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子晏最近变得坐立不安、心神不宁,他被两个女人折磨得神魂颠倒,一个是陶小菲,她的冷漠神秘让他抓狂而措手不及,另一个就是陈妈和她在日记里掩藏的秘密,总让他对陈妈有一种矛盾的心理,明明恨她却不能表白,隐隐感谢她多年的照顾却又怀疑她的真实目的。



这一日,小菲下了班便匆匆离开,子晏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这几日,她愈发神秘了,一下班就打扮得风姿绰约的却又非常低调地离开办公室,而第二天却常常迟到,慵懒地走进办公室。她的工作也不似以前那么严谨认真了,甚至多次在会议上出现神飘忽的表情,子晏仔细观察了她,但是他猜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究竟是幸福呢,还是惶恐。



所以,子晏决定跟上她看一究竟。只见小菲下了办公楼便做上了早已叫好的计程车,子晏马上叫上自己的司机开车跟上。车子在马路上一路行驶,穿街走巷,逐渐开往郊区一幢有名的豪华别墅群,半个小时后,小菲的出租车停下来了,她娉娉婷婷地下车。


天色已经昏暗,子晏也悄然停车下来,让司机等着,自己出去悄悄跟上。



只见小菲在别墅大门处的保安处打了一声招呼,保安热情地把她迎了进去。子晏有些慌神,但是立即想好了一个借口,他想起他认识的一个摄影协会的副会长也住在这一幢别墅里,于是跟保安通报了一下,保安看他一身气派的打扮,便也把他放进去了。


小菲好像听到身后的声音,朝后面张望了一下,子晏连忙低头假装系鞋带,心想:一定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看她那慌张的神色!



再站起身时,小菲已不见了,子晏四处张望。一会儿,不远处一幢别墅的大门开了,灯光一亮,只见小菲闪身进门,不一会儿,门外露出一个光头,他在门外四处张望一下,便马上把门关上了。


这个光头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触目惊心,子晏感觉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那个人真是自己的二叔,骆达明!



子晏真的不愿意相信最近公司里甚嚣尘上的谣言,但是今天还是被无情的事实证实了,他像一个气球被扎了一针似的泄了气,一下子瘫倒在地。他思前想后,怎么也不能明白,小菲为什么要和二叔勾搭在一起,如果小菲选择的是英俊干练的子东,或者青云直上的宇轩,他都认了,但是她偏偏选择的是这个毫不起眼、窝囊衰老的二叔。当然,他还有一个不解和疑问,二叔什么时候在这里买了别墅?难道就为了在这里金屋藏娇?


第二天,失眠一夜之后,子晏失魂落魄地走进小菲的办公室,直接了当地追问:陶小菲!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跟我二叔——


他结巴起来,说不出话来!


小菲冷冷地抬头看她,一脸不屑地:怎么?你想说什么?


子晏难过地用手指着骆达明的办公室: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菲理直气壮: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现在是办公时间,请不要骚扰我的工作!


子晏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悻悻地走了。


他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翻江倒海地难受。反正也不能办公了,他想起回家休息休息。



回到家,正好陈妈没在,正是她出门买菜的时间。子晏无力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到陈妈卧室透出来的光线,突然想起那本日记,他来了一点精神,习惯性地开了门,找到那本日记,那日记仿佛成了他的毒药,上瘾却也能解除目下的伤痛。


一页一页地读着日记,他的眼前仿佛浮现出旧日的一幕一幕——



骆达昌奉家命而不情愿地娶了宋淑芬,代价呢,他得到了宋家所谓的香水秘方。骆家和宋家的长辈们自然各得其所、各取所需,于是把那婚礼安排得隆重热烈,世人都知道这两家联了姻,实力更是非同凡响、更上层楼,当地商贾无不艳羡。



达昌跟淑芬开始还算是和和气气,举案齐眉。但是不久,达昌就发现,淑芬从小养尊处优,好吃懒做,性情傲娇,完全不懂香料铺的经营,也不想参与和学习。但是,她已经成为了骆家大少奶奶的地位,就不得不要负担起这个身份的职责。她一下子觉得吃力而烦躁,对于骆家对她的安排,对于达明对她的期许,变得越来越抵触。每天她除了吃喝穿戴,打牌游玩,余者全不上心。达昌对她也渐渐失望,他越来越怀恋他的初恋,他青梅竹马的情人,陈美琴,也就是后来的陈妈。



而陈妈那时已经默默地离开了达明,躲到自己的老家,陪着父兄们一起在田间地头劳作。她的父亲,知道她因为达明的婚姻而伤了心,看她那么忧愁落寞,几次托人做媒,希望她嫁个忠厚人家了此一生,可是美琴每次以没有心情、没有看中人家而拒绝,她也许还在等待一个奇迹发生。



奇迹并没有发生,但是转机却真的来临。一日,她接到了达明辗转托人捎来的信件,请她回镇上与他相会。美琴仿佛终于等到这一天,她稍稍准备一下就离家走了,对父亲说是去镇上打工。



从此,达明就三天两头与美琴暗中幽会,藕断丝连,互诉衷肠。达明在美琴这里,倒是经常可以说说香料铺的事情,他们从小无话不说、默契十足,他知道她能够给他分忧解难。但是美琴从不探听他们的机密,包括宋家那份香水秘方,虽然她对此也很感兴趣,并且,这份秘方,也正是拆散他们结合的罪魁祸首,她理应打探点什么。但是,她没有,她知道达明对此非常忌讳。


日子本可以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下去,但是,一次意外,却打破了这样的宁静——



一日,达明和美琴在他们幽会的客栈附近散步,已近黄昏,美琴是要送达明回家去的路上。正在这时,骆达明,达昌的弟弟,也匆匆忙忙从客栈楼上下来,见到达明和淑芬,低头想跑。


达明纳闷,他来这里干什么呢?碍于淑芬在场,他不便做声,拉着淑芬躲避一旁,看着达昌跑了。


然而,就在此时,客栈楼上,远远传来了达明熟悉的声音,朝着达昌喊道:达昌,下个月,记得再来找我啊!


那声音正是达明的妻子——淑芬发出来的,这一刻,达明知道,淑芬背着自己,与达昌幽会!


他的心里也五味杂陈,最大的疑问是,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