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天,林水珠踹着一个装满个人资料的文件袋,敲门进了骆达明办公室。


林水珠:副总经理,您好。我是林水珠。


骆达明慢慢地抬起他的头来,把视线从文件上转移到林水珠身上。


林水珠:我是来办理正式报到手续的。


骆达明不动声色地说:哦,林水珠。你的报到表格,其他部门都签名了吗?林水珠赶紧把表格从文件袋里抽出来,递到他的手里。


骆达明看了看,开始语重心长地教导林水珠:嗯,都签名了,那么,从形式上你已经是我们公司的一员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水珠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怔住了。



骆达明:嗬,都说你是女子学院的高材生,天资聪颖,原来也不过如此。你是要分到技术部的人,你最应该记住的是什么?(看林水珠一脸窘迫)到了公司就得懂得公司的规矩,特别是公司技术的保密制度,必须严格遵守,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不该知道的绝不该打听。明白了吗?


林水珠点了点头:副总经理,您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我是公司的一员,一定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的。


骆达明:嗯,那就好。对了,按照公司的制度,你得到生产车间第一线实习半年。明天就去车间上班吧,我已经跟车间主任打好招呼了。


林水珠:好的,谢谢副总。不过,还有一件事——


骆达明:什么事?你说说看。


林水珠:您看,我家住在镇上,在市里也没有亲戚,我能申请公司宿舍的一个床位吗?要不然——


骆达明:哦,是这事啊,真不凑巧,女职工宿舍目前没有空床位了,安排不了。


林水珠为难地:这?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解决。谢谢副总。


随后,她黯然离开。


两天后,水珠拎着大包小袋的行李,拘谨地敲开了宿舍的门。


宿舍里面很热闹,廖启明和李美云正在里面和几个宿舍的姐妹玩扑克。


廖启明三十岁上下,性格沉稳,身材壮实。


他的下巴上沾满了报纸条,看样子输了不少。



李美云,性格泼辣,个子高挑,容貌中等,扎着麻花辫子。她站在廖启明身后,正在耻笑他:廖启明啊,廖启明,你还自称是牌王,怎么到了我们宿舍,你成了纸条王啦?


姐妹们嘻嘻哈哈。


水珠敲敲门:请问,这里是618宿舍吗?


大家这才回头看过去。


李美云热情地:是啊,你是刚分来我们宿舍的吧?进来吧。


说着过去帮她拎行李,带到自己铺位边。


李美云:你叫什么?


水珠擦擦汗:水珠,林水珠。


李美云:哦,我叫李美云,我代表618宿舍欢迎你!(伸出手握了握)这宿舍就我的上铺空着,你就住上面吧。(说着帮她放行李)


水珠感激地:好啊。我自己来吧。


两人忙着,李美云对廖启明嚷道:廖启明,还不来帮忙?真没眼力见!


廖启明“呵呵呵”地站起来,把牌给旁边的一个同事:你替我来!


然后傻傻地笑着,招呼道:你好!我叫廖启明,一车间的,你呢?


水珠回答:我分到技术部,以后请多指教!


廖启明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对了,李美云也是一车间的,以后你是我们的领导了!


水珠挽着李美云的胳膊,呵呵笑起来。


夜,香水生产车间灯火通明,秩序井然。


林水珠与工人们奋战在第一线,身影忙碌。


她一会儿在工人们的工位上观察着什么,一会儿跑到车间里的工艺室里埋头钻研工艺规范。



车间主任廖启明,他穿着一身工作服,满脸汗水,这时给林水珠带来了一份夜宵,来到工艺室门口。廖启明悄然走进来,把夜宵默默递给水珠。


林水珠专心致志看着图纸,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感激地冲他笑笑,示意他把夜宵放在旁边,然后继续埋头研究工艺。


廖启明关切地望着她,转身悄悄地离开了。


第二天,水珠一个人坐在宿舍窗前,想着心事,愁容满面。


门外响起厚实的脚步声,到门前停止了,原来是廖启明。


廖启明冲里面喊道:李美云?准备好了没有?


一看里面只有水珠一人,问道:呦,水珠,你怎么一个人在屋里?中秋节放假三天,你不出去旅游吗?


水珠站起身,摇摇头:没伴。


廖启明:那你不回家吗?


水珠凄惨一笑:回家?不。说着把头低下了。


廖启明感觉到了什么,继续追问:怎么啦?你家——



水珠沉默良久,毅然地:启明哥,自从我来公司,你一直很照顾我,我也在心里当成了我的大哥,既然你问起来,我就告诉你吧,我,是孤儿,没有家可以回了。


廖启明惊诧地:什么?你——是——孤儿?


水珠点点头,眼里溢出了点点泪花。



廖启明不由得上前,怜爱地拍拍水珠的肩膀,用手替她擦眼泪,一边宽慰道:水珠,真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了。你既然把我当大哥,那以后你就是我妹妹,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正巧此时,李美云回到宿舍,倚着门框看到了这一幕,没听到他们之前说了什么,也许是误会了,一脸的嫉妒。


李美云咳嗽了一下,水珠和梁启明回头一看。


启明:嗨,你跑哪去了?快点准备吧,咱们的车快到时间了。


转头对水珠解释道:我们是同乡,约着一块回老家呢。那,我们先走了。


李美云冲水珠笑笑,揶揄道:水珠,跟启明哥聊什么啊?这么起劲。


启明打掩护道:没,没聊什么。走吧,要不赶不上班车了。


说着拉上李美云的行李,把她带走了。


水珠一脸惆怅和委屈地看着他们远去。


国庆后某日,技术部会议室,林水珠与技术部其他同事在研究新方案,激烈地讨论。


他们坐在圆桌旁,围着林水珠,研究桌上的图纸。廖启明在说着什么,林水珠好像在补充,旁边其他的技术人员各抒己见。


墙上的大挂钟指向晚上九点。


时间倏忽而过,又到年终,公司召开表彰大会,主席台上张灯结彩。台下的员工们脸上挂着满怀期待的笑容。


骆达明坐在主席台上靠右的座位上,宣布:下面,我代表公司领导班子,宣布:获得本年度公司突出进步大奖的是——技术部,林水珠。


台下爆发起雷鸣般的掌声。


林水珠满脸绯红的上了台,她感到既兴奋又忐忑。


此时,董事长骆达昌站起身来,笑容可掬地把荣誉证书亲自颁发给林水珠。



林水珠激动得不知所措,她接过荣誉证书先朝董事长鞠躬致谢,又转过身来,朝着台下,举起了荣誉证书,脸上绽放出娇羞而灿烂的笑容,然后又朝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廖启明和技术部的同事们热烈地鼓掌。


顾宇轩、骆子晏跟着众人例行公事般地鼓掌。



李美云坐在陶小菲身边,挑拨道:就她?进步大奖?不会是什么后门进来的吧?看不出她一脸土鳖样,还有点手腕啊!小菲,你对公司贡献这么大,好像还没得过这个奖吧?


陶小菲还是不以为然地笑笑。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最高机密:香水秘方》微信云阅书城书号:6963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