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回来团队的第四天。上午,小叶和高杨站在车水马龙的国道旁。


“出去以后,记得要保持联系。我们来个三年之约好不好,三年后,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找个时间聚聚,看看各自的生活过得怎样?”


“好的。”小叶点点头,这些话适合左耳进,右耳出,别说三年了,只要上了车,就把这里人员的联系方式全删了。


“车来了,我先走了。”小叶走上一辆前往丁市的车,丁市是小叶和高杨说要去的地方。


汽车走过一个站,小叶疑惑般问售票员:“师傅,这车到三林市吗?”


“你怎么不早说呢,这车不经过的,你在前面站台下车吧,就在那等318路,那车到三林市。”


“好的,谢谢!”小叶很感激,这售票员脾气还不错嘛,不骂人。


在站台上等了三分钟,318路汽车来了。不想让高杨知道自己去哪,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去投靠晓玲,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坐车。


B镇,再见了,这个地方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在车上,小叶把手机里团队的联系方式删了,只留下小佳的。没有与小佳当面告别,只留一张纸条和50块放在小佳的枕头下,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也不知小佳能够在团队生活多久。



“小叶,你还在长安吗?我辞职了,月底就可以走,你那有没有好工作介绍?”小叶看到晓峰发来的QQ信息,晓峰是在塑胶厂认识的工友,年轻,帅气,还是一名模具师傅,联系方系还是小叶找他要的。


“不在了。”小叶快速地回了几个字。



晓玲在一家小型的玩具厂做临时工,六块一小时,不管吃住。小叶就与晓玲挤在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里,每天早上,晓玲提前半小时起来煮白粥,两人匆忙喝完白粥后就快速步行去上班,租房离工厂要走上20分钟。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12点钟下班急忙去附近的超市买点青菜,回去煮饭,刚吃完,又得赶回去上班。晚饭是1个小时,两人都没钱在外吃饭,还得赶回租房做饭,为了节省时间,中午煮饭时会多煮些,煮够晚饭的份量
,晚上只需煮个青菜,加热一下冷饭就解决了。


工作闲余,小叶和晓玲讨论起团队的事。


“玲姐,你发展得挺好的,怎么也出来打工了?”



“阿杨哥和我说,女孩子的青春很短暂的,我的年纪这么大了,不要在团队里耗下去了,不值得,叫我出来开发市场,到时想回就回,不想回就找个人嫁了。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听从他的安排出来了。”晓玲说。


“听起来,高杨还挺好心的。”


“那只是看起来而已,高杨责怪我,说我不该和你说杨子媚的事。”


“敢做不敢当,表里不一,伪君子最令人恶心。”


“在团队里,领导级别的人都是差不多的。胜总还不是一样,看茹琪不顺眼,经常对茹琪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怎么还不走呢。”


“不是吧,胜总真的是这么说的?那茹琪还呆得下去?”


“茹琪出来后和我说的,高杨还不是一样,为了得到更多的收入,把自己下面的老初级,阿丽姐,可妍整走。”



“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如果上面老总把他们那些管理手段,实际到手的工资公布出来,估计下面的业务员倒掉一大片。真应他们说的那句话,先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往前冲。”


“深不可测呀。”晓玲慨叹道。



“我记得我离开前参加过一次体系会,坚哥说,以后伙伴们上交的培训费要及时交给上面的经理保管,留在手中,一不留神就花掉了。我感觉他是在说高杨,那时就你,阿莉,文巍交了培训费。”


“如果坚哥这么说的话,十有八九是让高杨花掉。妈的,我今晚打电话给时哥把那800块讨回来。”


夜晚,洗漱完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到一条QQ申请好友的信息,备注写着:杨子媚。


小叶点击同意,心里纳闷着,杨子媚是怎么找到自己的QQ号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开始网上交流,杨子媚为小叶解开心中的疑惑。叶子媚是因为看到高杨时常抱着手机玩,疑心高杨搞外遇,就偷偷察看他的手机,记住小叶的手机号,从而找到小叶的QQ。


