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年末总是非常的忙碌,各种计划案,各种行程表,各种人事调动,各种活动……只为了总结去年的成绩和不足,从新展望新的一年。


H—S娱乐公司位于蓝堇市市中心数越大道,现在离下班时刻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可在公司第五十层的办公室依然亮着灯。


‘吱呀’一声,有人不请自来地推开了办公室的玻璃门。



“我说你能不能有一次进门敲一声?”手中快速敲着键盘,紧盯着屏幕不放的唐冉不抬眼也知道进门的是谁,在整个公司也就只有她的上司,从不知会一声,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整个公司都是我的,你觉得我还需要敲门嘛?”何寞将手中端着的咖啡放在唐冉手边,悠闲的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拉开自己衣服上系的领带,转过沙发紧盯着液晶屏幕上播放的颁奖典礼。


自大霸道的家伙,唐冉在他后背嘟了嘟嘴,拿起手边的咖啡,端起抿了两口,感叹道:“还是手磨的喝起来有感觉。”



“所以说,你应该感到荣幸。”何寞忽地转过身紧盯着非常享受的女人,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拉的斜长,眼中闪着亮光,嘴角邪魅地勾起,似笑非笑。


整个公司也就何寞最懂得享受,他喝的咖啡一定要手磨的,否则绝对不碰一下,为这个唐冉当时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唐冉拉过神来,赶紧摘下自己的眼镜,这妖孽一样的男人不能多看,多看几次失魂几次,伸手揉揉自己的额头镇定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员工都没走,老板怎么能走呢?”何寞挑高眉头看着她,嘴角笑意更是深了一层。



唐冉手中的动作停顿了片刻,立马扭着酸痛的脖子,她可从来不知道他是个体谅下手的好上司,她看他是有别的什么事情吧,要不然绝对不会浪费大好的晚间时间在公司。


看着唐冉一脸不信,何寞也没说什么,转过身看向电视屏幕,不甚在意地问道:“你说金凌影后会是谁?”


唐冉靠向身后的椅背,白了他后背一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还要她说,“这已经是她连续三年拿奖了吧?”


连续三年拿到影后的桂冠,不得不说真的是实力派的演员,虽然每年的作品不多,可是几乎每部都得到业内人士的好评,都是佳作。


“羡慕啦?”何寞手肘撑着座椅上的靠手,托着下巴转过身戏谑地看向唐冉。



唐冉视线从屏幕里主持人的身上移开,“无聊。”她从来不羡慕任何人,况且她深知艺人背后付出的心酸,这该是她们得到的奖励和认可。


“明年……”何寞转过身紧盯着屏幕,眼睛一眯,嘴角向上牵起,认真地说道:“影后属于我们H—S娱乐公司的艺人。”


唐冉惊讶地看向他的后脑勺,对于他的势在必得,她是知道的,没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会说,说出口就说明稳操胜券。


唐冉嘴角禁不住扬了起来,展开笑颜不确定地问道:“这是我们明年的目标?”


“怎么,没把握?”何寞转过身,挑起眉头挑衅地看向盯着自己的唐冉。


兀自叹了口气,嘴角向两端翘起,“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作为员工,我们哪有不努力的道理,不是?”


何寞眼中亮光一闪,满意地点点头,转过身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拼劲。”


唐冉错愕地愣了半响,摇摇头,看向电视屏幕,此刻正准备颁发的是年度最佳女配角奖,等待着颁奖嘉宾揭晓答案。


“本年度,金凌电影,年度最佳女配角奖的得主是,在电影《红袖》里出色演出的凌雪,恭喜。”



镜头快速地切换到台下的席位,凌雪一席白色礼服,简约大方,头发随意地挽在脑后,还有几缕垂在漂亮的蝴蝶骨上。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得奖,惊讶地捂着嘴,在旁边导演的恭喜下,才站起身镇定地走上领奖台,接过奖杯,致感谢。


“看来,影后不远了。”何寞转过身看向明显松了口气的唐冉。


唐冉认同地点头,今年他们公司旗下女艺人拿到了年度最佳女配角,谁又能说明年他们公司不会有一个影后诞生呢?



“是不是要给凌雪庆祝啊?”唐冉看向自己的上司,虽然不是最大的奖,但这毕竟是一份殊荣,也是对艺人一年辛苦付出的最好肯定和嘉奖。


“自然。”何寞点头,“我会交给萧然去准备,明晚为她庆祝。”忽地看向唐冉转移话题,“不过在那之前,你要跟我去个地方。”


唐冉拧着眉头,脱口而出,“什么地方啊?”



何寞站起身,双手撑着办公桌,邪魅的欺近唐冉的脸庞,无所谓地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是为了庆祝King传媒集团首席执行官上任的晚宴。”


本来还为他这么近距离说话而感到不适应,听完他的话,唐冉错愕的简直说不出话来,“他们又换CEO啦?”


这已经是他们本年第三次换CEO了吧?



King传媒集团是King集团的一家下属公司,总部在美国,主要是从事娱乐、电影、出版印刷、电视制作等多元化的上市公司集团。


今晚拿到金凌影后的谈清,就属于King传媒集团旗下的女艺人。



也不知道今年King传媒集团内部是怎么回事,频频出现负面新闻,艺人丑闻不断,光是总裁这个位置就换了好几批了,不知道这次King集团又打算派谁出马?


