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在开玩笑吧?你知道?!”

木芯吃惊到抓起一旁的枕头,直到凌云开口都一直没有松手。

“嚯,我一直没说我知道,我只是对此进行了具体的逻辑推理而已。知道这一切的那个人,是我一个YouTube的粉丝,2年前我在油管上传的第一个视频就是对于此黑雾的讨论和看法,短短一周获得了几百万的点击率,其中一个粉丝就找到我的账号跟我私聊。”

“他说他是一个黑雾论的狂热爱好者,他也是个华人留学生,在法国里昂大学上学,一直攻读的是天文学,曾经发表过的数百篇论文都是关于黑雾的讨论。但全被那些教授给否定,他在油管上偶然看到我的视频,说我俩的观点很是相近,我们就开始讨论起来这个问题。”

凌云突然再次坐下,拿起鼠标点开YouTube网站,翻开了两人的对话记录以及之后的交流。

“他说,如果我能够用我的IT技术跟他合作,他一定能够掌握黑雾的具体构造问题。经过一年的推理和他每个月一次的实地研究,我和他共同发现了这黑雾真正的构造:我们简称为MDM,全称为恶性暗物质,其并非自然产生于宇宙空间,但来源着实尚未查清。”

“这恶性暗物质,应当就是导致出现了日类瓦存在于人类生存空间之内特异点的原因,但…在我们并不确定的情况下,这只是一个推测罢了,真正的问题是什么,还需进一步了解。”

“而我这次前往里昂,首先就计划准备去一趟里昂大学找到这个网名为‘cold透’的人。如果能够找到这个人,跟他进一步的进行交流,或许我们能弄明白这一切真正的来龙去脉吧。”

“可这跟老子帅又有什么关系呢?”

龙纳月几乎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欠揍的话。

“你妈的!”

凌云直接抄起一旁的枕头朝他扔过去,完美命中!

“对啊,可这跟你们找智炫的下落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在一旁如同乖娃娃一般认真听讲的木芯,也对此十分不解,凌云这几乎又一次扯开话题似的。

他故意掩示了一下底气不足的表情,但还是向两人的解释道。

“哈!并不!其实我绕这么大一个弯就是为了使得这件事更加好解释。”

凌云再次撑起脸轻笑一声,似乎是为缓解心中的情绪,他没有底气去面对这些问题,甚至拿了这么一个理由把话题引向了黑雾学说。

他又一次打开了刚才被缩小化的联邦政治条约窗口,重新输入一串除凌云外两人都看不懂的代码,屏幕上瞬间又出现了几行文字以及一个名单列表。

“解放党执政纲领机密:为了消除国际经济危机,以及彻底根除世界经济危机的源头,也就是‘生产开支’。政府决定通过一种名为‘大清洗’的手段,来进行全面人类的清扫。”

此时的凌云,不禁握住了双手的手心。

彻底统计全世界所有:死刑罪犯,政治要犯,言论攻击政府者…欠国债者,逃犯,20w收入以下穷人。

为了节省国家政府开支,让民众能够享受更高阶层生活,应当…实行人道主义清洗。

将无益于人类生存发展的一切人员,由运输工具送往黑雾之中,同时进行国际身份名单的剔除和对外宣称失踪…

“以下是清洗人员名单:…”

“.…”

一阵无声的沉默,笼罩了整个包间….

凌云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因为他早就调查和看过关于这个名单的所有人…

但他心情还是不禁稍有波动,虽然在极力控制情绪,但握住的手心仍是不禁渗出汗水。

“这是2025年的第一批名单,虽然没有智炫,但是我看到了他的父母…”

凌云再次握紧了双手的拳头,智炫的父母…因为欠国家债务而被人道主义清洗…

“…李俊胜…朴炫伊…”

看到曾经如此善良的叔叔阿姨的名字…凌云心理不由得泛起往昔的痛处…

“这算些什么混蛋?给他推翻算了!”

龙纳月看到这里,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曾经在智炫家开的酒店里吃过饭,他也不是没见过智炫的父母。

两人对待他们就如同自己的亲孩子一样,三人几乎就是最亲的兄弟,当时也每每去他家玩…

而看到这儿,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脑子一片模糊,拿起杯子就准备往地上猛摔,希望发泄自己的怒火与悲痛。

“龙哥!打住!你冷静点,还有,你声音小点,现在说这些话你等同于找死啊!”

木芯一个敏捷的伸手将被子接住放到一旁,然后一个转身把龙纳月按在了座位之上。

“操!”

龙纳月狠狠地怒骂一声,拿起凌云扔给他的枕头蒙在头上,他似乎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泪水吧…

“这等杀戮法则,也是人道主义?倘若真的如此,这个世界还谈何道义?这就是理性恶化到极致,成为人性至高恶的第一表现吗?”

凌云无奈地点点头,作为一个文科生而转IT业界的人,他对哲学方面的研究也有十分的深入。

而所谓道理他全都懂,但他手上却毫无力量能去面对一切吧…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恶性隔绝之宿》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272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