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羔羊 第二十四章:祸不单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回来了,开饭喽。”小叶从厨房端着两盘菜走到客厅,刚好看到高杨带着小佳、益晴从门口进来。



益晴是小佳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就进入工厂打工,被小佳口中的好工作邀约来到这个行业,益晴是位文静、单纯的女孩子,对团队的成员都很信任。


“今天吃什么?”小佳凑到桌子前,直接用手拿起一块肉往嘴里放:“这是什么肉,挺好吃的。”


“这个你得去问庆宇大厨了,他做的。”这个凤尾肉还是别说这么明白,有些人知道会吃不下的。


“洗手吃饭。”小叶拍了拍小佳的手臂。


饭桌上摆着简单的四样菜,生菜,白豆腐,冬瓜,黄豆芽炒肉。



“感谢庆宇大厨做出这么好吃的菜。”小叶站起来夹块放在庆宇的饭碗里,其他人也在互相夹菜,庆宇曾在酒店里呆过,做菜还是挺好吃的。


“这是鸡肉?”益晴边吃边问。


“是的,鸡上的肉。”庆宇说。



只不过这肉是长在鸡的尾巴处,吃起来比鸡胸肉口感松软点,用油煎炸后,味道还是可以的,就是处理肉的过程比较麻烦,需仔细地把不该留的部分切除干净,用盐反复清洗,直到没有骚味。小叶知道这是凤尾肉没觉得有什么,但有一次和庆亮去买这肉,在菜市场的活鸡档口,看到档主们把客人们不要的凤尾肉切除后直接堆放在地上,两块钱可以买到一大袋,看到这情景后,小叶再也不要吃凤尾肉了。


益晴在饭桌上宣布选择这个行业,高杨亲自一路带她了解这个行业,这是件水到渠成的事。



益晴本性乖巧,省吃俭用,出来社会工作一年多,从不乱花钱,银行卡都放在父母那,她选择后的筹钱也很容易,和父母说,她在B镇找到工作,想要自己租房,还需要买点生活用品。但身上所带的现金花完了,不想麻烦跑回拿银行卡,就在B镇的银行把卡挂失,再补办新卡,钱就转过来了。就这样,益晴用自己的存款申购一个代理权加入进来。



只有还有一点利用价值,高杨就不会放过。高杨指导益晴以开服装的名义继续向家里筹钱,可益晴家里有位精明的大哥,自从听到自己的小妹要钱开服装店,他直接就想到小妹可能被骗进传销,详细地向益晴索要工作的地址,公司名称。益晴只好随意找一家附近的工厂厂名告诉他,精明的大哥立即一个电话打到那家工厂的人事部,结果明了,然而,益晴并不知此事。



益晴加入进来的第二个星期,下午。听完课程后,沿着车水马龙的国道往组里走,就在一个三叉路口,益晴的父亲,哥哥如从天降般突然出现在益睛面前。


益晴的父亲紧紧抓住自己的女儿,怒声地说:“走,带我去他们的窝,我要把他们的窝掀翻天,敢欺骗我的女儿。”


与益晴同行的小佳看到情景,不敢向前,稍微远离益晴,装作路人。


单纯的益晴与团队的人生活大半个月,多少有点感情,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任父亲在怒吼,静静地站在一边。



接到小佳诉说益晴被家人带走的电话,小叶又再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一切都太突然了,一点预示都没有。像这样的事,团队就算有发生,也不会四处传播,小叶对这样的事听说得很少,当发生到自己身上,惊恐,惧怕如潮水般袭来。


尽管带着悲伤,日子还是会像以往一样前进着。让小叶想不到的是,这个月就像江南的梅雨,祸事可是一波接着一波。



庆宇又迎来了第二位新朋友。有句名言说得不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庆宇与他哥哥庆亮是完全相反的情格,他活泼开朗,略带点痞气,没有什么背景,学历,出来社会都混迹在工厂的流水线上,结交的朋友也是小混混比较多。


