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学院 第二十章节:(第20章)大厅的柱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祁发现洗手间的异变后,急着对众人说道:“我们按照计划行动。”

随后关上洗手间的门,透过猫眼往外瞄去。等到子夜0点的时候,门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女鬼李敏的身影,看来女鬼李敏自从知道自己死亡后,确实完全变成了鬼,应该就是在瓷砖里面的那个了。

估计是不会再如之前一样出现,给大家展示她最后的一个猜想。不过那阵奇怪的“咚咚”声还是出现了,于是,吴祁带着大家开始执行B计划。

本来众人晚上制定的两个计划分别是,A计划为等待女鬼李敏像前两天一样正常的在0点出现,随后众人跟上去,查看她最后的一个办法,再找机会趁女鬼李敏离开后上去尝试。当然如果这个计划出现意外,无法获得离开办法的时候,那么大家就会去执行B计划。

B计划就是,去查看每晚和李敏几乎同步出现的‘咚咚’声,这个异常声响的来源,是魔鬼任务比较早期就给出的线索。只是碍于对未知的恐惧,众人并没有在晚上发出声响后,直接去查询这个线索,仅仅在白天去看了下有没有遗留的线索。

现在看来,A计划已经不可能实施了,因为女鬼李敏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之后,变成了真正的鬼。它没有像之前一样出现,执着地去尝试,最后离开的办法,所以众人只能硬着头皮去执行B计划。

吴祁见到外面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后,便打开了房间门,带着众人急冲冲的离开了。毕竟卫生间里面的两个女鬼,谁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跑出来。

来到楼梯口,吴祁和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一方面是确认每个人的安全,并暗示对方谨记接下来的计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互相打气,因为接下来将要遇到什么,每个人都无法预测。就这样,四个人下楼去往酒店大厅。

“啪!”

仿佛每次凌晨0点左右的时候,这个酒店都是约定好了一般,先发出奇怪的声响,随后再‘啪’地熄灯。几人刚到大厅,就熄灯了,黑暗使得每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更加压抑。

“啊!”

突如其来的黑暗,也不知道是把谁吓到了,惊呼出声。吴祁不敢继续在黑暗中停留,打开了之前准备好的手电筒,因为手电筒之前一共买了六个,本来有两把在安全通道已经消耗的快没电了。但是胡泽阳和董浩的死亡,导致现在手电筒还能够用,拥有正常电量的还有四把,吴祁四人正好一人一把。

因为之前揣测熄灯后,整个酒店会太过黑暗,所以计划中,先由吴祁和周莹莹打开手电筒,等到吴祁和周莹莹手电筒消耗得差不多了,再由蒋婉君和孙琳玲使用手电筒。现在在两束灯光的照射下,大厅里面基本上还是能个七七八八。

吴祁打开手电后四下张望,明显的感觉此时的大厅和下午来的时候,又有了新的变化,只是仍然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同。

找不出大厅的诡异之处,吴祁便看向了身边的三女,周莹莹和自己一样冷静的打开手电筒,照在大厅里面打量着这里的环境。孙琳玲和蒋婉君手拉着手,二人都显得有些害怕,只敢躲在后面,看来刚才黑暗中不小心惊呼出声的就是她们二人之一了。

“你们有发现吗?我能明显感觉到大厅和下午的时候,好像又有区别了?”

闻声,孙琳玲和蒋婉君这才开始打量起大厅的环境,随后蒋婉君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有些不同,可是我还却不知道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寻找这次任务的线索。

忽然,走在最前面的周莹莹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往前走,吴祁好奇的抬头,原来周莹莹已经走到酒店的大门口了。

只见周莹莹指着地上说:“你们看胡泽阳的尸体已经不见,应该是被转移到安全区了。”

众人顺着周莹莹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胡泽阳的尸体不见了,想到胡泽阳下午还好好的,现在却已经连尸体都没了。众人的心情也随着胡泽阳尸体的消失,沉到了谷底,就连吴祁都有种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感觉,谁的都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周莹莹倒并不在意这些,可能是她面对过太多次同样的场景了。接着她又说:“而且这个大厅太过诡异,好像每时每刻都会有点区别,可是我还没发现到底哪里有差异。刚才除了奇怪的声响,这里又没了线索,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要没时间了。”

吴祁收起心中的伤感,这大厅的诡异让人难以捉摸,所以只能打量起四周。可是除了之前的“咚咚”声,和这里暂未发现哪里出现的不同之处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你们之前有拍过酒店环境的照片吗?”周莹莹不甘心的问。

