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学院 第二十二章节:(第22章)彼岸花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琳玲陷入了曾经的回忆,把她知道的典故说完后,继续道:“可惜当时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他上过了那节课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像是从学校蒸发了似得,本来我对这门课挺感兴趣的,后来再去找他,学校说他是转校了。所以关于彼岸花更多的内容,我就不知道了。”

“彼岸花?”周莹莹思索一番:“难道说... ...我们在房间里面看到的白色和红色的花朵就是彼岸花么?”

“很有可能!”吴祁激动地伸出手,一把拉住孙琳玲的衣领,没在意这个动作把她弄疼了,说:“琳玲,那你认识彼岸花吗?”

“我... ...很遗憾,我没有见过彼岸花,这个典故我也是听那个老师说了之后才知道的。自从他消失后,我就再没见过他,本来我确实想从他那里多了解一下的。虽然我平时也很喜欢花,但是我没有关注过彼岸花,至于房间里面的花,我也不能确定。”

孙琳玲倒是并没有在意吴祁的动作,道:“不过,我记得那个老师当时说过一句话,彼岸花的花香是一种淡淡的菊花味,而且含有毒素。虽然对于人来说毒量不大,并不致命,但是如果彼岸花聚集在一起的话,那么也是可以对人的生命构成威胁的,甚至死亡。不知道我所知道的这些,对你们寻找生路有没有帮助?”

吴祁喜出望外:“帮助太大了,琳玲,如果这次任务能找出生路,你会是最大的功臣。彼岸花既然含有毒素的话,那么每个房间都有这种花,已经算是比较多了。而且我们在酒店待了那么久,难免毒素入侵我们体内,这才导致我们的中毒,胡泽阳的死和董浩的吐血预兆都能解释的通了。”

紧跟着吴祁又用拇指和食指揉着自己的眉心处,凝神思索道:“现在我们知道彼岸花的寓意和我们中毒的来源了,不过,生路就是彼岸花吗?我们在彼岸花边上也待过,并没有结束任务,那是要接触花吗?可是该怎么使用彼岸花呢?”

蒋婉君见吴祁深思,刚才喜悦的心情重新跌落谷底,有些担忧的问:“那... ...那我们找到了生路,还不能离开这里吗?”

“是的,琳玲,你知道怎么解开彼岸花的毒素吗?”

“莹莹姐,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是不是能找出彼岸花的解毒方式就能离开这里了呀?”

“或许是吧,但不能完全确定,这仅是猜测。我们现在能判断房间里面的花就是彼岸花,分别对应了红色和白色。然后这些花因为聚集的较多,产生了对人体能起作用的毒素。我们曾经看过董浩的遗骸,骨头有些发紫,应该是还没褪去的花毒,并且胡泽阳也有过吐血,这和我们之前的中毒昏迷都印证了这一点。”

周莹莹接着吐露她的推断:“而传播我们的途径就太多了,假设那阵风中的淡香是彼岸花的味道,我们在很多房间都待过,难保不会中毒。这样子看的话,这次的魔鬼任务超出时限后,我们注定会中毒而亡,或许董浩死在女鬼手上只是一个意外,真正的死因来源于这些看不见的毒?”

说到这里,就连周莹莹自己都打住了,一种未知的恐怖遍布她全身。

蒋婉君明显对魔鬼任务更加憎恨,有些不可置信:“什么?你是说董浩没有遇到女鬼的话,也会被这些看不见的毒杀死?”

“或许就是这样,不过推测到了这里,依然没有找出生路,彼岸花到底和生路有什么样的关联呢?”周莹莹邹起自己的眉毛,显得一筹莫展。

吴祁一边听着几人的分析一边走向了大厅中的几根柱子,重新打量着这些撑起整栋酒店的柱子,这座酒店所有的承重似乎都在这些柱子上面和酒店的墙面上。而这些柱子里,有五根是刻着恶魔的柱子,他们表情各异,仿佛要杀光所有看见的人。

在他们的脚下的小花,正在傲然的生长,与周围诡异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吴祁一时间也摸不清生路,然后又看向了那个刻着神明的柱子,那个神明现在,全身已经有红色液体流淌下来了。

那是血吗?刚才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刚才这个神明就是这样的吗?”

孙琳玲看向吴祁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刚才我看到的时候,绝对不是这样的,他身上流淌着的是什么东西?是血吗?”

