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中年人走到金麟面前,神态备显恭敬。

金麟指着自己,莫名奇妙道:

“啥?你认错人了吧?”

“少爷,我没叫错人。您是金麟么?”

那中年人依旧恭敬,鞠躬不起。

“我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金麟看着眼前这谦恭的男人,满腹疑惑。

“少爷,我是上京金家的管家金岳群。其中缘由还请少爷上车,容我细说。”

金岳群拉开了车门,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举止虽依旧恭敬,但自有一股不容金麟抗拒的气势。

金麟看着这个叫金岳群的人,鬼使神差的坐到了迈巴赫的后座。

金岳群待金麟上车,也坐到了车后座,并拨通了副驾驶椅背后的视频电话。

不一会,一个满头华发但精神焕发穿着唐装的老年人出现在了画面中。

“孙儿!总算让爷爷找到你啦!”

画面中的老人激动的望着金麟,语气颤抖。

“老人家,您先别激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怎么成了您的孙子了?”

金麟看着视频中激动的老人,一头的问号。

“我的好孙儿,你听爷爷跟你说......”

随着画面中的老人眼含热泪的娓娓道来,金麟总算知道了这其中原委。

原来在二十一年前,正是上京的四大家族,金、李、慕容、诸葛权斗最凶的时候,其中任何一个家族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金泽天怕刚出生的金麟卷入家族之间的争斗身陷险境,不得已才让金麟的生父母把他送到长夏市的孤儿院,待事件平息后再接回金麟。

可华帝国最顶级家族之间的斗争哪是这么容易平息的,就连金麟的生父母也在这场权斗中去世了。

待几年后,事情总算告一段落,金家也一跃成为四大家族之首。

金泽天想要接回金麟,才发现孤儿院已经毁于一场火灾,而金麟也不知死活。

他并不知道,金麟是火灾中唯一的幸存者,并被一名游历的道人收留去了深山道观,直到几年前才回到长夏。

好在金泽天在整个南湖省都下发了悬赏令,直到几天前金麟在街上不小心踩到了长夏市势力的霸主孙兴豪‘豪猪’的脚,被豪猪发现金麟脖子上所佩戴的金家祖传配饰,这才总算找到了金麟......

金麟闻言摸出了自小就戴在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放在手上抚摸。

吊坠一面光板,另一面篆书金麟二字,通体褐色,似玉非玉,似珀非珀。入手温润油滑,造型古朴,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的。

“孙儿......这么些年,苦了你啦!”

视频中的金泽天眼中带泪,嘴角微颤。

“爷爷……”

金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世上还有亲人,也是激动万分,声音哽咽。

“孙儿,既然爷爷现在已经找到你了,本应立刻让你回来团聚。

但也是因为找到你了,爷爷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以便你将来回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你还需要留在长夏再呆上一段日子,岳群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待金泽天说完,金岳群连忙拿出了一个手机操作了一会,交到了金麟手上。

“少爷,这个手机您拿着。这里面我已经把长夏市重要的几个人物的电话号码输入进去了,包括那个豪猪的。

回头我会立刻告诉他们你的这个号码,只要你有事,打他们的电话,莫敢不从。”

金岳群顿了顿,又说道:

“少爷,天恩集团就是我们金家把持的。我一会就给天恩集团董事长胡国明打电话,让您接替他的职位,他给你做助理。”

“行,那我一会就去天恩集团任职。”

一切安排妥当,爷孙俩又聊了好一阵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少爷,如您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就先回上京了,您有事打电话里的号码就行。”

金麟点了点头,看着汽车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潮澎湃。

刚才过去的那一个小时里,不但让他从一个孤儿到拥有了亲人。更让他从一个生无分文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变成了整个华帝国最牛掰的家族的继承人。

金麟看着手机中到账三千万元的短信,眼眸深邃。

从此刻起,他终于有能力去做他想做的事,保护他需要保护的人......

而现在,他首先要去帮唐沐雪解决公司的危机。

.........

