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大钱程 关注公众号阅读全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丁杰在办公室百无聊赖,突然手机响了,是开发区的老同学打来的:“丁兄,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做做审计评估。”

“我们开发区有一家公司,规模蛮大的,他们要找一个注册会计师当财务总监,你感不感兴趣。”

机会从天而降啊,丁杰不由得精神一振,“当然感兴趣啊,事务所越来越难做,我正准备找找其他机会呢。”

“那我跟那边的老板说一下,行的话就双方见见面。”同学挂了电话。

丁杰在江城市这家小会计事务所已经工作了七年,两年前当上了合伙人,不过市里事务所越开越多,竞争着实激烈,堂堂注册会计师为了业务拉下脸到处求人,跟跑销售卖保险的差不多了。

两天后,丁杰开车赶往那家公司去和老板见面。公司座落在开发区里,厂房造的非常漂亮,好几栋乳白色的建筑沿着开发区主干道一字排开,从一个红绿灯到另一个红绿灯都是工厂的区域。大门宽敞气派,一条十来米长的石壁上刻着志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十分醒目。丁杰以前经常路过,以为这是一家大型的外资企业,想不到是本地的民营企业家开的。门卫很严,让丁杰说明来意,做了登记,和办公室确认后才启动不锈钢栏栅门。

进门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喷水池,音乐声在空中飘荡,水柱时高时低的喷涌着,原来是音乐喷泉啊,喷泉后一栋五层高的办公大楼,底层如同宾馆的大堂一般,地上墙壁铺满大理石,旋转楼梯盘旋往上,一只巨大的水晶灯像瀑布一样在顶端垂落下来。墨绿色的迎宾台后一位女孩笑容可掬的问丁杰来找哪位,“我是来找林董事长的”“哦,董事长已经在等您了,这边请。”顺着女孩指的方向,居然是一座观光电梯。

女孩将丁杰带到三楼,敲了敲一面红木双开大门,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请进!”女孩推开大门,示意丁杰进去,自己则翩然离开。

办公室出奇的大,一圈红木沙发,雕刻精美,茶几上立着一只鎏金的花瓶,看上去价值不菲,从沙发到一只硕大的办公桌有十几步那么远,林老板坐在桌后面遥遥的打招呼,丁杰踩着铮亮的木地板往前走,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顷刻,一个年轻女子端着一杯茶放到丁杰面前,茶杯是青花瓷的,盖一开,香气袅袅的升腾出来。

林老板年纪不大,三十多岁的样子,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眼神很犀利,员工估计见了都害怕的。“丁会计师,听开发区的朋友说起你,江城最年轻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幸会,幸会。”林老板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丁杰,林正国,董事长、总经理、高级经济师、政协委员、MBA,头衔真不少,丁杰也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林总,您是年轻有为啊,开这么大公司,让人不得不佩服。”

“我出道比较早,高中毕业就开始做生意,十几年了,公司总算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林老板白手起家,风风雨雨经历不少,此刻说得云淡风轻,“我们在航空材料行业内是中国排名第一,世界前三,目前正准备筹划上市,要是成功了,将来能够发展成世界第一。”林老板的眼睛有一丝亮光。

“公司业务增长快速,形势一片大好,按理说上市的把握是很大的,可惜在管理方面,特别是财务有些跟不上,券商和会计师都来过了,认为公司在财务上一定要规范起来,不然业绩就是再好也通不过证监会审核的,我们之前招了一个财务总监,是从一家国有企业跳槽过来的,谁知这个人只能指挥别人,自己没有动手能力,像我们民营企业的会计本来是不大专业的,财务总监光会讲大道理,会计也就不知道怎么做了,大半年了没什么改观,所以我们想换个能力强的财务总监。你的情况我多方面打听过了,都对你评价很高,所以想请你来我们公司,一起把企业做上市。”林老板是精明人,早已把丁杰的底细摸清楚了。

