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学院 第十八章节:(第18章)错误的推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是的!如果按照魔鬼发布的任务来看,加上二楼与四楼之间,安全区和死路的并存条件,那么三楼到底是什么呢?另外仅仅三楼才有的金刚狼玩偶,究竟暗示着什么?加上女鬼李敏在昨夜抱起金刚狼玩偶,所以我大胆的假设金刚狼玩偶就是生路,根据魔鬼任务发布的规则来看,找到生路可以直接离开酒店,那么我们带着金刚狼玩偶,先去一楼大厅,之前酒店大门不是关闭了么?到时候说不定大门就会打开,然后我们便可以直接离开这里了。”

“对啊!听你这么一分析还真是,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莹莹姐,你太厉害啦!”孙琳玲听明白了之后,发现自己和那些厉害的学员真的差太多了。暗自下定决心,这次再回到凌晨学院的话,一定要好好努力,提高自己的观察和分析能力。

“原来如此,这个魔鬼任务看来还真是暗藏玄机,生路竟然在第一天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蒋婉君是第一次参加任务,所以对生路还比较迷茫,摸不清任务中的门道。现在回过神来,发现寻找生路倒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却又没有那么容易。

吴祁也很高兴,按照周莹莹的推测,要真是生路的话,那么这次任务虽然董浩死了,令人有点惋惜,但是总算没有死太多人。便说道:“那么我们就出发吧,先去三楼拿走金刚狼玩偶,然后我们再去一楼大厅,从酒店门口一起离开这里。”

..... .....

走廊里,蒋婉君见抱着泰迪熊的胡泽阳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感觉他看上去显得有点憨,就好像是一个中年大叔,抱着一个小萝莉似的,或者说一个中年大叔变成了一个萌妹子?反正就是很怪异了。于是,眼神有些古怪的打量着胡泽阳,问到:“你带着这个干吗?我们不是去拿金刚狼吗?难道你还喜欢泰迪熊?”

“嘿嘿,小丫头片子,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是任务中经常要注意的细节,如果到时候金刚狼不是生路的话,那泰迪熊是干嘛的呢?所以我都带上以防万一。如果到时候,金刚狼不是生路,那么就可能是这个泰迪熊了。”

“没想到你这个傻大个也能有这心思。”蒋婉君算是明白了,活过任务的人,多少都已经有点适应了这种生存环境,所以很多时候他们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更加谨慎,从而养成了一种习惯。

走在前面的吴祁自然是听到了身后二人的对话,对于胡泽阳带着泰迪熊的做法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确实是没错的。如果金刚狼是生路最好,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多带一个泰迪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何况218房间的泰迪熊并没有攻击过李敏,算不上死路。

一行人轻手轻脚地来到了318房间门口,虽然现在那两个女鬼没有再出现过,但是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冷不丁的冒出来,所以一路上说话声都很小,打算到了318房间拿走玩偶直接离开。

吴祁谨慎地打开了房间门,还好,房间里并没有出现平时小说或者电影里面的狗血镜头,自己一打开门就来一个女鬼倒立,或者女鬼踢踏舞。此时318房间依然是众人上午离开时的样子,两个金刚狼之前被蒋婉君和周莹莹丢弃在了床上。吴祁见到房间并没有异样,迅速上前拿走两只金刚狼后,再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这时,孙琳玲看到吴祁拿着两只金刚狼,才发现一个问题,问到:“318房间只有两只金刚狼玩偶,可是我们现在一共有五个人,如果任务需要一人一个怎么办?”

“其他房间还有!我再去拿!”

