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卫 第5章 提及宣王,问题连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饭局上,太子和碧染从小时候一起随师父学习聊起,回忆了当时的许多趣事。太子给碧染讲了他离开京城后,京城中发生的大事和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碧染给太子讲了他和师父游历时的所见所闻。对于从未出过京城的太子来讲,从碧染嘴里听来的巍峨的高山、湍流的河水、浓密的森林和辽阔的草地都像是真实出现在自己眼前一般,风在吹,水在流,树在动,马在跑……即使是见过画作大家的名画,听到碧染生动的描述后,也顿时感觉对画中山水失去了兴趣,心生出城游玩的念头,怎奈身份特殊,不能随意出城。

酒过三巡,太子和碧染聊得火热,在说到碧染和师傅途径南京时,太子随口问到:“你们在南京见到承旭了吗?不知承旭近况如何啊?”

太子说的“承旭”全名为“朱承旭”,是二皇子,曾有过一段时间随太子和碧染同在宫内学习四书五经。后来在皇帝立皇太子时,朱承旭被封为宣王,藩国云南,但是宣王不肯去万里之外为王,极力向皇帝请求允许自己留居南京,皇帝无奈,只好同意。

其实,皇帝是更喜欢朱承旭的。朱承旭武勇英俊,在早年追随皇帝作战时,勇猛无畏,深受军中将领的爱戴,还多次解救皇帝于危难之际,更重要的是,皇帝认为朱承旭的性格是几个儿子中更像自己的一个,还曾间接地用皇太子的位置来激励过他,若不是受制于朝中的内阁制度和封建社会长幼有序制度,皇太子也许就是朱承旭了。

一想到皇帝立储时的种种传闻,碧染并没有急着作出回答。当时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之间谁该被立为太子的问题上,群臣在朝堂之上吵得不可开交,两股势力针锋相对,就连地方官员都有心掺和一把,江湖上好不热闹。而后,备受文臣拥戴的大皇子朱承启成功成为皇太子后,二皇子虽同时被封为宣王,但是很快受到皇帝的冷落,将其调离京城到偏远山区做一个安逸的小王便是一种手段。本来一心准备当太子,舒服几年后做皇帝的朱承旭,心有不甘甚至是满腔怨愤自然是在所难免的。如今,江湖上总有关于宣王秘密增加护卫的说法,虽然消息未被证实,但是无风不起浪啊。

想必是太子在宫中听到了南京的一些消息,不便于直接询问大臣,亦或许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证实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在知道了碧染即将抵京后,设下饭局于此等候,想听听他在江湖上的见闻。

碧染稍微迟疑了一下,放下筷子,开口笑着说到:“宣王?见到了。我和师父去年秋天途径南京,宣王闻讯后特意在府中宴请我师徒二人。我们还喝到了甜美的桂花酿。盛情难却,在南京的那几日,我和师父都是住在宣王府,白天外出,夜晚回府与宣王举杯邀明月。临走时,宣王还为我们备足了盘缠,亲自送出城。”

虽说想到了太子和宣王的种种不合,而且太子此时提及到宣王,应该不仅仅是关心自己的弟弟,一定是想得到些什么消息。但是即使自己也曾听闻一些江湖传言,但此时此刻绝对是不能乱说话,闭口不言对谁都好。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去做,和自己确实也没什么关系。再说了,即使把那些听来的话都告诉了太子,也不一定会对他有什么帮助,甚至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太子刚才还问了第二个问题,于是碧染紧接着问到:“怎么,宣王近几年都没回过宫?”

“两年多没回来过了,没有父王的旨意,他不能回来。每年都会给父王敬献一些珍品,也曾请求回宫探望,但是父王只是去信勉励他在南京要与众臣共同为当地百姓做些实事,并没有其他的旨意。当然了,这些都是我从母后那里听来的。他现在和我并没有任何书信来往。可能是因为选太子一事对我怀恨在心了吧。”太子略表遗憾地说到。

“也不一定是因为以前的事,皇子们都天各一方,固守疆域,事务繁杂,少有联系也实属常事。毕竟皇长子当选皇太子天经地义,符合祖制,之前有些大臣不明事理,在朝上胡言乱语,而宣王毕竟是皇室子弟,相信他也是深明大义的,不会有二心。”碧染想要规避尴尬,却感觉自己越说越乱,按理说,碧染是皇室之外的人,无权对此评头品足,即使是朋友,但也是小时候作为皇子们的伴读郎,现如今他们的地位都已悬殊,再不如当年那般纯真。