运作上市,这可以说是每一个注册会计师梦寐以求的机会,行业内常常传说某某事务所的人到企业当财务总监,上市成功,拿到了多少原始股,一下成了千万富翁。现在这样的机会摆在丁杰面前,当然要抓住了。

“林总,不瞒您说,我确实有离开会计事务所的想法,做审计、评估钱是能挣到一点,但没什么成就感,我觉得人不能只安心过小日子,应该去干点事业,要是能加入你们公司的话,就能够做更有价值的事了。”

双方惺惺相惜,接下来就是谈工资待遇的事了,林老板问丁杰事务所收入多少,丁杰回答净到手二十来万,林老板沉咛了一下:“公司现在处于发展阶段,管理层工资都不太高,财务总监的薪酬预算是税后十六万,再加上三十万股原始股的购买权,丁会计师能不能委屈一下,以后上市成功了,我不会亏待你的。”十六万加三十万股的股权激励,丁杰略作考虑“好”。

林老板有些兴奋:“丁杰,以后我们就要像小弟兄一样相处了,一起努力两年内把公司做上市,再过一年去把国外的竞争对手收购掉,到时我们就成世界第一了。”

事务所这边丁杰决定平稳过度,股份暂时不退,所长最近对一个合伙人的退股耿耿于怀,那几十万简直是割了他的一块肉,如果丁杰提出要钱,弄不好要起什么冲突,民营企业对这种事情是最忌讳的,林老板可不会乐意财务总监和老东家有纠纷。

丁杰找到所长,把自己要离开的情况告诉了他,所长有些诧异,这小子怎么突然要走啦,一点征兆都没有。既然要走就做得客气一点,丁杰说:“张所,业务上你放心,客户我都会和沟通好,转到所里其他人手上,他们后续有什么问题的,我随时可以提供支持的。”这话所长是要听的,事务所客户往往会因为会计师的离开跑到别的所去,丁杰手里的外资企业都是优质客户,其他人一下子不一定能接上手,需要丁杰的指导。

“哎呀,你可是我们审计的业务骨干,这一走对我们可是损失不小啊,不过去企业做上市这种机会太难得了,作为同事我很替你高兴,你以后需要事务所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们会做你的后盾。”所长摆出很诚恳的样子。

丁杰趁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没有企业的实际工作经验,不知道这次去行不行,所以想把股份先保留着,万一做不好,还是要回事务所的。”

所长也不想拿钱出来,他的算盘是丁杰上市要是搞成了,发了财,估计就不会在乎这些小钱了,于是顺水推舟:“行啊,你要是觉得有困难了,可以随时回来的,事务所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老婆陈丽丽对丁杰的决定又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去当一个大企业的财务总监,面子上挺光彩,不像在事务所里老是要去巴结客户,担忧的是在民营企业工作,一旦做不好,老板炒起鱿鱼来可是毫不眨眼的。丁杰安慰她:“我好歹是注册会计师、国际会计师,做个财务总监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次说不定时来运转呢。”

“也是啊,原始股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买得到的,真要是成功了,股票十几块,几十块,一下就能挣到几百万了。”陈丽丽的眉头舒展开来。

陈丽丽父母以前开了一个小工厂,她在里面帮忙,后来工厂经营不善关了门,她索性做起了全职太太。

入职那天丁杰起得很早,七点一过就从家出发了,民营企业不比国家单位,时间就是金钱,第一天上班可不能迟到了。开车经过横跨运河的大桥,整齐宽阔的开发区大道已经车水马龙,阳光透过晨雾抛洒在大地上,丁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既兴奋又忐忑。

到了董事长室门口,还关着呢,旁边的一间小办公室倒开着,门牌上写着“总经理助理”,丁杰走了进去,只见一个穿着职业装的中年女士正在整理文件,她一抬头看见丁杰,“您是丁总吧。”丁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习惯了别人叫丁会计师或丁主任,想不到现在自己也成“总”了,女士笑盈盈的,“老板说今天丁总要老报到,没想到您来这么早,公司上班时间是七点半,老板一般要八点半才到的呢,您现在我这边坐会吧。”

