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点多,小叶与阿岩才回到家,家里其它成员已经起来了,有的成员在阳台处口里念念叨叨,正练习着团队开展的课,有的成员坐在房门前或桌子旁看着讲述成功学的书。


丝丝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内,映衬着这一片安宁,欣欣向荣的气息。



极简单的早餐,白粥、白盐、酱油。他们习惯把白盐、酱油戏称为“白糖、可乐”。曾记得有一位初来到这团队的新朋友不知情,又在其他伙伴的起哄下,往自己那碗白粥里加了一勺盐,尝过后才发现被戏弄了,但又不好意思把粥倒掉,就硬着头皮把这碗无敌咸的白粥喝完,过后,不知他灌了多少水才能稀释这个咸。像这样的替代语,在团队日常交流中还有不少,能够完全听懂的都是那些已加入这团队的老朋友了。



新朋友是指来团队了解,还没有加入进来的人员。老朋友是指已经加入团队的成员。新朋友是老朋友邀请来的,是老朋友想要发展的下线。



早饭过后,家长高杨与寻常一样给家里的成员指派当天任务,任务不外乎三种,一是去团队特定开课的地点听课,二是去团队别的家串串门,也称“家访”,还有一种是早上去理财回来的,则呆在家,一人负责清洗家里的所有成员昨晚换洗的衣物,并做午餐,另一人负责接待别家过来家访的伙伴。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两两搭配,或三两搭配,能够一个人自由活动的都是那些在团队中有了一定级别的人。


阿岩去楼顶清洗早上捡来的烂菜,小叶在家烧水泡茶招待客人。


“阿杨哥”从楼底下方传来了呼唤。


“哎”小叶急忙应了一声,用袋子装好钥匙跑到阳台,看到胜总体系下的祁隆带着他学生的学生小黑在楼下等待着。


“看着哦”说完就把钥匙往下扔。团队里有好几家都要以方式扔钥匙才能进门。


“早上好。”小叶笑着问候进门的两位伙伴,并为他们端上了茶水。


“谢谢,”小黑接过茶杯,笑着问“小叶,你一个人在家呀?”


“没有,阿岩在楼顶洗菜。”


“阿雄说你们今天去理财去得很早呀,怎么样,是不是有大收获?“祁隆笑着问,阿雄正住在祁隆家,是祁隆下面的一个学生。



“那就丰富了,各式各样的,比以前“四白”(豆腐、豆芽、白菜、白萝卜)丰富多了。”小叶笑嘻嘻地说,“哎,小黑哥,今天好像白了点,是不是用了公司的护肤品?”


小黑原名并不叫小黑,只是因为他皮肤黑,伙伴们都叫他“小黑”


“昨天一锅大杂烩,拉了一天。”祁隆笑着说。


“蹲得两腿发软,现在走路还是轻飘飘的。”小黑也笑着应和,一脸风清云淡样,好像拉了一天肚子的人不是他。



这些都与这团队倡导“积极心态”,打击“消极心态”有关。在生活中碰到不愉快的事不能摆出一张苦瓜脸,更不能四处诉说,他们认为消极情绪会传染,对壮大团队有着极坏的影响,所以聊到好与不好的事情时,队员们都是一幅笑嘻嘻,调侃的模样。


“早上好!”几道男男女女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早上好!”小叶惊奇地看到大叶和她的上上级阿泽,带着她那位已在团队了解了七八天的新朋友走进来,后方还跟随着茹琪家的阿牛哥和小灵,急忙站起来倒茶待客。


屋内坐着的祁隆和小黑也站起来与刚进门的伙伴们握手、问好。


“阿牛,你怎么和阿泽一起过来了?”祁隆好奇地问道。


“刚刚在巷子里拐弯就看到大叶和阿泽,我们就一起过来,刚来到楼下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我们就上来了。”小灵坐下愉悦地说。