周莹莹惊呼一声不好:“这应该是我们时间不多了,如果在神明消失之前还不能找出生路离开这里的话,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吴祁,你看下手表,现在几点了?”

吴祁应声,迅速抬起手腕,告诉大家已经晚上18点整了。跟着他说到:“还剩两个小时,看起来这个神明也是时间上面的预警,如果我们手机都没电了,也没有手表的话。周莹莹,你有办法了吗?”

周莹莹刚想说话,却听到有人说了声:“你们看!”

其他几人闻声寻找声音来源,发现说话的是蒋婉君,她正站在神明柱子前,指着柱子。

吴祁因为担心时间不够,所以比较着急,再看了一遍自己刚才看过的神明柱子,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就问到:“怎么了?哪里不对劲?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

“神明脚下的花,似乎已经被连根拔起了。”蒋婉君也知道事态紧急,毫不拖泥带水的挑出重点。

吴祁的目光又扫向神明脚下的小花,这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现在他才发现这朵花和恶魔脚下茁壮生长的彼岸花还真不一样,可以看出些微的根须暴露在了外面,而且整朵花还有些弯曲,像是即将枯萎、凋零一般。

“这朵花看上去似乎要凋零了,根须也暴露在外面,这是什么意思呢?”胆子本就不算大的孙琳玲现在是又惊又怕。

“难道说这是代表着生路吗?把花朵的根须暴露在外面?”

周莹莹加快了分析的节奏,她自从知道时间不多以后,就没有再做妩媚的动作去调侃吴祁了。

周莹莹的说法,一下子让吴祁的脑海有如一道闪电穿过。

对啊,暴露在外面的根须,那应该不会错了。

吴祁终于在心中有了一个生路的概念,赶紧说:“把花朵的根须暴露在外面就是生路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打碎花盆。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

“打碎花盆?这就是生路吗?”孙琳玲不知道吴祁为什么那么确信。

“没错,生路一开始就曾给出来了,蒋婉君,你还记得的吗?你和董浩是在丛林里进入这栋酒店的,和我们从市区进入酒店的入口并不在同一个位置。”吴祁看向了蒋婉君。

“嗯,记得!”

“这座酒店的入口位置并不一样,就说明它是有多个出入口的。还有我们每个人都有中毒,现在看来,任务一直在提示我们,只是那些不知名的花,因为陌生而被我们忽略了。现在看到这柱子上面带着根须的花,我才想明白。那天晚上我们窥视女鬼李敏最后的办法,当时只看到她拿着金刚狼瞧向窗外,就被女鬼陈娜打断了。”

吴祁越说越是打颤:“其实女鬼李敏并不是看向窗外,而是盯着窗台上面的花盆,她想打碎花盆,这才是她真正最后离开的办法。这样也能把泰迪熊和金刚狼不是生路的疑惑解释通,那时李敏只是想用金刚狼打碎花盆而已,她并不知道触碰花盆是否会有危险,所以才拿起的金刚狼玩偶。”

“那我们现在直接去打碎花盆吗?就是318房间的?”

蒋婉君看到曙光以后,想起可以报仇,莫名的一阵兴奋。

周莹莹回答道:“没错,就是女鬼李敏曾经要打碎的那个。吴祁和我的猜测差不多,那应该就是生路了。”

“如果不出意外,我们确实可以这么做了,那应该就是真正的生路。”吴祁微微一笑,现在找到生路后,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下来了,之前紧绷的神经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我竟然活下来了。我们快出发吧,早点离开这个可怕的酒店。”孙琳玲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暗自庆幸竟然又一次侥幸的从魔鬼任务中存活了下来。

“嗯!”几人应声就准备出发了。

..... .....

众人找出生路后,心情自然一片大好,一路上有说有笑。孙琳玲还说等回到学院后,要和蒋婉君促膝长谈,之前自己是新人,在学院一个知心的朋友也没有,这回无论如何都要拉上蒋婉君。而周莹莹似乎也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一路上都在调侃吴祁,把吴祁逗得面红耳赤,就像猴子的屁股一样红。

就这样,一行人来到318房间门口。路上并没有发生意外,只是在途径二楼的时候,吴祁担心大家声音太大惊扰到218房间里面女鬼李敏和陈娜,让大家小声一点,后面一路就是安然无恙的走到318房前。

吴祁打开房门,房间里面并没有任何异样。随后几个人就把目光盯向了窗台上,那是种着红色彼岸花的花盆。众人都有些垂涎若渴,似乎那就是世界最美的风景线一样。

就在吴祁准备去打碎那个花盆的时候,有一个人影比吴祁更快的冲了过去,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蒋婉君。吴祁知道自从董浩死后,她对于找到生路比其他人更加渴望,急迫地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是她为董浩报仇的机会。

蒋婉君眼见终于可以用另外的一种方式为死去的董浩报仇,心中的执念也即将可以放下了。

董浩,你看到了吗?