她自我介绍:“我姓夏,是老板的助理,以后我们要经常合作了。”夏助理剪着齐耳的短发,不算漂亮,但落落大方,丁杰寻思,大老板一般都会找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当助理,像她这样相貌普通的不多,估计是有些能力的吧。助理办公室还有一人,是上次倒茶的小姑娘,估计是助理的助理了。

小姑娘给丁杰倒上了茶,“这是小余,”夏助理说,“这个楼层除了老板外,就是我们两个人了,平时有客人来,小余就负责接待。小余朝丁杰笑笑:“丁总好!”

八点半,林老板到了,夏助理听到电梯声就已经站到办公室门外,帮老板开门,接过老板的皮包和风衣挂在架子上,小余则给老板的茶杯倒水,一切都做得很自然,真是一个很默契的团队。

林老板看到丁杰,“丁总,我们这里上班比较早,有些不习惯吧。”丁杰忙说:“不会,不会,我习惯早起的。”林老板看了夏助理一眼,“把齐总叫上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矮矮胖胖的男士来到了办公室,和丁杰一起坐在了林老板的办公桌前,林老板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有些威风凛凛,矮胖男大气不敢出,“齐总,这位是新来的丁总,以后就接替你财务总监的位置,你呢,这一阵子做得很辛苦,公司也不会亏待你的,让你做审计总监,你等会儿就和丁总办理下交接。”

“好的,我以后和丁总一定好好配合。”齐总连连点头。

“让财务部的人都到二楼会议室开会!”林老板手一挥。

二楼有一个能容纳三四十人开会的会议室,一张十几米长的椭圆形桌子,桌子的中央放着几盆花,周围一圈真皮椅子,椭圆桌的一头是主位,背后的墙上装饰着一个巨大的公司LOGO,,一只展翅欲飞的鹰。林老板坐上主位,财务部的人都已经到了,十来个人,分坐在桌子的两侧,每个人手上拿了一本记事簿。

丁杰观察了一下,两个男员工,其余都是女的,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老会计,其他都很年轻,在老板面前一个个都默不作声,有几个人好奇的朝丁杰看。

“我和财务部单独开会次数不多啊,今天是有一个重要决定要宣布,由于前期上市工作开展不顺利,财务总监的人选要进行调整,丁杰先生将担任公司的财务总监,丁总是江城天成事务所的合伙人,注册会计师,在财务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相信他能够带领大家提高公司的财务水平,大家欢迎!”林老板带头鼓起掌来。

所有的人一起鼓掌,齐总则看起来有些失落。林老板向丁杰点了下头,“丁总,你也说两句。”丁杰是个不太擅长当众讲话的人,事务所很少有这种机会,不过他早料到企业比较讲究这一套,预先已经有了准备,在家里练习了好几回。

“大家好,非常高兴和荣幸能够加入志城公司,我在事务所工作了几年,和各种各样的企业接触过,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希望能够在这里发挥出来,为公司的发展出一份力,志城公司在江城是名声在外的高科技企业,目前又启动了上市,能参与其中是每个财务人员都梦寐以求的,在座的财务人员大部分年纪很轻,有这样的机会是一种幸运,当然工作量有可能会多一些,但这绝对会成为你们职业生涯中重要经验,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指导和帮助大家,共同努力,为实现公司上市目标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在讲话过程中丁杰还加进了手势,自我感觉发挥的不错,大家热烈鼓掌,林老板也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财务部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是财务总监室,另一间是大办公室,所有的财务人员都在里面,管理起来比较方便。齐总和丁杰办理交接手续,办公室腾出来,齐总一边交接一边向丁杰叹苦经。

“丁总,你是不知道这里情况,难呐,你看财务部这些人,要么是从公司成立做到现在的乡下会计,要么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前几年的账做得一塌糊涂,会计事务所来审计,看都看不下去,要求把前两年的账重新做过,就靠这些会计怎么行啊,我是独木难支,弄不了了,现在要靠你了啊。”齐总摇头不止,他把原来的一些财务资料、合同协议什么的一样样整理出来,交给了丁杰。