吴祁回忆了下,记得自己等人只拍了可能是线索的照片,并没有拍过四周环境的照片,遗憾道:“我们之前只拍了跟线索有关的拍照,反倒是把周围环境的照片给忽略了。如果当时有拍过照片,那么拿照片和现在的环境比对一下,我们就能发现为什么感觉大厅变得不同了。”

孙琳玲回想到之前的行动后,说道:“对了,既然‘咚咚’声的线索断了,要不我们去看下总电闸?夜晚的熄灯也很奇怪。”

“好,既然现在没有收获,那我们干脆去看看总电闸吧!”说完,吴祁带着大家来到大厅的仓储间。

打开房门,里面的生活用品,还是和之前一样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再去看房门后面的总电闸,果然是跳闸了,于是吴祁把电闸往上扳了扳,这一扳没想到还成功了。见总电闸被扳上去,借着大厅的灯光,众人再次望向大厅,却惊恐地发现了,那个之前一直困扰着众人的秘密。

大厅里面的吊灯现在都亮了,视线非常的清晰,也终于揭开了在下午被忽略,并且在刚才因为昏暗而没有发现的那个离奇之处。

大厅中央,原本佛像神明居多的柱子,此时布满了恶魔。吴祁记得很清楚,自己等人刚来这家酒店的时候,大厅的柱子刻印的基本上是神明居多,刻有恶魔的柱子也不会像现在似得,遍布整根柱子,那时候每根刻着恶魔的柱子,只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现在再看去那些恶魔表情更加狰狞,更加猖獗,举起了手中各种武器,似乎标志着这里是无间地狱。几个人走到大厅中央,这里原本一共有六根柱子,吴祁记得之前来的时候,只有两根柱子上面刻着恶魔,其他都是神明的柱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根刻有神明佛像的柱子了。

周莹莹打破众人惶恐的氛围,说到:“原来之前感觉大厅的诡异变化是来源这些柱子,好像恶魔变得更多了。”

蒋婉君疑惑的说到:“大哥哥,你说恶魔的柱子为什么会增加呢?神明佛像的柱子哪里去啦?”

“看样子,刻着神明佛像的柱子似乎是被恶魔柱子吞噬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假设等到神明的柱子被吞噬完,也就是我们的死路到了。今天是任务的第三天,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所以等到晚上20点,最后的那个神明柱子也注定会被吞噬。难怪任务给出的期限是三天,因为超出时限,我们根本活不下去。”

周莹莹细思极恐地说到:“这样终于可以解释通了,原来晚上熄灯,并不是因为我们遇到的女鬼李敏和陈娜做的手脚,而是这些恶魔的柱子,它们并不想让我们发现它们的秘密。等到了白天,虽然视线清晰,但是恶魔与神明的图案,我们很少会去注意,即使稍微看了一眼,恶魔与神明的区别也很难察觉。有些神明长得就像恶魔,有些恶魔就是神明演化来的,所以不仔细看很难区分。”

“那么生路是什么呢?”蒋婉君实在想不通,看到恶魔和神明的柱子就能找到生路了吗?

“仅仅知道这些柱子上面的恶魔变多了,还不足以让我们找到生路,但是如果我们有人可以真正的解开,柱子上面神明与恶魔的意义就能找出生路。这点和尸体的死因类似,不过查证尸体的死因需要更专业一些才行,而这里柱子上面的含义,会更容易的让我们找出生路。”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下一步怎么行动?”

“我们一起想想神明与恶魔之间,有什么故事或者是寓意的。”

就在三人讨论分析柱子上面的神明和恶魔,到底代表什么的时候,吴祁眼角余光注意到一旁的孙琳玲一直没有说话,盯着柱子仿佛陷入了深思。

吴祁忽然想起来,之前自己和胡泽阳、孙琳玲三人在第一个白天来到大厅搜索的时候,孙琳玲她说过好像有什么没想起来的,但是柱子上面的东西她说她在大学有学过。也许她现在就在回忆吧,如果她可以揭开这个秘密的话,那么众人就很可能找出生路。

于是吴祁示意其他二女安静下来,三人也看着大厅的柱子陷入沉思,一同开始思考图案的寓意。

“神明和恶魔的柱子?我好像想起来了!那是......”孙琳玲站在柱子前发呆了良久,终于想起来了上次自己看到柱子却被忘记的事情。

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孙琳玲“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吴祁三人见状,大吃一惊,如果孙琳玲就这样死了,那么自己几人还能找出生路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里面唯一知道一些关于神明和恶魔柱子上面的秘密,就只有孙琳玲一个人了,她千万不能有事啊。