天恩集团大厦的68层顶层,诺大的董事长办公室内,一个穿着体面的中年人正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此人正是天恩集团现任董事长胡国明。

他刚接金家管家金岳群的指示,一会金家的继承人会来和他办理交接手续。

胡国明心里清楚,自己虽然表面上是长夏市龙头企业天恩集团的董事长,受万人瞩目。但在金家,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办事员而已。

没想到这次金家的继承人竟然要来亲自管理天恩集团,那可是往他胡国明脸上贴了厚金了,如果弄好了,他以后的前途可真是不可限量。

他不敢怠慢,立刻给前台人员交代好,有金姓男子来找他,就带他直接上来。

可他何曾能想到,金麟此刻已经到了天恩集团的一楼大堂,正悠闲的欣赏着大堂内的壁画……

在金麟面前的是一幅大型的彩玉浮雕壁画,这幅画甚至还被列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的最大玉石壁画。

它以长夏市的八大特色景区为创作题材,运用岫玉、和田玉、翡翠、玛瑙、大理石玉等玉石材料,结合纯手工黄金包裹镶嵌及混合剪切榫卯工艺手工雕琢而成。

作品高10米、长56米、总面积达600平米,玉石用料两百余吨,耗时三年才完成。

“南湖胜景图……真是气势非凡……天恩集团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金麟看着壁画前的介绍牌喃喃自语。

“哟!这不是金麟嘛!你小子怎么跑到这来了?”

金麟回头,正看到一个保安朝自己走来。

李华?他怎么来天恩集团当保安了?

三年前,金麟在广厦集团当保安的时候,这李华是保安队长。

他看金麟无依无靠,没少欺负和占金麟的便宜。

后来金麟实在忍无可忍,告到了董事长也就是他未来的老丈人唐云汉那里,查出了他还利用职务之便索拿卡要,被立刻撤职。

因为这,丢了工作的他记恨金麟,还找人打了金麟一顿,结果却被金麟反打。

“你小子来这干什么?天恩集团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李华看着穿着一身地摊货的金麟,满眼讥讽。

“我是来上班的。”

金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语气平淡。

“上班?哈哈……笑死人!你知道这是天恩集团吗?我看你这一身便宜货,你不会是想来这偷东西吧?”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不懂,我不怪你。”

金麟不想再和李华多做废话,径直往前台走去。

“你他妈往哪走?赶快给老子滚出去!”

李华见金麟这一副欠打的样子就来气,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上前用力的一把拽住金麟的手臂。

金麟站定,头也不回,冷冷道:

“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这上班,就马上给我放手!”

“哟!口气不小!难道你这傻比还能把我开除不成?笑话!赶快给我滚!”

“呵呵,看来你真是要跟我杠上了啊。”

“是!你他妈再不滚,老子叫人把你打出去!”

“哦?就凭你?”

金麟回头,眼神阴冷。

李华见识过金麟的身手,看到金麟寒气逼人的目光,抓着金麟的手下意识的缩了回来。

“你小子别嚣张!老子现在就叫人!

喂喂!哥几个快来大堂!抓到个小偷!”

李华恶狠狠的用手指点了点金麟,用对讲机招呼其他的保安过来。

经他这么一闹,周围站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兄弟们!这小子想抠壁画上的玉石!被我抓了现行!赶快把他抓起来送到派出所去!”

李华看着身边聚拢来的四五个保安,眼神得意,底气十足。

“哎......”

金麟看着李华,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转了转脖子,准备自卫。

“你们都围在这干嘛呢!不用上班的吗!”

一声厉喝,一位穿着修身职业套裙,身材颇好的俏佳人排开人群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天恩集团的董事长秘书,许晴。

胡国明看金麟这么久还没到,特地交代许晴下来看看。没想到许晴刚一出电梯就看到大堂这围着的一群人,赶紧走过来看看怎么了。

“许秘!这小子刚才在壁画前鬼鬼祟祟的想抠上面的玉石,被我给抓了现行!您看怎么处理?”

未等金麟开口,李华首先一副谄媚嘴脸走到许晴身前,向她邀功。

“哦?”

许晴满含疑问的看向李华所指的小偷,虽然一身廉价服饰,但容貌风度却颇为大气,怎么看也不像小偷小摸。

难道他就是胡董所说的金家的人?