“我以前是国有企业的财务总监,到这里来的时候是踌躇满志,想不到情况会这么糟糕,理账理了几个月,还请了苏州一家事务所的人作外援,还是搞不清楚,真是我职业生涯的滑铁卢啊。”

“什么、你们已经请过事务所的人了。”丁杰有些意外。

“是啊,是苏州挺有名气的一个注册会计师,在什么学校还当兼职老师的,一开始胸脯拍得梆梆响,到后来还是搞不定。”齐总这话好似故意说给丁杰听的。

丁杰知道事务所帮企业理账是怎么回事的,一般来说注册会计师一天收费至少四五千,理账则是长久的事,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耗下去都有可能,企业又不会出很多钱,所以注册会计师考虑到性价比不会出多大力的,所以理账这种事往往不了了之,行业外的人觉得注册会计水平不够,其实是不愿意做罢了。在企业里工作就不一样了,有的是时间,倒能够把账理出来,所以丁杰还不至于被齐总吓倒。

一个财务总监被公司不认可确实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丁杰不禁有些同情这位前任,想到他对公司的情况比较熟悉,以后要通过他了解一些事情,客气道:“齐总,你不用太灰心,财务上事本来就比较复杂,不像搞科研,一是一二是二,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你还是公司高层,以后咱们就努力合作,林总应该不会亏待你的。”

“是的,咱们是同行,沟通起来比较方便,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我好了。”齐总胖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交接的东西不太多,纸质档案二十来本,打印了一份清单,双方清点无误后都在清单上签了字,齐总把电子档汇电脑在一个文件夹也交给了丁杰,分门别类弄的挺仔细的,看来不是一点水平也没有,可能适应不了民营企业的节奏。齐总自知在公司没什么前景了,离职是早晚的事。

财务总监室不大,一套办公桌椅,一座文件橱,旁边还有一圈沙发,茶几,简单的很。齐总离开后,丁杰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后,脑子开始转动起来,怎么样开展工作呢。公司上上下下应该都知道来了一位新的财务总监,肩负重任,自己的一举一动可都在他们眼里呢。还是从自己老本行的一套开始做起吧,询问、观察、查阅,询问是向公司的人员问问题,观察是到现场去参观,查阅就是检查所有可以收集到的文件资料,在事务所时每到一个新企业就干这些。了解公司的情况后再对症下药规范公司的核算,想到这心里顿时有了底。

公司和事务所的情况有所不同,在事务所里项目负责人好比老师傅,手底下人的是教出来徒弟,哪个人掉链子,负责人完全可以自己顶上。在公司里财务总监可不见的会干所有的工作,得靠手下人完成,就像出纳的事只能出纳来做,记账就要由会计来做,交税要让报税员去干,丁杰深知这一点,要把整个团队调动起来,单枪匹马是干不成事的。

总共十个人,主办会计一个,出纳两个,成本会计一个,记账员三个,开票员两个,报税员一个,第一次开会的时候都见过了。为了加深印象,丁杰决定一个一个找过来谈话,以聊天为主,东扯扯西扯扯,让他们觉得这个财务总监不是高高在上的,比较有亲切感。在审计行业和太多的会计打过交道了,以前那都是衣食父母啊,一直要揣摸他们的想法,现在派上用场了。

主办会计最重要,先请过来聊,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会计,头发有一些花白,清瘦,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一开始有些拘谨,不知道这位新来的财务总监是什么意思,丁杰笑了笑,让气氛轻松些:“张会计,找你来是随便聊聊的,我一直在会计事务所工作,天天和会计打交道,很多都是朋友了,以前经过你们公司,常常想,这么大已经企业,里面的会计一定不简单,要是有机会认识就好了。”张会计看丁杰没什么架子,就不客套了,“丁总,我在公司十几年了,从老板刚开始办小厂的时候就跟着他,一直做到现在,我没什么学历,也考不上会计师,是老板人好,把做账的事放心交给我做,要是在其他企业,估计早就被淘汰了。”

