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雪,你要答应爸,必须要嫁给他。爸看人不会有错,金麟以后绝非池中物!你答应爸这个要求,我死也就瞑目了......”

“爸!爸!我答应您!您睁开眼睛啊!我答应您,我会嫁给他的,您醒醒啊!爸......”

.........

“唐沐雪!老娘跟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长夏市郊区花园别墅小区内的一栋别墅中,一位丰韵的半老徐娘正插着腰瞪着眼对坐在沙发上的一位长发披肩,面容秀丽的年轻美人儿嚷嚷。

“妈,我听着呢。只是我想起了我爸......”

唐沐雪低着头,神情恍惚中带着疲惫。

“你想他干什么!要不是因为你那死鬼老爸,死前非要你和那废物金麟结婚,我们一家现在在家族里会是这种不受人待见的地位?”

唐沐雪的生母张丽火气更盛,似要吃人一般。

“可是......我爸差点死在歹徒手里,是他救的我爸......”

唐沐雪眼皮耷拉着,不敢看张丽。

“救?姐,你可长点心吧!老爸当时已经被捅了!那傻比只是路过,顺口喊了几声再报了个警而已!这就娶到你这个长夏市的女神了?他配吗!?再说了!老爸不还是死了。”

未等张丽开口,坐在唐沐雪身边的妹妹唐雨萱抢先添了一把材。

“当年长夏市那么多富二代追你,你哪怕随便选一个,咱家现在都不会这样!你倒好!非要听你那死鬼老爸的!给我招了个整天吃白饭的废物女婿!”

“妈,他也不算吃白饭......家里的大小家务都是他一个人做......”

未等唐沐雪说完,张丽厉声打断道:

“你快别说了!一个大男人!一分钱不会赚,只知道做饭洗衣拖地,能有什么出息!他原本就只是你爸公司的一个保安,说的不好听一点,他原来只是我们家的一条狗!

一个孤儿!和你结婚不但连一分钱彩礼都没给我!还让你养了三年!他以为他是小白脸吗!

唐沐雪,我可警告你!你爸把他辛苦创建的广夏集团交给你,现在公司资金不足,运转困难,你要怎么办?靠那废物金麟行吗?”

“我......”

唐沐雪被张丽说到了痛处,脸涨的通红。

自从她爸死后,就把公司交给了她。她接手至今三年,大事小情全都由她一人担着,早已精疲力尽。可回到家,却连一个能倾诉的对象都没有。

她爸当初信誓旦旦说的那个绝非池中物的老公金麟,三年来,洗衣做饭是把好手,可工作上的事情,却帮不上一点她的忙。

现如今自己的公司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如不能在短期内解决资金的压力,公司只能宣告破产。

张丽见唐沐雪不说话,语气稍微缓和道:

“现在,能帮你的只有李永波,以他爸在长夏的地位,要帮你解决公司问题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

况且李永波又喜欢你这么久,你干脆趁早和那废物离婚,嫁给李永波得了!”

唐雨萱也帮腔道:

“就是!姐!反正你和那废物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和他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相信李哥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娶你的!他前几天还和我说过这个事呢!”

“妈......我......不离婚......”

唐沐雪低着头,声音很轻,轻到她自己都听不到。但张丽却早知道她的心思,一拍茶几大叫道:

“什么!?你说你不离婚?你不离婚公司怎么办!公司破产了我们吃什么!你外公舅舅他们哪个不是在看我们的笑话?”

“妈,只要咱们公司能和天恩集团合作,就能解决危机......”

唐沐雪若有似无的说了这么一句,底气低得连她自己都不信。

张丽和唐雨萱听到天恩集团四个字,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长夏市乃至整个南湖省有谁不知道这天恩集团。这可是南湖省的龙头企业,抛长夏市排名第二的天宇集团不知几个档次。

据说天恩集团实际是由上京四大家族之首的金家操控!那可是在整个华帝国手眼通天的大家族啊!

唐沐雪的这个广夏集团,在长夏市最多算个三流公司,想要和天恩集团合作,谈何容易。

“做梦!”

张丽和唐雨萱不约而同的否定,她们都认为这唐沐雪是脑子坏掉了在痴人说梦。

“唐沐雪,算老娘我求你!你有在这做梦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你打算在哪和李永波举办婚礼!”

“妈!我都说了我不离婚......”

“你不离婚你......”

