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冉翻看着手中的娱乐报纸,大篇幅都是有关昨天金凌奖的现场报道,其余的小篇幅报道没有太多的波澜,只是留有一版块专门分析King传媒集团近年在蓝堇市的发展,还有对他们即将上任CEO的猜测。



“杜珂,通知在公司的经纪人和助手十点开会。”唐冉经过自己助手办公桌前说道,推开自己办公室的玻璃门,将外套搭在靠背上,随手翻看着办公桌上的报纸杂志。


扣扣扣’


“进来。”唐冉头也不抬地快速浏览着今早的报纸杂志上的信息,一一过滤掉无用的,最后凝眉地注视在一报道上。


“这是她们这个星期的行程安排表。”将咖啡放在唐冉手边,杜珂把昨晚收到的行程表从新整理交给唐冉。



“嗯,好的,谢谢。”唐冉接过行程表打开,很详细,杜氏标准的一目了然,“珂,能在今天下班前把陈可雅的所有档案调出来发到我邮箱嘛?”


“好的。”杜珂保证地点头,确定唐冉再没事了才转身出门。


翻看着手中艺人的行程表,唐冉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开始整理昨天未完成的工作,看时间差不多才起身拿起早上的报纸去会议室。


偌大的会议室来的人寥寥无几,一眼望去,几乎都是空位,杜珂自责咬咬唇,跟在唐冉身后落座。



“今天艺人都有事嘛?”唐冉询问地看向自己身边的助手,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概猜出了什么,也没有为难她,转头扫视了一圈会议室坐着的经纪人和助手。



总共也就那么十一个人,除了凌雪的经纪人叶青外,就只有两个新人的经纪人,剩下的全是派助手来的。她想,能让助手来也是看在何寞的面子上,可不是她这个艺人总监面子大的缘故。


“陈可雅的经纪人来了嘛?”唐冉环视了一圈在场的人,冷冷地问道。


“我……我。”一坐在会议室最末尾垂头的女生结巴地抬起手,推推自己鼻梁上的黑框大眼镜,胆怯地看着唐冉。



“你是她的助手?”唐冉略皱眉地看向女生,“她的经纪人为什么没来?”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刚刚行程表上,陈可雅今天没有任何的活动甚至是安排。


“那……那个,华姐她,她……”女生唯唯诺诺地结巴了起来,低垂着脑袋不知该看向何处。


‘嘶’地一声,一份报纸滑到了女生面前。


“她大概是太忙了,所以来不了了吧?”


女生惊讶地抬头看向唐冉冷然的笑意,心里不经颤抖了一下,转头看向眼前的报纸,吃惊道:“怎么会?”


昨晚上华姐明明已经将事情压下来了,怎么可能还出现在报纸上?



“能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今天大多的报道都是有关于金凌奖的,可还是有一报纸上登了昨晚在酒吧发生的事,‘女明星陪酒打人’,报道上的照片很清晰地定格在,微醉的陈可雅甩手扇上一女服务员的瞬间。


她猜这事大概是要被压下来的,可不知道陈可雅得罪了什么人,不管不顾地刊登在报纸上,大肆地渲染。


“那个……”女生低头不停地搅动着手指,不知道应不应该讲,可想到昨晚上华姐的警告,女生乖乖地闭紧嘴。


唐冉了然地点点头,转身看向在座的人,冷声说道:“要是谁的艺人在第一时间出事没有马上通知我,我会让你们知道后果是什么。”



在察觉到一些不屑的眼神,唐冉冷笑,“当然,你们也可以尽量来试试。”忽地话题一转,郑重道:“我要你们时刻谨记着经纪人和助理的职责是什么,不端正立场解决问题的人,公司会让她立马滚蛋。”


站起身出门前还不忘转身看向低头的女生,“立马给江华打电话,让陈可雅发表申明说清事实,我在办公室等她们。”


女生紧盯着唐冉的背影,赶紧抓起电话拨给华姐,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她可担当不起。



“立刻了解清楚,刷新官网、微薄等,声明事情只是个误会。”唐冉将报纸甩给身后的助手,照片上明显看得出来陈可雅已经醉得不轻,误伤很正常。


“知道了。”杜珂看向报纸上的照片点头应答。


和唐冉预想的一样,江华和陈可雅还真是姗姗来迟,陈可雅带着墨镜高傲地坐在沙发上,而她的经纪人江华极其不屑地看向唐冉。


“有事就快说,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看向低头工作的唐冉,江华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


“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唐冉放下手中的笔,靠向背后的椅背,淡然的看向眼前的两人。


“误会而已。”江华不甚在意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要的是经过。”唐冉沉声说道。


“唐冉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不够资格用这样的口气在我面前说话。”江华怒气地看向唐冉,每次看到她淡然的神情时,她都气得牙疼。


她江华在业内努力了十几年都没有坐上艺人总监的位置,她唐冉才做经纪人多久,凭什么就成了艺人总监?