小叶也毫不保留地说了高杨和小步丁的关系,附带着一些自己想法。


看着叶欣发来一条条信息,愤怒的情感点点地心中积聚。



“在团队时,我和高杨在一起的事被上面的领导知道,领导让我们两个人必须得走一个,高杨说他自己一个人在团队打拼,让我去外面打工支持他的事业。”


“我听从他的安排在附近的工厂找了份工作,周末,高杨有空过来看看我。”


“最近高杨都不在我这过夜,晚上我求着他留下陪陪我,他总是说,不回去,别人会说他闲话的。”


“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上个月底,高杨带我回家,和家人说,我们年底结婚。”


上个月底,正是小叶组里发生盗窃,高杨的驾驶证被盗,回家补办证件,没想到,这短短的三天,他还办了别的事。


同样的一张脸,究竟带了多少张不一样的面具。人们都说,戏剧源于生活,生活就是这么的戏剧化。


突然间,小叶开始同情小步丁,外出打了两个月厂工的小步丁又回到团队。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小步丁身上的气息变了。



她衣着时尚,言行间散发着优越感,对人有疏离感,不再是之前那位衣着朴素,友爱,宽容大方的女孩。她与团队间出现了一条鸿沟,与外出打工回来的小叶一样,再也融入不到这团队中去了。但她为什么还要坚持?



小叶琢磨着,小步丁不是为这个行业坚持,而是为了高杨坚持。她的学生全流失了,上面的几个老师也走了,光杆司令一个,就为了所谓的爱情坚持,她知道自己坚持的爱情是这样的吗?


小叶为阿丁不值,越发觉得高杨的嘴脸可恶,自己有义务把这情况告诉阿丁。


“最近生活还好吗?”


“帮我找一下小步丁的电话号码,偷偷地问一下,不要让别人知道。”


小叶给小佳发了两条信息。


两天后傍晚,小佳发来阿丁的电话号码,还发来令人震惊的信息。


“高杨昨天下午走了。”


“罗恩荣今天下午带他的学生小红走了。”



小叶看着手机的两条信息,都不敢相信,高杨、罗恩荣是团队的大中级,罗恩荣还是团队的负责人,他们两个支柱走了,这团队是不是要散了?



再三找小佳确认这消息的真实性,小佳详细说明这情况。小叶还是觉得太不可思义了,两位是团队人眼中最近接近成功顶峰的人,连他们都放弃了,处于他们俩下方的成员呆下去还有必要吗?


一个星期后,小叶再次收到小佳的短信,“我不想在这呆了,但我没有车费,你能寄点钱给我吗?”



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小佳是该离开了,小叶手上只有四百块,还是大叶知道她离开团队后,给她的生活费。给小佳打一半,帮自己能帮的,好打消一些愧疚感。



过了元旦,春节就在眼前。大伙都忙着买车票回家,小叶陪晓玲回B镇的汽车站买票,在川流不息的公路旁意外碰到走在家访路上的蓝俊飞和阿牛,小叶很诧异,她还以为这团队解散了呢。



他们为什么还要坚持,小叶想不明白了。蓝俊飞加入团队时间不长,对内幕不知情,可以理解,但阿牛呢?他已是一家之长,位于团队的管理层,里面的内幕他会不知情吗?难道他还相信这是一条成长,成功之路吗?



这明明就是一条绝路呀,不少的前辈都已经明示了,一批接一批地倒下,连最接近成功的罗恩荣、高杨都坚持不住。难道还天真地认为他们的倒下是因为他们自身的问题,谈恋爱?资金短缺?发展困难?心术不正吗?这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行业,它不是在销售产品,而是在拉人头。总想着把团队建立起来,自己就可以坐享其成,只要团队中每人付出一点点,就能得到一笔巨额收入,做梦去吧。