“那这么说,你也听到些什么了?”太子听完碧染的话后,追问到。

“什么?不知太子所指为何?”这时候,碧染方觉刚才说的有点多,不经意间说错了话,但是还是下意识地想通过装糊涂躲开这个话题。

“就你刚才说言,想必朝中关于太子之位争夺的激烈之状已经弄得天下皆知了吧。宣王本是完全有实力与我竞争的,不料抵不过那群大臣用祖制说事。祖制难违,这也确实难为他了。但这恰恰说明我当之无愧啊。”太子语气有些激动,“说多了,你别见怪,因为这件事,我在宫里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呢,一直没人可以倾诉,你知道的,我心里憋屈的慌。但是我现在是皇帝下旨册立的太子,我现在是有底气的。”

碧染以为太子的话说完了,正要轻舒一口气,没成想太子又开口了:“焱兄,你刚才话末说宣王不会有二心,你可有依据?我在宫里可是听到了一些零言碎语,说是宣王在南京扩充府兵,你在宣王府小住过一段时间,你可要对我说实话,这些传言是不是真的?”

太子接连发问,弄得碧染满头大汗,紧张得不得了,这接下来如果有一句话说错,后果不堪设想。如此看来,这顿饭是吃不好了。虽然幼时亲密无间,但仅仅几年过后,只是因为身份变了,便是物是人非,人心也很快变了啊。眼前太子的神情,碧染在离京之前可是从未见过。

“太子您不必难过,也无需多想,您的太子身份是真真实实的,之前的群臣争论只是他们一厢情愿,不干您和宣王的事。我相信,你们二人在这件事里面是无辜的,是被一些居心叵测的臣子利用了。”碧染小心翼翼地说着,“我和师父在外面确实听到了一些对宣王不利的话,有的甚至堪称恶毒,师父他老人家的原话是‘背后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居心不良。我们不必在意,过一段时间,流言会不攻自破’,而且我和师父在南京时,也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外面的人乱传,会有人去管,您可千万不要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啊。”

这个时候把师父搬出来,不能说碧染聪明,实在是他没了计策。碧染心想着:师父,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要怪我,我也忘了您说没说过这话,或许您压根就没有对我这样讲过,但是至少太子他还是会认真考虑您的想法,再不济,他也没机会向您探讨此言的虚实了。

这时,红裳姑娘说话了:“太子殿下,诸葛公子所言有理。传闻的真假性目前尚不可知,日后定会有人负责处理此事,您不必太过在意。”

太子仔细想了一下后放慢了语速说到:“焱兄,我没别的意思,刚才言语不当,让你见笑了。来,喝酒,不聊这些了。”太子说完后,往碧染的酒杯里斟慢了酒,碧染果断地举起酒杯,两人轻轻碰杯后,一饮而尽。

之后,太子和碧染二人又聊了一些江南美景和窈窕淑女,方才屋子里的紧张气氛渐渐缓和,不知不觉间,窗外褪去了夜的黑暗。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宫了。焱兄,下次你进宫时一定要去东宫看我啊,到时候我们再叙。”聊了两个时辰后,太子主动提出要走,碧染也不好挽留,宫中人,受各种规矩束缚,定是不如他这个闲人自由。两人又互相说了几句道别的话,连同红裳姑娘一起起身向外走去。

刚推开门,可能时间并不是很早,偶尔从楼下传来几句醉酒之人的吟唱,沁雪楼一天中的热闹还远没有开始。这时,施公子出现在了走廊拐角处,向前走了两三步后停住了。

太子在前,红裳姑娘和碧染在后,一起向施公子走去。等到他们走到施公子面前,施公子侧身用手横着推开了一扇门,随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比人高的木箱子,施公子率先走了进去,太子和红裳紧跟着也走了进去。碧染看着这个怪东西,迟疑了一下,被太子伸手拉了进去。将门关好后,施公子轻轻晃动箱子角上的一根伸向下面的长线,紧接着就从箱子下面传来阵阵轻轻的铜铃声,这时,箱子开始缓缓向下移动。

对于这么一个新奇玩意,碧染倍感新鲜,偷偷看了另外三个人一眼,他们表情没什么变化,似乎是曾多次乘坐,对此早已熟悉了。三人并没有要张嘴向碧染解释这个东西的意思,碧染也就没好意思开口问。

不一会儿,木箱子停下来了,施公子推开门,碧染惊奇地发现,众人竟然直接到了一楼,门外就是沁雪楼的后巷,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四人从里面走出来后,施公子将木门拉上,门和墙体合为一体,并无异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何人都猜不到这里竟然会有一扇门,而且还有一个木箱子能让人直上直下,着实有趣。

碧染再次与太子一行人告别后,太子和红裳、施公子登上马车。此时城中已解除了宵禁,但街上还没有人。等到车夫赶着车消失在街角后,碧染转身往络银仓的方向走去。刚才在屋里被太子连连追问,惊慌不已,虽然梦中常常浮现红裳音容,但这次她近在眼前,却没机会表达心意。或许此时时机未到,碧染只好作罢,期待着下次缘聚。

但,红裳的身份恐怕不仅仅是东宫宫女这样简单吧?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北斗卫》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033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