冲到窗台前,蒋婉君拎起一把椅子,打碎了窗台上的花盆。

众人满脸期待的盼望着任务结束,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这是最后一次待在这个房间。

随着蒋婉君“啪”的一声打碎了花盆,众人原本欣喜的脸色渐渐的被惊恐所代替。想象中的柳暗花明并没有到来,离开这个酒店的奇迹也没有发生。孙琳玲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倒在地上的蒋婉君。

随着刚才蒋婉君打碎花盆后,她就躺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还是周莹莹反应快,上前探了下蒋婉君的鼻息,发现她死亡的事实后,对余下二人摇了摇头,示意已经没有救了。

吴祁刚刚还因为即将可以脱离任务,微笑的表情仍旧挂在脸上,此时此刻只能感觉到脸上的肌肉僵硬得动不了了。看着躺在地上目含不甘的蒋婉君,她应该到死也没想明白,明明找出了生路,可是为什么会死吧?

可是明明就是生路,为什么会继续死人?

而且这个前两天才认下的妹妹,就因为自己提出的生路,导致她现在死在自己的面前。

吴祁全身泛起了一种愧疚和无力感,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生路错误,蒋婉君死亡。

吴祁满脸狰狞的仰头呐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这是心中的恐惧,也是内心的绝望。

孙琳玲本来还在因为蒋婉君的死而痛惜,结果吴祁在边上一喊,倒是把她吓了一跳。心想这个时候了,吴祁不要再出问题。

于是她赶紧回去拉住吴祁,柔声安慰:“这不怪你,这是我们大家猜测的生路,就像胡泽阳死亡的那次一样,不论对错。这种任务本来就危机四伏,不论生死都无怨无悔。如果打碎花盆的不是蒋婉君,而是我的话,我也不会对你有丝毫埋怨的,我相信蒋婉君一定是这么想的。”

“刚才她冲过去,我就应该拉住她的,本来打碎花盆的人是我。”

吴祁整个人已经失魂落魄,想起这个善解人意,聪明伶俐的小妹妹,吴祁就一阵心痛。仿佛回到了儿时,在他老家失去那个妹妹一样的痛苦。刚刚才在蒋婉君身上找到了逝去的童年,没想到没两天就被这该死的任务剥夺了。

如果憎恨能杀人,这个魔鬼任务一定会被吴祁杀得死去活来。

吴祁看着死不瞑目的蒋婉君,依依不舍走上前去。

孙琳玲本来拉着吴祁的,发现吴祁向前走去,担心他会想不开,去打碎那个花盆。一边拉着吴祁一边说:“吴祁,不要啊!”

吴祁知道她是好意,便表示自己没事,说自己只是上去再看蒋婉君最后一眼,跟她道个别,孙琳玲这才怯生生的松手。

吴祁上前,瞳孔中夹杂着一抹柔弱的泪光,注视着倒在地上的蒋婉君,在她旁边并没有任何血迹。也没有出现类似陈娜的那种骨折,看上去完好无损,只是没了气息,这次的死法与之前并不一样。

可是自己和周莹莹的推测应该不会有错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一时间吴祁实在没心思去揣摩生路了,心底对蒋婉君深深的道别,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你和董浩可以永远快乐。你放心吧,你们的父母,并不会知道这一切,因为魔鬼任务会篡改他们的记忆,不会让他们承受丧子之痛。吴祁不忍心继续看着死不瞑目的蒋婉君,轻轻伸手把她心有不甘的双眼合起来,一路走好!

直到起身后,他才继续思索着这次任务的生路,任务还要继续。他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19点,距离任务的最后期限仅剩下一个小时了。

时间越来越紧,可是随着蒋婉君的死亡,生路也似乎越来越远,到底要怎么办呢?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凌晨学院》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66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