“您是......金先生?”

许晴看着金麟,语气谨慎。

“我姓金。”

金麟望着眼前这姿色不凡的女人,语气平淡。

“啊......手下人让您见笑了,实在对不起!请您跟我来。”

许晴倒吸一口凉气,赶忙几位恭敬的手一下摆,给金麟引路。

“许......许秘,这啥意思啊?他不是小偷吗?”

李华看着许晴对金麟的态度,满脸疑问。

“滚!”

许晴恶狠狠的给了李华一个眼神,便不再理他,引着金麟上了电梯。

68层,胡国明早已站在董事长办公室外等候着金麟。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便立马迎了上去。

“金少!您辛苦了,请跟我来。”

胡国明像接驾一样,把金麟引进了办公室,请他坐在了老板椅上。

“这是集团的转让协议,请金少签字。”

胡国明躬身站在金麟旁,小心翼翼的把协议放在了办公桌上,并双手给金麟递上了一支笔。

“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又不是皇帝,不存在伴君如伴虎。你比我年长,以后我就叫你老胡吧。”

金麟笑着看了看协议内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的,好的。金少您怎么叫着舒服便怎么叫。”

胡国明小心的陪着笑。他可不敢说什么年长不年长的,毕竟坐在这的,是可以一句话便决定他生死的人。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回家了,我还得给老婆做晚饭呢。明天开始,我正常上下班。”

金麟站起了身,准备回家。

“好的,好的,金少您慢走。”

胡国明跟在金麟身后,紧张的恍恍惚惚。

“对了,老胡。你交代下去,看看有什么项目是我们公司可以和广夏集团合作的。”

“好的,好的。我这就交代下去,一定让金少满意!”

“行了,老胡。你留步吧,不用送我了,再送我几步我怕你得心脏病。”

金麟回身看着一脸虚汗胡国明,心中有些好笑。

“是,是,金少慢走,金少再见......”

胡国明紧张到不能自然微笑,嘴角抽动的看着电梯门关闭,心中才如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金麟提着装着转让协议的文件袋下到一楼,心情愉悦。他现在急切的想要飞回家,告诉唐沐雪这个好消息。

“金麟!瞧你这傻比高兴劲!你是不是上去偷了我们公司什么重要资料!”

还没走几步,金麟便被李华狠狠的抓住了脖领。

原来这李华还不死心,心中认定金麟肯定是和许晴谋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不然许晴这个堂堂的天恩集团董事长秘书怎么会对这一无是处的金麟态度和善。

“李华,我最后给你个机会,松手。”

金麟冷眼看着李华,眼神中透着些许对他的可怜。

“我松你妈!你手上拿的肯定是我们公司的秘密文件!看我不把你......”

李华狠话说了半截,便被一股大力给拽到了一边。

“草!谁他妈拽我......董......董事长!?”

李华正要向拽他的人发威,没想到一转头正对着胡国明恶狠狠的脸。

“董事长您来得正好!这傻比肯定是和许晴勾结,从咱们公司窃取了什么重要的文件!快抓住他!”

“啪!”

胡国明狠狠给了李华一个嘴巴子。

“偷你妈比!你个狗东西眼瞎了?这是我们集团新任的董事长!”

他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金少偷东西?这整个集团都是他的,还用偷?

“啥?新……董事长?怎么可能......”

李华捂着被打肿的半边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金麟,好像听到了天方奇谈。

“你个狗眼看人低的玩意!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立刻撤职!”

胡国明不耐烦的招呼其他保安把还处在震惊中的李华拖走,赶忙走到金麟身边低声恭敬道:

“金少,让您看笑话了。”

.........

金麟百年一次的打了个的到了家,兴匆匆的打开了家门,正想告诉唐沐雪她的公司危机解除了。

可当他刚一打开家门,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愣住了。

只见坐在沙发上的唐沐雪身边还紧挨着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正紧握着唐沐雪的手,还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着她。

“李永波!你竟敢非礼我老婆!你找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上门虎婿》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17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