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沈大人到了余杭,居官无事,竟日日在虚白亭置酒,与那一众诗友处士吟诗作画,看着比作京官时还快活!”云绰抱着琵琶,趁着玲珑坊演曲的空隙悄悄地与玉遥说闲话。

她话里的沈大人,是新到任月余的余杭刺史沈随。沈随还是学生时,就颇有才名,龙德殿学士梅山甫对其策论十分欣赏,自沈随进士及第后便一直有意提携,一路将他提到门下省。就连今上都说过小沈学士是宰相之才。然而这位沈学士性情疏朗耿介,在朝堂争执中开罪了两位亲王,因而遭贬。若非今上顾念他的才情,或许还贬不到余杭这个好地方呢。

云绰玉遥她们虽是教坊女子,然而亦能诵词赋,不比那些闺中小姐差。沈学士策论之高妙实属少有,于词赋上也有不少佳作,故而他还没来余杭时,这些教坊女子已熟唱他的词了。听得他贬来余杭,虽知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心里都很雀跃,望着能见见沈随这位大才子。玉遥也不例外。

玲珑坊是余杭最有名的乐坊,大凡达官贵人饮宴时要排乐,都会派人到月坊主这里来安排。云绰是玲珑坊第一部琵琶手,早已经声名在外,刺史一来,副史就用最好的琵琶乐招待刺史,故而云绰已经见了沈随两次了。

“沈学士风流清俊,到底是京中才子气度,与副史他们那些禄蠹是不同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个人!”

众姐妹听到了,纷纷笑话云绰是不是动了心,玉遥倒是有些默然了,她只会鼓瑟,且乐技不精,或许等沈学士走了,她还没机会见呢。

正这时,月娘拿着一大沓纸进来了,“你们要有新曲练了!”不同往常面上带有三分厉色,而是一脸笑意:“这是沈大人依着京中盛行的大曲样式写的谱,叫《碧云遥》,托薛相公找乐坊演曲,这种规制的曲子在余杭原是没有的。”

众人翻看着谱,纷纷意外沈大人竟还精通乐律。玉遥看那曲谱,调子十分不俗,最让玉遥雀跃的是,有双调瑟音,这么说她和玉柔都要演曲。“沈刺史到底是京官,怪会享受的!”玉柔与玉遥练曲子的时候忍不住说道。

“好好练吧,这谱子好听却也不难,最多三四天月娘定叫我们演出来的,练不好可怎么办。”玉遥小心提醒她。

“急什么,咱们鼓瑟的本来就是和和音的,风头都在琵琶箫笛上,就是弹错了,谁听的出来?”玉柔说罢,笑道:“你还说我呢,我弹的可比你好多了!”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菱花诺》微信云阅书城书号:76654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