“我是你上司,还不能让你汇报工作啦?”唐冉皱眉不悦地看向眼前的江华,有关工作方面的事她从不讲情面,管你是不是前辈和上司,就事论事,是她一贯的作风。


“哼。”江华不屑地看着眼前的唐冉,冷笑道:“上司,我可从没承认过。”



“我不需要你的承认,你只管汇报工作。”唐冉无所谓地说道,她现在要的是事情的经过和事实,没闲工夫在这里听她讲一些没意义的事。


江华怒视着唐冉,那脸因愤怒而变得狰狞,噌的站起身,“一个靠爬上上司床的女人,还不配让我汇报工作。”转身摔门而去。


唐冉双眸聚收,拧眉思忖,她什么时候爬上上司的床啦,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着离去的江华,陈可雅一副没事人样,站起身淡淡道:“没什么事的话,我也走了。”



“似乎还没有人同意你可以走吧?”一清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来人走到唐冉身后站定,嘴角轻扬,满是不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我也很想知道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还为何寞的到来而欣喜的陈可雅立马变得可怜了起来,一副很无辜的表情看向那妖孽般的男人,“我昨晚约了干爹去喝酒,没想到喝醉了,也不知道自己后来到底做了什么?”


“是吗?”何寞扬起声,明显的不相信,“你和你干爹喝酒要去酒吧嘛?”


“昨天心情不好,就去了。”陈可雅小媳妇状诺诺答道。


“作为艺人,我希望你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公司的名誉,要不然……”何寞薄唇冷酷扬起,轻蔑道:“我会让你永远做不成艺人。”



残忍的话传进陈可雅的耳中,心底巨寒,忍不住抬头看向不屑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我会注意的。”想起这位龙太子的手段,她打心眼里感到了害怕,臣服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


“你可以出去了。”何寞随意地甩甩手,就像是在打发下人一般的姿态,还让人没脾气地服从。


何寞低头看向一脸错愕的唐冉,摇头叹气道:“怎么说,你也跟着凡菲学了两年,跟在我身边一年,怎么还能这么的和善?”



唐冉年纪轻轻就坐上了H—S艺人总监的位置,确实是会惹来许多的是非,他是相信她自己能处理好的,可这才第一个突发事件,就不够果断,还没有她在当经纪人时的狠厉坚决。



“知道啦,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唐冉整理好思路坚决地保证道,是的,她绝不能犹豫,她这一犹豫就会发生很多的变故,甚至有可能彻底的毁掉一个人的演艺生涯。


“心软也要用对地方,否则你就成了凶手。”何寞一手扶着唐冉的椅背,一手撑在办公桌边沿,俯身在她耳边冷声道。


唐冉觉得背脊一阵发凉,强制镇定地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容颜,“我会注意的。”


何寞眼眸中倒映着唐冉强装冷静的神情,满意地点点头,抬起头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鼻尖微微擦过两人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虽然只是一瞬间,可唐冉还是感觉到了自己鼻尖上的触碰,微皱眉,看向泰然自若的男人,撇嘴道:“还有什么事嘛?”


“没事,就是来看看你适不适应。”何寞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淡然道。


“承蒙上司关心。”唐冉浅笑,清水般的眼睛里满是倔强不屈,“此路修远,吾将慢慢求索。”


“看你这神情,看来没事。”何寞轻挑眉角,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晚上我来接你。”



唐冉认命地看向办公桌上成堆的文件夹,自上个月成为H—S娱乐公司的艺人总监开始,她每天花费十六个小时来看这些东西,还是没能完成。



在唐冉之前的艺人总监是凡菲凡姐,是公司里的金牌经纪人,也是公司里的第一位艺人总监。公司旗下的艺人都配有经纪人和助理,可为了工作更加的细分具体话,还是特设了艺人总监的职位,统筹管理。



唐冉还没毕业就跟在凡菲凡姐身边学习,有两年的时间,后来又做了经纪人,又当了何寞的助理,现在突然让她来接手,还确实是有点不适应。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此岸彼岸》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379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