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过后,回头望了望华夏的净土,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要选在里昂,进行这次旅游的起始点。

里昂是法兰西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城市,曾经是战时陪都。

但那里,也是靠近那次事故地点最近而且关系最密切的大型城市。

或许是自己想见识一下不同于平常的风景?亲眼目睹一下那团黑雾吗?

或也应该是为了那个日夜思念的“她”吧...

其实他自己也不晓得为何而前往吧...是寻找曾经的故事吧。

但一感慨完,前脚刚好踏入候机区,凌云似乎就忘记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

“糟糕!差点忘了等这俩人!”

他望了望手表的时间:五点四十,距离起飞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可是他却丝毫没有看见两人到来的身影。

“这俩人是准备卡点起飞再登机吗??做点事磨磨蹭蹭的我也是真…额嗯?”

凌云突觉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他的身上。

低头一看,一只纤细的手臂正紧紧地缠住自己的身体…

很难相信这弱小的手臂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但是凌云确实无法移动半步。

“我…就…知道!”

“老弟!”

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凌云背后传来,几乎整个机场都能够听见这声呼喊…

周围的路人也不由得将目光都投向被身后那只“萝莉”缠住的凌云,甚至还有人拿起手机进行拍摄。

“这也太尴尬了..”

趁她不注意,凌云一把将身后的萝莉拽到旁边的凳子上,但这顺带着把自己手中的东西连同人一起甩在上面。

“老弟老弟丫!你咋来这么早啊,哎呀你你你还给我买了早餐?哇啊太感谢了!唔……哇呜,嗯?你不吃点吗?嘿嘿!”

“小萝莉”毫不客气的将凌云早晨特意去超市买的三明治整到手中,还没等凌云来得及反应。

不由分说的就直接拆开包装,狼吞虎咽似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

身高1米58的萝莉,木芯。

但其实她的真实思想和年龄远远不止她所谓的身材类型。

“我的早餐啊…….”

凌云心里是几近滴血的….

机场的饭可真不便宜...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一阵令人熟悉的恋爱循环歌曲,突然从手机中传出。

原本已经准备登机的周围群众,又一次把灼灼的目光投向凌云,再次刺激一遍他的羞耻心下限。

“早知道我昨晚就不外放听歌了…”

没错,他现在真的很肉疼,甚至皮笑肉不笑的接起来这个令他想砸死来电者的电话。

“喂?”

“嘿,沙雕云,你爸爸我到了!你赶快来啊,我在托运行李了,我怎么还没看见你?”

“我问候你全家!我都已经准备登机了,你现在还没开始进安检???还有15分钟飞机要起飞,你快回去喝西北风吧!”

“啥?为啥我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4点四十五?不对啊,这不离登机还有1个小时15分钟吗?你不会是搞错了吧?喂,喂?…”

“滴~滴…”

凌云电话对面的是龙纳月,凌云的两个发小之一,是一直还跟他保持联系的好朋友。

现如今的凌云,真想问候这俩人全家祖宗…

哦不,这俩人是自己祖宗吧…

他往后使劲一仰头,装作头疼的样子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他嘱咐好一旁正在凳子上解决自己早餐的木芯看好行李,待会要是自己回不来直接进登机口。

凌云立马跑到安检处,那边刚刚出安检龙纳月正准备放下包收拾东西,就被他拽着衣服生拉硬拽到登机口。

“你自己看看几点了??!”

凌云指了下登机口上面的指示表针,将机票掏出来放到登机口旁的检票员手里,只留龙纳月一人独自站在原地看时间。

“我日日日….怎么会这样啊,糟糕我原来一直是这个点啊,没有错啊!不可能的啊?我都连着几个月没调时间了,上次调时间还是去韩国出差的时候那次….呃嗯??!”

一旁的检票员望着这个几乎在自我癫狂状态的“沙雕”。

虽然没有太过在意,却还是带着尴尬而耐心地询问一了句:

“先生您登机吗?”

“我?哦,对,我是要登机。你等我找找票哈,抱歉啊!”

龙纳月这才刚在检票员的提示下回过神来。

他轻推一下眼镜,十分淡然地注视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凌云和木芯,立马背上双肩包检票进了登机口内…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恶性隔绝之宿》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272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