“老婆,二楼的地我全部都拖完了。”

金麟从楼梯上走下来,打断了张丽的寒声冷语。

他已在二楼的楼梯口站了多时,把三女的对话听了个透,心中五味杂陈,又苦又甜。

苦的是他的岳母娘到现在棒打鸳鸯的心都不死,可他却无能为力。

甜的是,这是他结婚三年来第一次从他老婆唐沐雪口中听到她的心意。

虽然这三年他们一直保持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唐沐雪平时对他也是冷面朝天。他也一直抱着唐沐雪随时提出离婚的话,并且毫无怨言。

但,现在,金麟的心热乎乎的。虽然唐沐雪对张丽说不离婚的底气很弱,但对他金麟来说,已是足够。

他现在能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下去帮唐沐雪挡子弹,挡下张丽和唐雨萱的所有炮火。

“废物!只知道拖拖拖!老娘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个废物上门女婿!”

果然,金麟一出现,张丽立马就把炮口对准了他。

“我以后的老公要是像你这样,那我还不如去死!”

唐雨萱也调转了炮口,对准了金麟。

“老婆,衣服我也全部都洗完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我来做?”

金麟平时被张家人嘲讽惯了,早已练就了闭耳功,对张丽和唐雨萱的讽刺丝毫不为所动,眼里只有唐沐雪。

“还有什么是你能做的?真是好笑!你这废物除了洗衣拖地做饭还有什么能做的?”

张丽对金麟嗤之以鼻,连他呼吸空气都觉得是浪费。

“沐雪的公司现在困难,要么现在能有几百万资金,要么能和天恩集团合作。你倒是说说,这两样,你哪样能帮她?”

“我......”

金麟低下了头,脸涨的通红。

刚才在楼上,他也听到了唐沐雪说的。但对于这两点,他虽然有心,但确实无能为力。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吧?废物就是废物!还是麻溜的和沐雪离婚吧!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张丽已经铁了心,张口闭口离不开离婚二字。

“妈,您就别说了......金麟,家里没菜了,你出去买点菜,回来做中饭。”

唐沐雪不想金麟在这更加惹得张丽生气,想赶快打发他走。

“好的,老婆。那个......能不能给我点买菜钱......”

金麟老脸有些红,虽然在张丽她们面前管唐沐雪要钱很不男人,但他实在是口袋空空,没有办法。

“呵呵!真有出息!一个男人身上连买菜的钱都没有!换成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唐雨萱看着金麟,满脸的鄙夷嫌弃。

唐沐雪看着金麟,也是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手伸向身旁的香奈儿小包,给金麟掏钱。

“拿着钱快点给老娘滚!老娘多看你一眼都折寿!”

还没等唐沐雪从包里拿出钱,张丽已经把三百红票甩到了金麟身前的地上,看着金麟一脸的恶心反胃。

“这......哎......”

金麟看了眼张丽,又看了眼地上的钱,一脸尴尬,情绪复杂。

他踌躇良久,心中虽极为不愿,但还是弯腰把钱捡了起来。

并不是他没有骨气,而是他想到唐沐雪的公司现在有困难,能帮她省一点就是一点。

“谢谢妈,那我出门了......另外,妈。您也别老是攒道沐雪要她和我离婚了,问题不是在她这。只要我不同意,这婚离不了,条件不够,起诉都没用。”

金麟为了帮唐沐雪解围,鼓足了勇气把这句话说完便逃也死似得跑出了门,耳后果不其然传来了张丽的大骂。

“唐沐雪!你看看这废物狗东西!真是气死老娘了!我不管!你必须马上和他离婚!你要是不离婚我就......”

咚咚咚......

“这废物!又回来干什么!看老娘不骂死你!”

张丽料定是金麟忘了拿什么东西又回来了,搂起袖子从厨房抄起扫把,气冲冲的开了门。

“是伯母啊,您好,请问沐雪在家吗?”

站在门外的不是去而又反的金麟,而是身穿一身名牌休闲西服,梳着光亮背头,手捧着一大束蓝色妖姬的李永波。

.........

去往菜市场的路上,金麟神情沮丧。他人并不蠢,也想做出点事情出来让唐沐雪和她的家人刮目相看。

但现实是残酷的,像他这种即没背景又没钱的孤儿,能做什么?

这时一辆黑色哑光迈巴赫停到了金麟前面,吸引了金麟的注意。

车刚停稳,便从车上闪身下来几位身穿黑西装戴墨镜的大汉,快速的将金麟围住。

“你们......你们想要干嘛......”

金麟看着这阵势,心头猛跳,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而此时从车的右后门又下来了一位戴着金丝眼镜,身着名贵西装的中年人。

只见这位颇具书卷气的中年人面带微笑,踱步到金麟面前,对着金麟恭敬道:

“少爷。”

不等金麟反应,那中年人身后的几位黑西装也整齐划一的对着金麟深鞠躬,声音震天。

“少爷!!”

.........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上门虎婿》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178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