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四点半,一阵低沉的手机玲声在沉睡着四位女孩的房间响起。小叶迷迷糊糊地摸了摸了枕头下方,把手机的闹钟给关了,又继续睡觉。


大约过了十分钟,一个男孩轻轻推开这女孩的房门,在床脚边轻声地说“小叶,要起来了。”这一举动也吵醒了睡在小叶旁的晓玲。


“妹妹,你要去“理财”了?小心点哦。”玲姐似乎在梦中叮嘱她。


利索地收拾好,小叶拿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拉着大妈们去菜市场都喜欢拉的小车随着阿岩出门。



早春时分,夜色像浓浓的墨汁还没散开,公路两旁没有路灯,两旁的房子也正如它的主人那般,都在睡梦中;零散一两家早餐店的老板开始忙碌了。这样寂静,深沉的黑夜还是有别的色彩,每条巷子都有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理发店,店前的红色灯光正闪耀着,在一条巷子红色灯光旁正看到一位中年女子奋力把一位醉酒,口里嚷着要回家的男子往外拖。这样的情景在这个全国闻名的性都早已看腻了,小叶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目不斜视往前走。



走了大半个小时才来到这镇上大型菜市场,档主们都正忙碌整理着各种蔬菜。小叶依旧来到市场外面摆摊子的小巷,在树根旁的一堆堆烂菜里翻找着,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还能吃的蔬菜。翻来翻去,只找到一小把莴笋叶和几个小烂的番茄,再也找不到别的,只能走进菜市场里面去找找。



在一个入口处看见阿岩正在一大堆烂青椒里挑选着。两个人不适合在一起翻找,第一、两个人一起,太惹人注目;第二、别看着这么一大堆青椒,但能吃的没有几个;第三、小叶本就不喜欢吃青椒,就更不愿去捡了。继续往里走,低头在地上寻找着,祈祷着有好运气能捡到一些好菜。低头也是为了躲开那些档主们的视线,实在没有勇气对上他们那一双双或是疑问、或是惊讶、或是不屑,或是鄙视的眼睛,毕竟小叶和她的伙伴已经是这个菜市场的捡菜常客了。即使她会以“捡这菜是来喂猪的”来回答一些询问她的档主,但会有几人相信呢?每天早上五点,都有这么四五个年轻的小妹们,小伙子们来这捡菜,这也并不是看到烂菜都捡,而是专挑好的捡,所以,小叶觉得这里大部分档主都知道她们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在一处角落里碰到别家也来“真正理财”的阿雄,他正挑选着一堆莴笋叶。这莴笋叶一直是伙伴们喜欢的一道菜,虽然叶子时常会是老了点,但这也是唯一能捡到一道没有烂的菜,小叶也跟着蹲下去捡了点。


“怕吗?”蹲在身旁的阿雄转过头来问了一句。



小叶沉默不语,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说怕嘛,担心着阿雄会不会在团队家访中把她这个“怕”当成笑话来与众人分享,因为在这个团队,不敢这样“真正理财”的人会被看作没胆识的弱者。说不怕嘛,那是不可能的,一个年青人拿着塑料袋在众目睽睽的菜市场里捡烂菜叶,想想都觉得羞耻。想当知道什么叫到“真正理财”时,在心底翻滚出的那股骇浪,如今在心底还有余波。



刚加入这个团队时,就时常听伙伴们说起“理财”,那时的“理财”是这样的,团队有六个组,每个组大概住七到八个伙伴。每天早晨,每组各派一名成员,每位成员自带五块钱,在市场集合后,把钱凑在一起,一块去买菜,然后再平分。想想这三十块钱去买五十个人的菜,肉就不用想了,那是不可能的。一般就只能买豆芽,猪血、海带,一两块豆腐、冬瓜,或者正值时节的青菜,每种菜价不会超过六毛钱一斤。如果哪家成员经济宽裕点,就独自为自家带上点河粉。后来团队发展越发困难,有些组的成员连这五块的菜钱都拿不出来,就开始这样的“真正理财”。



当第一次听伙伴们说:不掏一分钱,直接去菜市场捡那些被人丢弃的烂菜叶为“真正的理财”时,小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这听起来都觉得很凄凉,真的要这样做吗?


“刚开始我也怕。”阿雄没听到小叶答话,就自发地说,“但这样捡着捡着,就感觉没什么了,习惯了就好。”



“是的”第一次“真正理财”时,她都是跟着自家的伙伴后面走,一次低头,二次弯腰,再而蹲下去。这半个月里重复着这样的一次又一次,已经不再害怕这样的弯腰、低头了。


捡了接近一个钟头,小叶和阿岩拖着两大袋菜往家的方向走。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迷途的羔羊》微信云阅精选书号:70938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