人应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轻信别人所说的,这行业如何改变自己,如何有前景,如何挣大钱,哪些经理月薪过万,买车买房,这些都是套路。都是为了吸引新人掏钱买产品加入而编造的谎言,拿最简单的来说,他们口中的改变,说是这团队可以让人成长,戒烟戒酒戒懒惰,让人变得从容自信,勤快积极地生活。这一点改变不可否认,确实有存在,但另一种改变也不可忽视,就是把一颗颗纯洁的心慢慢染黑。原本是乖巧听话却变得满口谎言,为了筹钱,一天十几个电话逼迫父母,为了发展,用这样那样的谎言诱骗自己的亲朋好友。为了所谓的事业,钱财,做出这样的改变,值得吗,从事这行业的人有没深思过?



有一句通俗、经典的话是这么说的:选择不对,努力白费。浪费了自己的财力、物力也就算了,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但是这样的传销还会直接或间接地浪费别人的努力,如果不是高杨叫来侄子,侄子叫来同学大叶,小叶就不会来到这行业,她的人生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扭转。当然这个扭转,小叶自己也要负责,当初大叶并不想小叶加入进来,她只想小叶来了解一下,长长见识,可是呀,团队里其他人不都是这么想的,小叶还是被他们忽悠进来了。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她的选择也直接伤害了小佳,间接损伤了益晴,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这个行业,而是坚决去读书,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那该会多好呀。



小叶想起来,她刚走出家门,外出找大叶帮助寻找一份暑假工时,父亲特意叮嘱她,不要进入传销。那时心里一点都不在意,当时对传销的理解就是被别人骗到某处,扣押钱财,扣押身份证,限制人身自由,被逼迫打电话回家向家人要钱赎人。估计很多人对传销的理解都是这样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人陷进来,还拔不出去,再把亲朋好友一个个地引诱进来。



传销如过街老鼠,人人恨而杀之,公安部门对这也是大力扫荡,可是他们就像烧不尽的野草,不知在何地又冒出来,变幻外衣继续繁衍着,如今借着网络传播,更是如得春风。



网络传销更难能辨别,就好像一座被烟雾环绕的大山,终年不见其容,山外人被山中人指引到山脚,听到山中人说,这座山不但风景秀丽,还藏宝丰富,在山顶可是绿草铺地,鲜花盛开,小溪潺潺,金银挂树枝。把山外人的好奇心,功利心挑起来,当山外人开始进入大山,步步往上爬,慢慢地发现,这山并不像别人口中所说景色宜人,没有康庄大道。羊肠小道不但荆棘铺路,还有蛇虫出没,心里想着,只要继续往上爬,景色就会变好的。越往上看到却是花少了,树矮了,猛兽增多了,心里想着,都坚持这么久,放弃太可惜了,继续往上爬,当爬到山顶时,才发现那是一块不毛之地,连根野草都没有,最美丽的风景却是在自己来时生活的那个山外。



如毒品般的传销呀,初食时精神振奋,缓解疲劳,解除疼痛,以为得了神药,继而食之,慢慢才知道,这东西是毒药呀,它不但耗人钱财,还食人骨血。毒品的危害我们都很清楚,但传销呢?这种行业的经营模式,资金分配,管理都很隐密的,里面暗藏多少玄机,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看得清楚。什么时候能够像普及毒品知识一样,把这些内幕公布于世,让众人都知道什么是传销,以怎样的模式运转,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传销会不会有所遏止?



有人总结说,做传销的人,不是坏,就是蠢。为了钱财干坏事的人不少,贩毒,地沟油,毒奶粉等等;但团队的成员大部分都是老实人,很多人和小叶一样,没有害人之心,那应该就是别人所说的蠢。但蠢是过错吗,就应该被欺骗?被伤害?被不理解吗?


走了歪路,记得要回头,不要执拗到底。陷于这样的泥潭中,要懂得自救呀。



大半个月后,小叶坐上往家乡方向的大巴车,在车窗里用力对前来送别的晓玲挥手,再见了。无论末来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都会是一种新生。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迷途的羔羊》微信云阅精选书号:7093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