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学院 第二十一章节:(第21章)花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祁本想和这股困意做一下斗争的,他尝试了咬舌,尝试了努力睁大眼睛不让自己睡下去,也尝试了用手指甲去刺手掌心,可是这阵倦意来得诡异,更来得突然。

牙齿软绵无力地咬着舌头,还没蚊子叮的时候疼,努力得睁大眼睛,却被瞌睡把刚睁开一点地眼皮又压下去了,用指甲刺手掌心,还没开始刺就直接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吴祁才缓缓的睁开惺忪的双眼。

醒来后,他一想到自己等人都中毒昏迷的情形,立即朝四周张望寻找其他人。发现周莹莹和蒋婉君还在自己边上,只是她们还睡着没醒来。

而后看向孙琳玲,才察觉本来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孙琳玲落到了地上,看来自己昏迷后,把她也给不小心弄地上去了。因为担心孙琳玲的身体状况,就把孙琳玲重新抬起来,让她的头枕在了周莹莹的身上。

接着吴祁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周莹莹和蒋婉君,发现她们并无大碍只是昏迷睡着了,便抬起手腕,日期是对的,说明今天还是任务期限的最后一天。自己等人并没有昏迷好几天,只是时间并不多了,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下午16点,距离任务结束时间晚上20点,这中间只有四个小时。

想到时间快接近尾声,而自己一行人还是没有找出生路,吴祁就有些心急如焚。孙琳玲昏迷前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生路就在大厅的柱子上吗?于是吴祁走上前去审视大厅的几根柱子,但愿自己能找出新线索。

等吴祁靠近大厅中央,仔细打量一阵后,才发现这些柱子中,除了那根盘踞着神明的柱子,其他的竟然已经开始在向外不断渗出猩红的液体。

这种液体吴祁自然是不陌生的,之前他和胡泽阳还有孙琳玲三人一起来大厅寻找线索的时候,胡泽阳曾经敲开过刻画着恶魔的柱子。当时也同样流出了这种猩红的液体,还把自己三人吓得够呛。

现在吴祁已经没那么怕了,可能是已经见过这种液体,也可能是因为任务期限就要到了,再怕这种液体似乎也毫无意义。

那样只会等死,早死晚死的区别而已,所以吴祁打算认真的端详一下这种液体。

拿出携带的工具刀,吴祁先从渗出的猩红液体里面挑出来一点闻了闻,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反倒把吴祁给熏的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刚醒来就差点又被熏晕过去,愤怒的他大骂道:“怎么这么臭?”

这味道像是腐蚀的尸体散发的恶臭,只是比较淡需要靠近了才能闻到,而且还散发着一种类似硫磺的那种刺激性气味。

随后吴祁蹲下来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滩液体,只是刚碰上,就马上收回了手指。刚才简单的一触碰,有种火辣辣的疼痛感侵蚀全身,让吴祁神经反射般的迅速收回了手指。

“吴祁,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蒋婉君焦急的呼声。

吴祁回头看去,原来蒋婉君和周莹莹都醒了,周莹莹一边正拉着蒋婉君,一边刚想捂住蒋婉君的嘴,只是正好吴祁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吴祁狐疑道:“你们在干嘛?我刚才发现这柱子有红色液体流出,打算琢磨下到底是什么呢!你们既然醒了,就过来一起研究吧!”

“好!”见到吴祁并无异样,蒋婉君便应了一声走了过来,说道:“我们刚醒,然后就看到你背对着我们弯腰蹲在那,一手拿着刀,然后整个人一抖的,看上去像是中邪了似的。莹莹姐担心你有变才拉着我,让我别出声。”

当看到柱子上渗出猩红的液体时,蒋婉君也是吓了一跳,她知道魔鬼任务恐怖,可是没想到这么可怕。这种只有电影上面才会出现的情景,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身边。盯着那液体,喃喃道:“这是血吗?”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我闻了下,不像血,那是尸体的腐臭味,夹杂着一些硫磺的气味。而且我还碰了它一下,感觉很疼,就像手指被火烧了一样。”

