜入她的卧室门口,没想到她并没有锁门,顺利地进了屋。



屋里光线很暗,这是客厅旁边一个偏西的储物间改成的卧室,屋子里笼罩在一种神秘阴暗的气氛里,有些伤感,有些晦涩。子晏打量着四周,心想,陈妈伴着自己家人生活了十多年,自己却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走进她的世界,是不是有些自私和残酷呢?



但是这种时刻,他来不及细想了,他径直找到那个陈旧的衣柜,打开了那个抽屉,果然,在一些杂物堆里,静静地伫立着一瓶金黄色的香水瓶,在暗淡的光线里,发散着着幽微的芬芳。子晏取出,倒了一些在自己准备的小瓶子里,再把那瓶香水放在远处。



正准备关上抽屉,子晏的手在抽屉里触碰到一个硬硬的牛皮封面,他好奇地抽出来,一看,是一本旧式的日记本,封面都已经泛黄和残旧。子晏忍不住打开,只见扉页上是几个苍劲毛笔字,仿佛是父亲的笔迹,写着:赠给琴妹,落款是一个字:昌。日期是三十年前。



子晏的脑中一下子仿佛冲上了血,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是好奇,也是担心,更有一种想要探究真相的冲动。正要翻开,门外好像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开门声,子晏知道可能是陈妈在开大门,于是慌忙放回日记本,从陈妈卧室里跑出,虚掩上门,蹑手蹑脚跑上二楼,躲了起来。



之后,子晏偷偷安排水珠检测了那瓶香水的成分,结果是并无异样,只是其中的栀子花成分比一般香水的多了一成,使这一款香水的香气显得芬芳馥郁而又沉稳干净。水珠问,这是哪里来的香水呢?据说骆家多年前的香水曾经生产过这一种,后来却离奇地绝迹了。子晏撒谎道,哦,这是别家企业的香水,我闻着挺好的,就想看看它的成分。


水珠虽然不相信他这一套说辞,但是,不露痕迹地点点头,走了。



子晏每天琢磨着这件事请,恨不得马上解开谜底,每天就想着怎么找借口回家去查看那本神秘的日记本,上班时难免心不在焉,他也想找人分析和诉说这个谜团,想来想去,只有小菲是他的倾吐对象。但是,小菲对他,近来是愈发冷淡和疏远,让他捉摸不透,郁闷烦恼。



小菲到底为什么对自己若即若离、忽冷忽热呢?最近,她愈发让人感觉到神秘莫测。自从她出人意料地出示了那一封来历不明的父亲的手书,使人更加怀疑她与父亲达昌的关系,父亲为何要把那么重要的信交给她,她为什么能得到如此重任?难道,她才是与父亲有暧昧关系的小蜜,而之前关于水珠的谣言,是她故意散播,以混淆视听、转移视线的?



子晏这样想着,五内俱伤。他又想到了子东,最近小菲对他忽然热情起来,一反以前冷若冰霜的态度。子东和子晏的关系不算亲近,他们虽然是亲兄弟,却禀赋迥异,志趣相左,他们各自都觉得父亲不太重视自己,子晏羡慕子东的学习成绩和上进,子东则嫉妒父亲对子晏的放纵和溺爱。这次子东回来,两人虽然因为父亲昏迷拉近了些许关系,但从小的隔阂和距离,并没有实质的改变,更何况,子东的美满婚姻和事业上的才干,使子晏在羡慕的同时,也隐隐地感到某种压力。小菲对子东的亲近,对自己的冷落,何尝不是在昭示自己在实力和魅力上的失败呢?


这一天,子晏刚要去小菲办公室找她时,小菲从办公室出来,关上办公室的门。


子晏叫住她:小菲,我,我正找你呢。


小菲头也没回,冷冷地:不巧,我也有事要出去。


子晏追问:这可是上班时间,你要去哪?



小菲这才回过头来,答道:子东哥找我呢,说有事商量。怎么,你有意见?他可是谈正事,说是要商量今后的公司发展战略,我可得好好配合。再见喽,子晏部长。


子晏懊恼地望着她转身离去,叹了一口气。



这里,小菲确实去子东办公室谈了会儿工作,就跟子东请假道:子东哥,不好意思,子晏哥约了我,说是有事要商量呢,您说的事情,我会回去好好办理的。再见啊。


子东点点头,心里却半含酸地想:小菲最近倒是和大哥走的挺近的啊,毕竟在一起工作的时间长啊。


小菲匆匆回到办公室,换下工作服,精心打扮了一下,拎着手提包,走出了公司大门。


她在外打了一个出租车,跟司机师傅道:方青路,梅岭小区。



出租车在市区穿梭了半个小时,经过过江大桥,来到近郊的一个普通小区。她下了车,一脸潮红,气韵生动,走进三单元,上了电梯,按了十层1008。


电梯门一开,她走了出来,忽然,身后一个人在她身后一个熊抱,亲昵地:小菲,你可来了!


小菲咯咯地笑起来,嗔怒道:看你猴急的!每个星期都见面,还这样啊!


那人拉了她的手,拽进了1008的房间,一把把小菲摁到门边,热切地吻她,一边还说:那当然,我都忍了一个星期了!


小菲亲昵地点了点他的鼻子,笑道:谁让你出这个馊主意,让我们在公司装作不认识?自讨苦吃!


那人笑道:你不是也同意了吗?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样的幽会和做戏,是不是别有情趣啊,小菲妹妹?


小菲娇嗔道:那是,你是谁啊?你是我的——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