吴祁这才恍然大悟,把手上的两只金刚狼玩偶分别给了孙琳玲和蒋婉君,随后赶紧又去其他房间拿了几只金刚狼玩偶,等到每人手上都有一只玩偶后,才带着大家又往一楼走去。

只是这时候,众人刚走到三楼的楼梯口准备下楼去往酒店大门口,一阵不知道哪里刮来的风,吹到了众人的脸上。

胡泽阳嗅了嗅鼻子,脸色迷醉的说:“好香啊,你们闻到了吗?我说的没错吧,我没有骗你们,这阵风有一股香味。”

吴祁也嗅了下鼻子,发现这阵风还真有一丝淡淡的香味,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嗯,这阵风怎么来莫名其妙,为什么会忽然吹来了呢?”蒋婉君尝试着让自己适应这种环境,如果这次能生存下去,自己以后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类似任务,所以要提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周莹莹警惕地说到:“我也不清楚,不过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我担心迟则生变,这阵风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嗯,我也有种强烈地不安,这股风来得太过诡异了,我们赶紧走。”吴祁对这阵风感到一丝敬畏,未知,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于是他带着大家急急忙忙的赶去一楼,因为吹过一阵风的缘故,大家的速度比之前快上了不少。也有可能是因为马上就能离开这里,所以都不再太过担心那两只女鬼了,众人的脚步声明显比之前要来得更匆忙。

到了一楼大厅后,吴祁便朝着四周张望,似乎仍然是原来的样子,不过心里那种不安的恐慌开始蔓延,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但是酒店大门就在出了大厅不远处,所以并没有细想。由于这里没有女鬼的踪迹,所以带着大家依旧往酒店大门口走去,只是从大厅走往酒店大门口的这一点路,吴祁感到内心的不安和恐慌已经遍布全身,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惧怕什么。

难道是金刚狼玩偶不是生路吗?可就算金刚狼玩偶不是生路的话,自己等人也还有任务期限的最后一天时间,可以去重新寻找生路,为什么自己就这么不安呢?

难道是刚才的那阵风?可是那阵风只是带了点淡淡的香味,整栋酒店每个房间都有除臭剂,有一些香味不也是理所应当吗?到底忽略了什么呢?

只是眼看就要走出酒店大厅了,马上可以到达酒店门口,然后通过金刚狼玩偶离开这里,吴祁便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安,感到整个人好受了点后继续往前走。

通过大厅,一行人来到了酒店大门口。

不过令人绝望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大家都想着带着金刚狼玩偶过来,酒店大门就会打开,然后自己等人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这里。只是众人到了酒店大门口后,刻印着龙纹的铜门依旧没有打开,仍然紧紧的闭着,就像一头沉睡的雄狮,让人不敢靠近。

孙琳玲有些不解地说到:“这个大门怎么没有打开?”

“不清楚,奇怪了,难道我们的推测错了吗?”此时,吴祁开始怀疑是不是周莹莹推测的生路是错误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蒋婉君发现生路可能是错误的,瞬间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难道我的推测错了吗?如果金刚狼不是生路的话,那么生路到底是什么呢?女鬼李敏又为什么要抱起金刚狼呢?”就连平时放荡不羁的周莹莹,此时也开始有些不安了。

吴祁看着不安的周莹莹,发现整个团队在没有舍长或者非常厉害的老学员镇场时,恐惧便开始蔓延,似乎每个人此时都意识到自己可能活不过这次任务了。

他强行让自己再次镇定下来,说:“有可能这次的推测出现了差池,那么我们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再去思考生路了。”

“难道生路是这个泰迪熊?不过我也带来了啊,怎么大门依旧没有打开?”胡泽阳沮丧的耷拉着脑袋。

“这次胡泽阳不是带来了泰迪熊和金刚狼吗?也许是两种玩偶都在这里的缘故呢?要不我们先让胡泽阳把泰迪熊放远一点的位置,我们都抱着金刚狼玩偶再尝试一下,看看酒店大门有没有打开,如果没有,那么我们把金刚狼扔远一点,让胡泽阳抱着泰迪熊再试试?”孙琳玲还是不肯死心,整个队伍好不容易燃起的生机,就要这样被毁灭了吗?

