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只是..突然想去看看吧,毕竟10年前那次变故,你也都还记得吧。其实我们家的情况还算好,仅仅是母亲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罢了。”

“而我父亲是政府官员,更是需要去忙于操纵国家的经济恢复和调整,整天为这愚蠢政府的失误而忙三忙四而烙下了各种疾病。”

凌云有两个发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龙哥是现在唯一还保持着联系的。

而另一个…是智炫,他是韩族人,爸妈家里之前是开公司的,结果十年前因为经济危机…他们家赔的倾家荡产,智炫父母甚至还欠下几个亿的国债并且成为逃犯,举家被迫离开华夏国内,前往韩国谋生以求的新生活…但…也因而音讯全无。

“我和龙哥一起为此寻找他近乎10年时间,也没有找到关于他的消息…唉,他倒是个语言系狂热者,当初他的梦想就是当个为国家贡献的翻译和外交人员,但现如今,我也不知道现在他过的究竟如何…”

“于是乎,你想去那边寻找曾经的回忆?”

木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全部都在认真地听下去。

“不只是他,还有我,那毕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寻找了那么久都不知其死活,我们三人,曾经发誓一直不离不弃。可现如今,真正还常年在的,就只有我和凌云…”

龙纳月喝完一口饮料,意味深长的感叹道。

着实,这三人的友情,人人或许都能理解,但也人人无法猜透。

多少年友情的三个兄弟,如今却有一人奔走他乡渺无音讯,甚至不知过得好不好更何况生死是非。

可他们两人却对此束手无策,他们甚至不明白这是命运,还是命中注定的无果。

凌云这几年在工作的同时,也顺便在网络上查找智炫的下落。

而几个月前,他就进入了解放组织的内部网络,顺藤摸瓜的进入隐藏线路,翻到曾经联邦政府的网络系统之中。

原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10年前发生的事情,却翻出了几条解放组织现存的机密文件。

信息截获之后,他发现竟然是在10年前的国际联邦条约记录,同时也发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你把官方网络黑进去了?你没被查出来吧?”

木芯吃了一惊,侵入联合国家网络,这可在法律管辖范围中央,是会被政府制裁的。

当初解放组织在参与新一轮执政时,早已选择封杀曾经国际联邦政府的一切信息。

对内一律清除异样声音,对外就实行信息封锁,联邦成立的具体内幕早已被真正机密封锁。

倘若真的翻出黑幕而被查出,甚至泄露所谓的“秘密”,那现在凌云可能就真的会被政府人员悬赏拿下了。

“没有,我的本来就为国企工作。世界上最强的线路机密加密方式没有人知道怎么破解,如果我不把这份技术的机密共享,那么他们至少在十年之内,也破解不了我所使用的信息截获技术,因为没有人可以达到。”

至于为什么这么自信自己的系统加密方式,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凌云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同时打开曾运行所保存的记录。

他看着屏幕之上的那一串专业代码,在短短几秒内就进行语言转换翻译,将代码转换为通用语言。

“你们看。”

凌云将平板电脑推到面前三人的小桌之上,让两人都能够清楚看到屏幕上的一切。

起身拉上VIP包房的门,及时点亮“请勿打扰”的按钮。

木芯的小手指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那三行文字,轻轻地念了出来。

联邦政治条约第246条:占领反抗部族同时,理应当进行民族主义同化。

若抵制或反抗同化,进行种族清除处理。

“嘶….”

两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种族清除?

这做的也太绝了吧!

若非他们都生存在一个和平的地区和强盛的国家,或许会有被种族清除的威胁吧。

“联邦做的这么绝,也真难怪会挑起战争失败,毕竟国际的反抗力量本来就不算小。就算光是凭借着内部种族冲突导致的瓦解,这个联盟也撑不了多久吧。”

当初联邦侵略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首都日类瓦被不明黑雾包围沦陷。

几乎所有联邦政府的官员都被困在里面,但科学家怎么研究,都搞不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与解决办法。

没有人知道这黑雾的具体构成物质究竟是什么,为何偏偏在联邦的首都会发生这件事?

“这简直就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样,就像教士所说:神灵的惩罚,但确实这事情就这么出现了…”

木芯道出这件事至关重要的一点。

“没错!就是这黑雾的问题,虽然不知道这黑雾从何而来,但这黑雾的具体构造…”

“并不是真的没人知道些什么.”

凌云突然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身子,轻松一笑。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恶性隔绝之宿》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272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