原来是公司的老人,这样的会计往往是老板比较信任的,别看职位不高,份量是有的,丁杰客气道:“咱们做财务的,不一定是会计师水平就高,经验最重要,张会计在公司这么多年,真不容易啊,很多地方我要请教你呢,我跟你是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看账我看得多,做账没做过,好比做教练的,下场比赛不一定比得上运动员。”

“丁总您客气了,注册会计师哪用得着做账呢,那是大材小用了,像我们一般的账做做还行,公司要上市了,就跟不上了。”张会计好像憋着有一肚子的话没处说,在丁杰面前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做上市审计的人要求太高了,说我们以前的账一塌糊涂,成本核算不准,仓库和账对不上,让我们重新理出来,这几个月财务部的人加班加点,折腾来,折腾去就是弄不好,老板动不动发火,我做了一辈子会计,这回真不会做了,唉。”

“来审计的会计事务所不教你们怎么做吗?”

“他们从南京来的,是一个很大的事务所,正荣会计师事务所,说是非常忙,来几天放下一大堆要求,然后就走了,后来又来了一次,看没什么进展,就又走掉了,齐总请了苏州事务所的人来理账,来了去、去了来,没整出什么结果,老板着急了,才要把齐总换掉。”

“账真的有那么难理吗。”丁杰试探。

“您应该知道我们江城这边的企业做账就是为了应付税务局,成本做高一点,税就少交一点,大家对成本核算都是马马虎虎的,做的越是清楚,税务局查起来越容易,索性糊里糊涂,我们公司产品多,销量大,已经弄混掉了,就再也整不清楚了。”

企业要把账做准,首先要把仓库账做好,原材料、产成品进出要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要和财务账对得上,有些企业仓库账是清楚的,但财务账和仓库脱节,造成财务报表上的数据和仓库完全对不上,如果是这个问题,还有的救。

“仓库账是完整的吧,把仓库账想办法和财务账连接起来,不就能理出来了么。”

“仓库账也不准啊,这几年仓库老是换人,他们只听销售的,我们财务跟他们要数据,经常要不到的,每年也就是年中或年末盘点一下,我们才知道仓库里还有多少库存。”张会计叹道。

在民营制造企业,财务的地位比销售、生产低得多,往往认为财务做个账就行了,生产数据、仓储数据财务想插手很难。问题比想象的大,丁杰暗暗寻思。

对齐总张会计颇有微词,只知道指挥,自己不动手让大伙疲于奔命,全做了无用功。

“张会计,你把原来理的资料都发给我,我来研究研究。”

“好,我把资料打个包,做成压缩文件在内网上发给你,几百个表格,我一看到就犯晕。”张会计正了正金丝边眼镜,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可以的肯定是“几百个表格”就像烫手的山芋,这回轮到丁杰来接了。

其他的会计都很年轻,毕业三年的就算时间长的,好几个才刚来几个月,在财务总监面前都像学生一样,好奇又不安,丁杰和颜悦色的一个一个问他们哪个学校毕业的,哪里人,工作几年了,对自己的工作有什么想法。成本会计是个外地来的小伙子,闷头闷脑的,挺憨厚,其他的都是小姑娘,有几个很活泼,他们不约而同提到记账、算成本什么的都是张会计教的,看来这里整一个师傅带徒弟,没有请过外面的熟练工,所以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要对都对,要错都错。

好几个人毕业的学校不错,有苏大的、南财的,好好调教应该能成为骨干,丁杰暗暗给他们定了下位,出纳当中那位苏大毕业的要尽快调出来,可以去做总账,开票中一个南财的调到记账岗位上去,有个工作三年的小姑娘要让她去学学税务,学历好的人相对接受能力强一些,能在将来派上大用场,老放在不重要的岗位上,很容易就跑掉了。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远大钱程》微信云阅精选书号:77051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