吴祁和周莹莹互相对视一眼,发现双方目光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奈,心知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索性就同意了孙琳玲的提议,分别尝试一下金刚狼和泰迪熊玩偶,或许这样真的可以离开这里。

于是众人站在酒店门口,等到胡泽阳把手中的泰迪熊玩偶丢在大厅后,重新回到众人身边。大家一起又等了好一会,酒店的大门还是纹丝不动,并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样徐徐打开。

“胡泽阳,既然金刚狼玩偶不是生路的话,你尝试一下泰迪熊吧?”等了一段时间,周莹莹看到大门并没有如愿打开,便换了一种方法。

“好!”胡泽阳转身就去丢下手里的金刚狼,重新捡起泰迪熊,其他人同时也丢掉了自己手中的玩偶。

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抱着泰迪熊玩偶的胡泽阳见酒店大门还是没有打开,就咒骂了一句:“真是活见鬼,这也不是生路,那也不是生路,那生路到底是什么呢?”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时间灰心丧气的众人,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吴祁再次瞟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16点多,于是说到:“快到晚上了,既然玩偶不是生路的话,我们回218房间再重新筹划一下,长时间在外面并不安全,酒店里面还有女鬼。”

“嗯!”

众人并没有反驳,都跟着吴祁转身打算先回到218房间。

胡泽阳也准备跟着大部队离开这里,只是走之前狠踹了一脚酒店的大门,仿佛这样就能发泄掉心中不甘的戾气,嘴里还咒骂着:“这酒店装的什么破门,还会自己锁上,打都打不开。”

但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可是这意外来得太过突然,也来得太过恐怖。

“哇!”胡泽阳骂完后,就惨叫了一声。

众人听到胡泽阳叫喊后却没了声息,乍然间,扭头瞧去,发现胡泽阳竟.....竟然死了。是的,就在众人转身的瞬间,到胡泽阳发出惨叫仅仅不过2、3秒的时间,可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呼吸之间,胡泽阳已然死了。

吴祁吃惊地瞪着眼珠,看着躺在地上的胡泽阳,满身的鲜血,嘴角不断有血泡冒出。走近后,用手指探了探胡泽阳的鼻息,却已经停滞了。注意到胡泽阳死前满脸的不甘和惊恐的眼神,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股比之前酒店大门没有打开时,还要更加绝望的情绪浮现在了众人之间。

“呜!到底是怎么了?胡泽阳怎么突然就死了?难道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吗?”目睹胡泽阳死亡的惨状,脆弱的孙琳玲,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了,“呜!”的哭了出来。

“他是被女鬼杀死的吗?怎么这么突然?难道女鬼在我们身边?”蒋婉君想到女鬼可能就在众人附近浑身打了个激灵,她倒是没有哭,可能董浩的死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沉痛了吧。

周莹莹上前俯身,拨开胡泽阳的尸体,想检查一下是否有什么伤痕,来寻找死因。闻声后摇摇头,回到;“那还不能确定,不过从胡泽阳的死状来看,并不像是被女鬼所杀,反而更像是他自己有什么隐疾暴毙而亡的,因为他身上没有伤口。”

吴祁看到周莹莹在检查尸体,便蹲下来想帮助周莹莹一起寻找胡泽阳的死因,因为他们知道,死者的死因或许正是生路。只是吴祁刚准备检查,就发现周莹莹已经开始检查胡泽阳的头部了,当周莹莹染着鲜血的玉手翻开胡泽阳的头部时,却惊悚的发现胡泽阳的头转了过来,死死地盯着吴祁,吓得吴祁匆忙地往后退了退。

“他的颈部好像断了?”周莹莹有些不敢相信,用手再去托起胡泽阳的脖颈,才确定的说:“他的颈部真的断了。”

接着周莹莹疑窦丛生,指出一连串的问题:“死法和日记本中的陈娜一样?可是他的颈部为什么会突然断了呢?难道也是脑袋着地吗?但是他为什么会突然摔倒?还有他的嘴角也在溢血,这和董浩的吐血有什么共同点呢?”

“对,董浩死前也在吐血,究竟是暗示了什么?这里实在太过诡异,胡泽阳现在死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回218房间去。”吴祁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见到周莹莹已经检查完尸体了,于是站起身带头往楼梯口走去。

可是在回218房间的路上,经过酒店大厅时,吴祁能明显感觉到那种忐忑的不安,比来的时候更加强烈了。周围的环境虽然好像没有变化,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到底是什么,一时间也找不出来。想起大门口离奇死亡的胡泽阳,吴祁现在不敢过多逗留,只能先迅速带着大家回218房间。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凌晨学院》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66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