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小菲苦苦思索,被抛弃和戏弄的耻辱和辛酸涌上心头,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被命运捉弄,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让顾宇轩这样的伪君子得逞,她一定要报这样的奇耻大辱!可是能怎能办呢?



她先想到了子晏,她知道他对她一片真心,但是他能怎么帮她呢?再说,她以前对他的傲慢和羞辱,他能一时释怀吗?她也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羞愧,尤其在他面前,于是,她打消了求助子晏的想法。子东对她也是有好感的,甚至隐隐地对她表示过倾慕之心,但是那有怎么样呢?他已经回到法国的娇妻身边。既然这样,既然没有真心爱我的人来拯救我,那不如来个假戏真做,你顾宇轩可以把骆子琳抓在手里当作筹码,那我何尝不能转而投身骆达明的怀抱呢?对,就一不做二不休,缠上骆达明,通过他掌握更高的权利,与顾宇轩正面抗衡!



这样决定之后,她开始主动对骆达明投怀送抱了,以前的矜持,以前的顾忌,全然抛开了。骆达明自然来者不拒,更何况眼前是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美人,他从她身上得到了从未在老婆丁佩佩那里得到的温柔缱绻。



几个月的甜蜜期度过之后,当陶小菲终于有一天吐露她心声。那是一个春天的夜晚,暮色四合,别墅里只有他们俩,院子里的玫瑰已经开得残败,小菲依着达明一起欣赏着花园的夜色,小菲突然正色道:达明,你想过咱们的将来吗?


达明一愣:将来?咱们现在不是很好吗?


小菲冷笑:好?


达明故意不解地:怎么?


小菲娇蛮地:你这样金屋藏娇,你当然好,但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能这么一辈子不明不白地跟着你吗?


达明还装糊涂:那你想怎么样?


小菲发狠道:我要名分!我要你跟丁佩佩离婚!我要光明正大地做你的太太!


达明突然像不认识她一样,把她一把推开,掉头走了,嘴里吐出几个字:白日做梦!



小菲当头一棒,心灰意冷,终于明白,自己再一次栽在了男人的手里。那一个夜晚,她拎着自己的行李在深夜的街头徘徊,泪流满面,最后,在一个小旅馆里和衣而睡,她想,骆达明固然可耻,但是他的选择情有可原,他怎么可能为了她这样的女子放弃自己赖以巩固地位、保持形象的原配丁佩佩?所以,小菲知道,她只有靠自己了,只有处心积虑、主动出击地追求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和权利,才能自保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她想到了首先得拆散顾宇轩和骆子琳!既然自己被达明看穿了阴谋,那也必须揭穿顾宇轩的骗局!


于是,小菲梳妆打扮,把自己重新定位为一个冷面白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一日,骆子琳从顾宇轩的办公室里哼着小曲出来,进了洗手间。小菲抓住机会跟了进来。


子琳友善地:小菲姐,好久没见你啊,最近好吗?


小菲强颜欢笑:好,好。


心里却狠狠骂道:好得很,拜你所赐!


子琳刚准备走,小菲拉住她:子琳,我有话对你说!


子琳狐疑地:怎么啦?小菲姐?有事咱们去办公室说嘛!


小菲悄声地:不,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只能在这里简单跟你说,不能让别人听见了!


说着环顾四周,确保无人后,耳语:你要小心顾宇轩!他在欺骗你!


子琳吃了一惊,转瞬,笑道:小菲姐,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小菲信誓旦旦: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绝无虚言!你不要被顾宇轩蒙蔽,他对你不是真心,是别有用心!


子琳甩开她的手:小菲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是嫉妒我们吗?还是想拆散我们?不要再说了,我不会相信你的!


小菲失望地站住,见她跑了,也不敢追上去。


晚上,子琳就把这事告诉了顾宇轩。



顾宇轩假装意外地:嗯,我跟这个陶小菲也没什么过节啊,她为什么要这样造谣生事?怕是嫉妒我当上了代理总经理吧?这个人一向高傲冷漠,没想到还这样心理扭曲,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别跟她计较了!


子琳夸耀:还是咱们宇轩哥大度,通情达理!