“那真是巧。”小叶倒好茶水后,也坐下来附和着。


随后,众人随意聊了一会。


“小佳,你还记得在座的各位吗?”阿泽向新朋友陈美佳问道。


“嗯,这位我知道,其他的都见过,但不记得名字了。”陈美佳指了一下小叶。



“没关系,团队人员这么多,是需要花点时间才能熟悉的,现在我为你介绍一下,你对这个行业有什么问题不懂的,或是想了解些什么都可以向他们请教。”阿泽说。


陈美佳点点头。


听到这样的对话,小叶知道接下会是一场针对性解决新朋友问题的沟通,看来祁隆一大清早来这家访并不是随意的。



“那从你左边开始,这位是大叶的妹妹,她们是亲亲两姐妹从事这个行业,加入我们公司以来,一直都很努力,很勤快,立志要超越她姐姐的何小叶何小姐;她旁边的这位是对我们这个行业很执著,很肯定,积极向上,很快就成为公司里一名讲师的李明(小黑),李讲师;这一位是在公司里干得很棒,很出色,是公司里的一位老总,去年参加了公司免费举办的北京之旅,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讲师,一个家的家长,也是亲亲两兄弟从事这个行业,也是即将要做主任的一位,他就是我们练祁隆,练总;他身边这位就是练总的弟弟,刚加入我们公司一小段时间,改变很大的一位,也是一位优秀的讲师,我们的练伟(阿牛哥),练讲师;这一位刚刚去参加公司举办的双月湾之旅,对这个行业很执着,很肯定,也是即将成为公司老总的一位,我们的赵小灵,未来的赵总。而我身边这位是大叶的朋友,在团队了解七八天了,是一位很开朗,很活泼的女孩,陈美佳,陈小姐。”阿泽介绍完后,端起茶杯喝了好几口。


“小佳,来这里有多少天了?”祁隆问道。


“今天是第七天了。”


“生活得还习惯吗?”


“挺好的,这里的人都很热情。”



“是的,这点我刚来到这行业时,也深有体会,没来这里之前是去学做模具,做学徒,那可是受气又受累呀,师傅根本就不会教你点什么,什么都得自己慢慢地摸索,后来我进办公室做了编程,办公室的人呀,和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勾心斗角,人前甜言蜜语,人后嚼人舌根。后来也和你现在一样,由我的一位老朋友指引来到这个行业。”祁隆很温和地说,“你在这七天时间了,应该对我们这个行业都有些了解了吧?”


“嗯,大概的我都知道了。”美佳点点头。



“你在听完我们公司的课,都已经知道我们行业是一个需要投资,组建团队的行业。既然有投资,就必然会附带着风险。每个人在投资前都会把自己想要投资的行业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只是单凭一腔热血,还没了解清楚就下了赌注,如果赌输了,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觉得是不是这样的道理?”


“是的”美佳点点头。



“你也是因为对你老朋友大叶的信任才来到这个行来的吧,我们都是大叶很好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都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帮你了解清楚这个行业,至于了解清楚后你要做什么样选择,那都是你的自由。这几天我看你都很认真去了解,说说看,还有哪些地方是不清楚的或是不肯定的。”


“嗯,之前听他们说,去哪旅游了,主任有过万块的工资,还有老总们买车、买房,这个行业是不是挺好赚钱的呀?”陈美佳问道。



祁隆听到这个问题,笑了笑:“这世上的钱都不好挣,你去问谁,谁都会这样回答,你应该也去工作过,觉得钱好挣吗?”陈美佳摇摇头。



“但好不好挣钱与能不能挣钱,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祁隆接着说,美佳也赞同点点头。“这个行业的钱好不好挣,我给不了你明确的答案,我只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个行业能挣钱。我们的龙哥正是在这个行业挣到了第一桶金,现在在三林镇开了个服装厂,跟着他的顺哥、坚哥如今也买房买车,我们团队的总负责人朱总也挣到钱,为家里建了两层的房子。不说远的,就拿近的来说。你也可以想想,如果这个行业挣不到钱,我们还会呆在这里吗,我们这个团队有六七十人,在这个镇上像我们这样团队有六七个,这些团队都是龙哥体系下的。如果这行业不能挣钱,还会有这么多人来从事这个行业吗。我们又不是傻的,我们出来社会无非就是想挣多点钱,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再说我们是一个建立团立的行业,如今已不是一人当勇的年代,很多行业都在打造自己的团队,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当我们把自己的团队建立起来了,也是相当于把产品销售的渠道建立起来,有了渠道还会担心挣不到钱吗。所以这个行业能不能挣钱,你不用去怀疑。那这行业的钱是好挣还是难挣呢?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了。就比如说你去问一个第一次买彩票就中了几百万大奖的人,问彩票的钱好不好挣,他肯定会告诉你,这钱很好挣;当你去问一个买了一辈子彩票都没有中过一次的人,他还会说彩票的钱好挣吗?”听到这,众人都笑了笑,祁隆也停了下来喝水。