见吴祁这么说,周莹莹也闻了闻吴祁手中工具刀上的液体,确实奇臭无比,捏着鼻子,说道:“会不会就是这种液体的味道让我们中毒的?对了,我们到底昏迷了多久?我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现在已经下午16点半了,我们只剩下3个半小时!至于是不是这种液体的气味导致我们昏迷,就不得而知了。”吴祁醒来的时候看过时间是16点,现在发现刚才自己观察液体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发现时间只剩下3个半小时,大家都急得火烧眉毛。距离任务期限越来越近,魔鬼任务留给众人的时间已然不多,如果3个半小时内再找不出生路的话,那么还活着的四人都会被任务抹杀。

“难道是风中的香味吗?我们应该没有误食过其他东西,所有的食物都是之前我和胡泽阳在超市买好的,我都看过保质期,不可能会过期的。应该就是这两种气味中的一种使我们中毒了。胡泽阳离奇的死亡,以及董浩的吐血,可能都和这种无色气味有关。”

吴祁在这之前也想过会不会两种气味有什么共同点,可是闻上去似乎毫无关联。无力的说到:“可是风中的味道和这里液体的味道是两种,怎么联系,好像也联系不到一起,况且根本查不出风中的气味从而何来。”

“要不我们再叫醒孙琳玲看看?她昏迷之前,好像说过大厅柱子上面的雕刻让她记起了什么吧?或许这中间就有答案也说不定,不然为什么恰到好处的让孙琳玲突然昏迷?”蒋婉君想到孙琳玲昏迷前说过的话。

“嗯,也好!”

吴祁和周莹莹互相对视,点点头。

三人回到孙琳玲身边,此时她被醒来的周莹莹放躺在了地上,不过脑袋已经被枕在了众人的包裹上。吴祁蹲下身体,伸手轻轻拍了拍孙琳玲的脸蛋:“嘿!琳玲,醒醒!任务时间快不多了。”

这一拍还是和预计的差不多,并没有叫醒孙琳玲。于是,吴祁和蒋婉君一左一右,半跪在地上,一手扶起孙琳玲的肩膀,一手托住她的脑袋。而周莹莹也蹲下身体,开始掐孙琳玲的人中穴。

这一次周莹莹比之前掐地劲道大上了几分,也掐得更久了些。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孙琳玲的眼皮终于开始跳动。发觉孙琳玲有了反应,吴祁连忙伸手去拍她的脸,想早点唤醒她。

可是吴祁手一动之后,使得孙琳玲身体往下一沉,导致周莹莹掐人中的力道悬空。人中穴失去力道后,刚刚有些苏醒的孙琳玲又沉睡了过去。

“你把人家扶好嘛!别那么心急,以后有的是机会呢!”周莹莹对吴祁娇滴滴的说完,还不忘眨了眨眼睛。

惹得一旁的蒋婉君笑弯了腰:“嘻嘻,大哥哥,没想到你还是个急性子。”

这下倒是把吴祁给弄得满脸通红,一下子脸就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不过任务面前也顾不得和二女扯淡了。说到:“再试试,这回我不碰了,刚才我不是也为了我们能早点度过任务嘛,才急着想让她醒来。”

周莹莹知道现在不是调侃吴祁的时候,伸手重新开始掐孙琳玲的人中。过了好一会,孙琳玲终于苏醒了,睁开眼睛,她就看到眼前的三人,满脸的急迫、开心以及一丝凝重,见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浑身还是有点瘆得慌,让刚刚睁开眼的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 ...我是昏迷了吗?我昏迷了多久?”

“嗯,有十几个小时了吧!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天的17点了,距离任务结束仅剩下3个小时。我们要快一点,孙琳玲你昏迷前看着大厅的柱子说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想起之前,你大学学过的有关这种柱子的寓意?如果是的话,那么我们可能马上就能找出生路了。”

吴祁看到孙琳玲醒了,第一时间问到,现在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即使孙琳玲不问她昏迷了多久,自己也注意时间的,因为要合理利用剩下的每分每秒。

原本众人的时间不会这么紧张,只是经过昏迷十几个小时后,导致任务时间一下子就不够了。

一定要在任务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找出生路啊!