顾宇轩自豪地笑笑,心里却在盘算,怎么对付这个丧失理智的陶小菲。



陶小菲回到了公司,只有骆子晏是真心感到欣慰的,他终于不再整日为她的行踪提心吊胆,而且现在的陶小菲看上去恢复了常态,她与骆达明的关系也恢复正常。已经很多天,子晏跟踪小菲,发现她晚上都回到了自己父母的家中。子晏如释重负,虽然她对自己,还是那么若即若离、不冷不热,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她对她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排斥和敌意了。



恰在此时,陈妈突然向子晏告假回家,说是家里有事处理,这一去就得一个月。走之前,陈妈跟子晏交代了如何照顾昏迷中的达昌,吩咐家里其他仆人如何服侍骆家主人,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子晏虽有不适应,但是却正中下怀,他现在偷看日记已经成瘾,陈妈这一走,他倒是方便了。


子晏躺在自己的卧床上,从容地翻看着陈妈的日记,久远的事件一幕一幕在子晏的面前渐次明了:



原来,达明与淑芬并没有断了来往,反而是更加隐蔽。每逢淑芬娘家有事或遇到节假、婚娶、生日等事,淑芬总是有理由回去一遭,而达昌时常忙于事务也不能陪同,淑芬便总有机会绕道前去达明的作坊附近,两人约好地点见面,诉说离愁别恨。


这一日,两人又再次见面,自是一番温存缱绻,但是,达明突然说起近日发生的一起离奇的案件。


达明道:淑芬,最近县里有个案子闹得沸沸扬扬,你可听说了么?


淑芬其实早有耳闻,却不想提起,问:什么事呢?我每天在家不是打牌就是睡觉,也没听说什么。


达明:当真的么?打牌那些小姐太太们也都没有提起?


淑芬还是假装不知。



达明:据说,县城不少地方有人告发丢失婴儿,人心惶惶,甚至医院的死婴,也发现离奇失踪,这案子好像还惊动了警署,警署正在四处勘察捉拿凶手呢!


淑芬假意地:啊!有这等事?哎,这些事也与我们无关,别管闲事了。



说着要别过身去,但是达明把她扳过来:淑芬,你真的没听说?可是,我却听说,警署好像还派人去你们府里调查问询了呢!前几日,大哥不是被带去警署了吗?


淑芬这一回真的吓了一跳:真的吗?这件事,跟我们香料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带达昌去问询?


达明狡黠地笑道:淑芬,你别再躲避了!对我,你还要隐瞒什么呢?你们家的生意,真的跟这个没有干系吗?



淑芬涨红了脸:达明,你别再问了!我一个大小姐,我真的不愿意介入家里生意,你也知道,我在家时就是娇生惯养,从不关心家族生意,之前,这样的失婴案也确实发生过,也有警方来我家查访,但是我只是隐约听说我爹已经洗清嫌疑了啊!我们是香料世家,难不成暗地里做着那贩卖婴孩的人贩子勾当?这怎么可能啊?不会的,不会的!



达明见淑芬情绪激动,劝慰:淑芬,你别着急啊,你仔细想想,还有什么疑团没有?我可听说,你们家那会儿是洗清嫌疑了,但是,你们家作坊里的李老头那几天突然中毒身亡,你不觉得可疑吗?



淑芬停住了说话,呆住了,突然激动地:不,你别说了,我不记得了!我不关心这些事,我和这些没有干系!达明,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我本来与你两情相悦,以为可以嫁给你,却被家里强迫嫁给你大哥,被命运摆上了管家大少奶奶的位置,我真的很不习惯,我过不了这样操心的管家生活,我也不想牵扯其中,所以我消极抵抗,打牌、玩乐,我想忘记这一切!可是你却时时跟我提起,时时追问我家的香水秘方?啊,难不成,你这些年跟我在一起,并不是单纯地喜欢我,而是另有所图?


达明连忙否认:淑芬,你看你,你想多了!我只是劝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本来就知道很多,却欺骗自己,压抑自己,这样你会疯掉的!



淑芬不再说什么,第二天,默默地回到达昌家里。见到达昌,他正在微笑着看着她进屋,淑芬被沉稳大度的达昌所感动,扑进他的怀里:达昌,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达昌冷静地:没事,没事。他们只是带我去协助调查。



淑芬:为什么?失婴案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家的秘方——为什么会那么惹人关注又有那么多是非官司,甚至连警署都惊动了?



达昌打断她:淑芬,没有的事,你别想多了。只是,医院死婴失窃当夜,有人见过我们家作坊负责采购的孙淼经过那里,所以带我们去协助调查一下。现在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回来了么?


淑芬仍然对此心有怀疑和抗拒,但是,看到达昌镇定的微笑,她也就渐渐平静下来。



另一边,听说达昌被带去警署,心急如焚的美琴也四处找他。见面后,达昌照样宽慰美琴,还把淑芬所说的这一切都告诉了美琴,美琴因此对淑芬颇感同情,也理解了她的乖张性情。



而达明与淑芬的矛盾和对话,美琴又是怎么知道并记录在日记里的呢?那个窃婴事件到底和骆家的香料生意有什么隐秘的联系呢?而这之后,美琴又是怎么样来到骆家的呢?子晏看到这里,对这些疑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