“当然,我们这行业与买彩票是不一样的,彩票讲究运气,我们是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在组建事业的同时,我们也跟着成长,在改变,在不断地完善自己。你来这没有觉得你的老朋友大叶变了?”祁隆问道。


“变漂亮了,也变得自信了好多。”



“嗯,这就是行业带给她的改变。我弟弟阿牛没来这之前纨绔子弟一个,抽烟喝酒,泡吧打架,来到这行业没多久,烟戒了,长头发剪了,学会感恩,懂得关心身边的伙伴。无论他在这行业挣到多少钱,能看到他有了这么大的改变,我已觉得欣慰。改变是痛苦的,改变后是美好,改变的过程也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所以可以说,这个行业是一个改变的行业。小佳,有没有兴趣来挑战一下?”祁隆抛出了一个问题。


“有”陈美佳以肯定地语气说。



“不错,刚刚也说到这行业是有付出有回报的。你付出得越多,你收获得也就越来多,我们公司的罗恩荣罗主任(朱总的直接学生,也是高杨的直接老师,三位都是主任级别)是从公司老总做起,只用短短的六个月做到主任的位置。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你起点越高,成长也就越快。有没有勇气去挑战一下老总的位置?”祁隆的声音稍稍提了一下。


“有”陈美佳略带激动的语气回答。


“真的有吗,这可不是随手就能办的事,有困难的哟。”阿牛哥插问一句。


“真的有。”陈美佳肯定地回答。



“那你敢不敢拍着桌子,站起来告诉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今天我陈美佳选择加入这个行业,并要购买公司十个代理权,我要超越我的朋友何大叶。你敢对这样说吗?”祁隆问道。



陈美佳一愣,想不到祁隆会这么说,停顿了十几秒。突然拍着桌子,站起来扬声地说:“今天,我陈美佳、选择加入这个行业,并要购买公司十个代理权,我要超越我的朋友何大叶。”声音越发激动。


“不错,可以看出来你的决心很大,很有勇气的一位女孩子。你可以坐下来了。”


美佳坐下来端起茶杯,喝点水来缓解、缓解激动的心情。



“勇者无敌,我相信,过不久,你会成为我们当中一位非常优秀的伙伴。”祁隆赞许道,“这个好消息我们知道了,但团队里其他的伙伴还没知晓,你去到下一家时,也像刚才那样,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他们,好吗?”


“好的”美佳点点头。


“好了,我们坐得也够久了,去下一家走走。”阿泽边说边站起来。


其他的人也纷纷站起来,与他们三人握手,道“再见”。


新朋友走后不到五分钟,祁隆和阿牛哥也相继告别去往下一家。


刚刚还是挤满了一桌子的人,现在只剩下小叶一个,小叶收拾好凳子,茶杯。走向阳台,眺望远方。



刚才新朋友下决定的那番话,在小叶平静的心底激起涟漪,回想当年做决定前,心里在担忧需要投资5800从何来,自己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可是一点积畜都没有。高杨知道后和她说,“现在只让你选择,没让你投资,如果你真的想做这番事业,先做了选择,再考滤以后的事。”做选择那天也和今天这一幕差不多,也是一位老总问对这行了解得怎么样,她也是回答“大概知道”。



加入进来后,做了一段时间的老朋友,她知道这团队有一句经典话语“知道越多,死得越快”新朋友有新朋友该知道的东西,老朋友有老朋友该知道的,不同的级别,老总、主任、家长、讲师所能了解到信息都有所不同,这些信息绝不允许越级别流通。新朋友的回答并没有错,对于团队特意想让其了解的信息,是了解清楚了,但这些信息相对于整个团队运行的信息来说,那只是冰山一角。



十个代理权,对当地最低底薪才980元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在这个团队里也没有谁是投资了十个代理权,最多也只是五个。看来,阿泽家对这位新朋友的引导工作做得不错。


中午十二点,外出家访,听课的伙伴们都回来了。


午饭时间,早上去家访的玲姐说:“有一个好消息,阿泽家的新朋友陈美佳选择了这个行业,并说要申购十个代理权。”


“不错,不错,”今天上午去讲课的庆亮说,“今天我也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李建德。”


“谁家的?”小叶好奇问道。


“阿保家的,邱明的同学。”


阿保是罗恩荣的直系学生,和高杨是旁系,是一个家的家长,邱明是阿保隔了两代的学生。


午饭后,众人自觉地帮忙收拾桌子,叠板凳,洗碗,扫地,忙完就去午休一个小时。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迷途的羔羊》微信云阅精选书号:7093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