吴祁在内心呐喊。

“嗯,对的。我想起来了,你们跟我来。”孙琳玲惊醒后,一想到大厅柱子上面的雕刻,飞快地跑了过去。其他人便急匆匆的跟上前,生怕孙琳玲讲解的时候,没听到而导致遗漏掉生路。

孙琳玲来到柱子前,看着大厅的刻画。

此时五根刻着恶鬼的柱子上面,有赤着脚拿着刀凶神恶煞的厉鬼;有光着膀子,正在拿着一个人啃食他血肉的饿鬼;有在和不知道是人还是神佛战斗的猛鬼;有一边扶着装满人的大锅,一边在下面烧火的小鬼;还有个女鬼举着三戟叉,准备刺向一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人。

大厅里,只有一根柱子刻着一个凶狠的神明,这个神明虽然看上去横眉怒目,但在眉宇间还是可以看出一丝的仁慈。而且每一个恶鬼都是蓬头垢面,只有这个神明是衣冠端正,头上还戴着束发银冠。

孙琳玲稍稍回忆了片刻,指着刻满恶鬼或神明的柱子。

“第一天我们来的时候,大厅上就刻着恶魔和神明佛像的图案。我们国家历史悠久,神明和鬼怪的故事实在太多,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这种寓意是什么。直到昨天变成恶鬼的柱子增加了之后,我才发现这每一根柱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首先是每根恶鬼的柱子,刻印的都是在河边,其次是不管恶鬼的柱子还是神明的柱子,在他们的脚下都有一朵不起眼的花。”

蒋婉君很是费解道:“那这条河是什么河呢?花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实在想不出这些花跟这几条河都是干嘛的。自己有时候也会跟着长辈们或者和董浩去一些寺庙,但是并没有关注过这些细节,也没有了解过那些典故,当然大部分寺庙里的佛像脚下,并不会带着一朵小花。

孙琳玲脸带笑意道: “这条河的名字叫做三途河,在佛经和古老的传说中,三途河是生命与死亡的分割线。渡过三途河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泉渡船,在三途河边,都会有一些黄泉渡船供途径的灵魂渡河,它叫三途船。然而乘坐三途船是要付船费的,没有路费的灵魂将不能登上渡船,就算登上了船,也会被船上的恶鬼船夫丢进三途河。”

“那他们被丢到三途河里,会怎么样?”周莹莹瞪大了双眼,让她恐惧的是,这次的任务,竟然和传说中的地狱有关。

“三途河类似于我们大部分人所知的弱水,不但没有浮力,而且还拥有能够腐蚀灵魂的剧毒。那些被丢入水中的灵魂,将永远没有上岸的机会了,只能变成“三途河”里的水鬼。永远无法转生的痛苦和彻骨冰冷的河水使那些水鬼如坠冰窟,而有些生前犯下大罪大恶的人,便会在这里受尽折磨,把他们打入第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孙琳玲咽了口唾沫,继续道;“其他的灵魂,三途河会根据他们生前的善恶来选择河流状态是快是慢,每三百年至千年轮回一次。当犯下罪恶的人过河时,会被河边散出香气的一种花迷晕,他们会做一个跟‘彼’和‘岸’相关的梦。这个梦带着深埋在心底的期望、凄凉、愤怒、无奈和绝望等等千丝万缕的百感。所以这个梦也决定着那个人在人间的一生,而恶鬼边上的小花,就是生长在三途河的花,这些花被称作彼岸花。”

“三途河?彼岸花?”蒋婉君总算是明白了这条河和这朵花的寓意,可是这跟生路有关联么?还在思索中,孙琳玲又自顾自说起来。

“而彼岸花相传只开在三途河边,那里也叫黄泉,是河水的彼岸接引花。彼岸花分成红色彼岸花和白色彼岸花两种,白色彼岸花叫作曼陀罗华,如白雪般的颜色,是指引灵魂去往天堂的道路,代表着无尽的思念、厮守的爱情和天堂的来信。而红色的彼岸花叫作曼珠沙华,如鲜血般的颜色,是指引灵魂通向地狱的道路,代表着绝望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和地狱的召唤。”

“在彼岸花的路上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朵,相传彼岸花有很大的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让灵魂渡过忘川河或者天堂,忘记生前种种将记忆却留在彼岸。曾经有人看到过铺满红色与白色的彼岸花,可是再没有人遇到过他。”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凌晨学院》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66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