前一段时间来的新朋友是位粉仔,来看看就走了。如今来的是位老江湖,对陌生人防备心很大,不愿意接受陌生人的关怀。



新朋友到来的第二天,小叶和庆宇带着新朋友外出散心。这也是一惯的作法,新朋友刚来到这环境不会立刻安排去课堂,而是由新朋友的朋友和家里一位老朋友陪同外出熟悉环境,目的在于与新朋友接近距离,让新朋友放下戒心。



三人走着走着,路过一家派出所时,那新朋友突然一下子跑进派出所,小叶和庆宇看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随后,庆宇接到新朋友发来的短信:把我行李送到派出所来。


“送你个球。”庆宇气愤地直爆粗口。



小叶也不以为然,为什么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新朋友到来,他们没过什么过分的事,没限制过他的自由,没损害过他的利益,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算得了什么朋友。


下午,小叶需去课堂讲课,由于看到庆宇的情绪不好,就安排他在家。



课堂成员们正搞着开心一刻,小叶在房间里准备着,接到罗恩荣的视察电话,询问课堂有多少人,小叶外出看了看,也就是七个人。新朋友少,老朋友也流失不少,团队人全部加起来四十个,今天下午老朋友开展老朋友的课程,课堂都是一老陪一新。罗恩荣听后,让小叶停止开课,让老朋友带新朋友去体育公园。人太少了,听着这一节重重复复的课也没意思。


小叶收拾东西,打道回府,在路上看到庆宇发来的信息:别让人来家访,土匪来了。


土匪来了?小叶现居住在城中村,几乎没有查房的。土匪这么突然跑来了,应该是上午跑进派出所的新朋友带来的。



小叶放慢脚步,在长青街上坐了半个小时,心想着土匪应该走了,就慢慢往家里走,路上不断给庆宇打电话,回应她都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小叶不敢冒然回去,装作路人路过家的楼下,看到楼下的大门敞开,有两辆摩托车停靠在一旁,土匪还没走。小叶急忙地离开,重新回到长青路坐着,打电话给高杨汇报情况。高杨让小叶在长青路等他过来,不要回去。


与高杨会面一个半小时,两人就往家里走。


回到家后看到鼻青脸肿的庆宇,地上的烟头和啤酒灌,一切事情都很明了。


“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高杨拍了拍庆宇的肩膀,亲切地问道。


“没事,皮肉伤,只是手机被他们摔坏了。”庆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变形的手机。


小叶默默拿来扫把,清扫地面,发生这样的事,她有很大的责任,很痛心,也不知如何安慰庆宇,能做到只有这些了。


“他们那些人把我揪到楼顶,拳打脚踢,下手毫不留情。”


“面对他们那些人,我们不要硬碰硬,我们是争不到理的。”



“我没和他们碰,他们凑了我后,把我带回来,让我蹲墙角,他们就在那坐着抽烟,喝酒,说是要等屋里其他人回来,来个一网打尽。我那朋友也够绝的,他偷拍我们,土匪都把照片洗出来了。”


“没事了,他们不会拿我们怎样的,都过去了。以后会变好的了。”高杨又拍了拍庆宇的肩膀。


然而,祸不单行呀,梅雨也不是下了一两个月就会停的。还没从庆宇这重压事件走出来,又有一祸事降临到这个家。



晚上参加活动回到家,小叶发现门开了,屋内东西似乎被翻过,自己放在化妆盒的一些零钱不见,家里进贼?但家里其他成员并没反映不见东西,小叶对此就不多想,以为是自己门锁没锁好,招来小贼,家里又没有值钱的东西,贼应该不会再来了。



谁料到,第二天晚上参加节目回来,发现门锁直接被撬掉了,房间的东西可是翻得乱七八糟,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偷走。文巍藏在衣服里的几十块钱,庆宇的破手机,小佳刚拿到手申购时的护肤品,连高杨驾驶证都被偷走了。看到这样的情景,小叶追悔莫及,如果早点得视,就不会发生这事了,现在搞成这样,这个组是开不下去了。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迷途的羔羊》微信云阅精选书号:7093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