“说不定又是元老级的人物呢?”何寞站起身挑了挑眉,玩笑地说道。



唐冉不置可否,King传媒集团上两个CEO就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报道上说他们是King集团董事会选出很有威望和头脑的人。



唐冉可没看出来他们有什么威望和头脑,要不然也不会一个和女艺人有染,让记者抓住把柄;另一个帮助旗下艺人逃脱罪行,最终得到审判。


婉转的音乐在办公室响起,唐冉拨开自己办公桌上的大堆文件和行程表,拿起手机,是凌雪的短信。


‘晚上到我这来。’


‘好。’



回了短信,将手机扔进包包里,收拾桌面上的文件,拿起外套和皮包,不解地看向抱着双臂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男人,“还不走,我要走了。”


“我送你。”


“我自己开车了。”唐冉推开玻璃门,向门外走去,按着电梯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说道。


“我送你。”何寞收起笑脸,坚决的语气不容人拒绝。



唐冉硬扯着嘴角,“好。”对于他的霸道她也不是今天才领教到的,他能重复两次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以前的何寞,话只说一遍,剩下的就是行动了,哪还会再讲第二遍啊?


对这样的格外开恩唐冉知道见势就收,她可不想被他捞着扔进车里,以前的惨痛教训让她映像深刻,绝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顷城路银座C。”唐冉低头扣着安全带说道。



何寞稍微皱眉,打着方向盘向西区顷城路开去,他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知道唐冉和凌雪闺蜜关系的人。起初发现是有点惊讶,不过也只是一点,对于别人的私事他一项没有探寻的兴趣。


黑色的布加迪停在高级公寓楼下,唐冉拿起自己的包包,挥手道谢下车,站在楼下看着车驶远才耸肩转头进楼,上电梯。


来开门的是凌雪的助手秦月,微笑地引着她向客厅走去,“还以为唐姐会早到呢?”毕竟她们还得在后台应对着一堆记者媒体。


唐冉走到沙发边浅笑道:“年尾,工作多。”将包包扔在一边,放任自己躺在沙发上,转头看向秦月,“给我一杯柠檬水,谢谢。”


“喏,早给你备着呢。”秦月将水杯递到唐冉面前,“你在晚点来就该换一杯了。”


唐冉受宠若惊地坐起身,双手接过秦月递给自己的水杯,感动地说道:“我就知道还是我们家月月最心疼我了。”


秦月受不了地打了个寒颤,满身的鸡皮疙瘩,转身走向吧台,擦杯子,收拾吧台。



“我说你还真是享受,都有专车接送了。”靠在落地窗边的凌雪转过头玩笑地看向靠在沙发上的唐冉,她已经卸过妆了,白皙的皮肤水嫩有光泽,头发半干地披散在肩上,身穿着白色绸缎的睡衣,一手轻轻地怀在腰侧,一手晃着手中盛着红酒的玻璃杯,嘴角轻佻。



唐冉歪在沙发上,斜去一眼,哀叹道:“你就别再挖苦我了,行不行?”她恨不得离那位龙太子远一点,可人家语气坚决,介于前车经验的教训,她哪敢坚持啊?


“呵呵呵……”看着唐冉苦恼的样子,凌雪低笑了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将手中的酒杯递到她嘴边,笑盈盈地说道:“尝尝。”


唐冉低头闻了闻,抿了两口,喜上眉头,激动地说道:“PETRUS?”这可是法国波尔多产区八大名庄质量最好,价格最贵的红酒。


她怎么不知道凌雪喜欢上了这么名贵的红酒啦,“老实交代,还私藏了什么?”唐冉欺近身紧盯着凌雪清亮的双眼,威胁地说道。


凌雪冲着唐冉眨着无辜的双眼,可怜兮兮地说道:“我有什么你还不知道?”


听到凌雪柔柔软软的声音,秦月差点握不住自己手中的酒杯,恶寒一阵一阵。


唐冉受不了地挪了挪身子,坐到沙发边上,还不忘将凌雪手中的酒杯接过来,一边细细地抿着一边冷然说道:“还不细细招来?”



凌雪拉拉自己滑下肩的睡衣,淡然地说道:“别人送的,不好推脱。”忽地欺身向前,附在唐冉耳边,吐气如兰,道:“知道你喜欢,特意给你留的。”


唐冉满意地点点头,她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就是习惯了有事没事喝点红酒,渐渐地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喝着喝着,就喝出品味来了。


“你当上艺人总监我还没备礼呢,这就当做贺礼吧!”凌雪站起身走到吧台,接过秦月递给自己的水杯心虚地说道。


放下酒杯,皱眉转头看向倚在吧台的凌雪,她们什么时候这么客气啦?


“等明年我拿到金凌影后,我们就喝Romanee-Conti。”凌雪低头抿着杯中的水,坚定地说道。


唐冉会意地点点头,大声地说道:“好,明年我们就喝Romanee-Conti。”


她们从不轻易地许下承诺,一旦承诺,就会拼尽全力去做,如凌雪,如唐冉。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此岸彼岸》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3799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