几个人急速靠近孙琳玲,周莹莹年纪最长,生活经验比较丰富,探了一下孙琳玲的鼻息。发现还有气,她才说到:“没事,应该是昏迷了,她还有气。你们把她扶好,我掐她人中,看看能不能让她醒来。”

于是吴祁和蒋婉君一左一右把孙琳玲扶起来,抬起孙琳玲纤细的玉枝。吴祁心想这个柔弱的女孩子,来到任务里真是受罪,如果她在正常世界,应该会有很多人追求她,宠着她吧?可惜命运就这样造化弄人,把她拉进了魔鬼任务的漩涡之中,让她挣扎在生死边缘。

周莹莹见二人把孙琳玲扶好了,就直接掐住孙琳玲的人中,希望她从昏迷中醒来。可惜事与愿违,周莹莹掐了好一阵,感觉自己的手臂都麻了,孙琳玲还是没有醒来。

几个人又不死心地轮流尝试,依然没能让孙琳玲清醒过来,最后只好放弃,把希望寄托于她自己能早点苏醒。现在整个酒店已经没有安全区了,218房间被两个女鬼入侵,四楼也不会再出现晚上20点后的时间。因为到了今天晚上20点,几人的任务就算失败了,到那时死亡的结局已经注定。

所以吴祁干脆抱着孙琳玲,盘坐在大厅,把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这样可以让她躺得舒服些,心里祈祷着她能早点醒来。而周莹莹和蒋婉君也围坐在吴祁的旁边,继续剖析柱子上的图案。可是众人还是毫无眉目,因为他们以前,根本就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

见自己等人找不出生路,蒋婉君坐在一边颓废地伤感道:“如果三天前,董浩不带我来丛林探险的话,就不会迷路,也不会遇到现在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董浩更不会殒命。哎!大哥哥,你们也是从那个丛林里面,进入这家酒店的吧?”

“丛林?你说你和董浩是通过丛林找到的这家酒店?”吴祁一脸地不可置信,这个酒店存在不同的大门吗?可是自己等人不是从甘市的市中心,才找到这家酒店进来的吗?

蒋婉君见吴祁满脸惊讶,便好奇的问到:“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们是从甘市的市中心,找到的这家酒店,不是在丛林里面啊?”周莹莹现在很茫然,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样么?你们是从甘市来的?可我就是甘市人啊,在甘市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家酒店,而且市中心我也经常去玩,根本没见过。我和董浩是去丛林探险迷路后,回不去甘市了,才在丛林里面找到的这家酒店。”

“看来酒店的通道不止一个,不过既然大门关闭了,应该从哪里出去呢?你们进来后,好像也是在酒店的大门口出现的吧?”吴祁回想起童颜巨乳的蒋婉君,第一次蹦蹦跳跳的从酒店大门口,出现在自己等人的眼帘一幕。

“是啊,我们进来后,就是从酒店的大门口,走到这个大厅才遇到的你和琳玲姐。”

就在三人讨论酒店大门的通道口时,那阵诡秘的风再度袭来,带着淡淡的香味。顺着风,吴祁好像闻到了三女身上的体香,因为昨天下午闻过,所以这一次忍不住鼻头一热。

“大哥哥,你怎么,流鼻血了?”蒋婉君有些迷惑不解。

“我......我留鼻血了吗?”吴祁伸手摸了摸鼻子,发现手指上沾了一滩血渍,这才知道自己确实留鼻血了。心中暗恼,自己的定力怎么就这么差啊?

“不对,这阵风还是有古怪,我感觉自己开始犯困了。”周莹莹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一只手揉着鼻梁根部,希望能缓解一下自己的困意与疲劳。

“我也是有种倦意,挡不住的想睡觉。”蒋婉君话没说完,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吴祁同样感觉到了,那种困意上来,就特别想入眠。用手掌拍了拍后脑勺,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这一拍把他拍得更困了。眼帘开始打睑,迷迷糊糊中,看见周莹莹也躺地上了,她似乎说了一声“毒”?

吴祁这才恍然大悟,这是毒?那么杀死胡泽阳的会不会也是毒?如果自己等人这么睡下,是不是再也醒不来了?不过挡不住的困意已经侵袭了他全身,没坚持一会,便跟着睡了下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凌晨学院》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66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