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学院 第六章节:(第30章)不良少女安梓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见楚欣拿错杯子,吴祁立刻停下自己正在喝咖啡的动作,刚才自己好像点的就是拿铁。他不太喝咖啡,所以没喝出拿铁和卡布奇诺的区别,最主要这两种咖啡看上去几乎差不多,这里的杯子也都是一样的,确实很容易搞错。

既然楚欣拿错了,吴祁心想那卡布奇诺,不正是在自己手里吗?

本来拿错就拿错,只是这两杯咖啡二人之前都有喝过,这一下两人拿错后又喝了,等于是间接的亲密接触。

现在他们俩这咖啡换也不是,不换也不是。回过神来的楚欣,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白玉无瑕的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

见状,吴祁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自己做为男人肯定要先说点什么。现在已经5点了,干脆和楚欣一起吃个晚饭,但是他知道现在带楚欣,去外面吃饭或者自己宿舍做饭都是不行的,毕竟今天只是两人认识的第一天,而且吴祁也会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吴祁同学决定先讲一个冷笑话,缓解刚才尴尬的气氛。然后再把话题引入到一起去食堂吃饭,这样楚欣也会容易接受一些,之前实在是让二人颇为狼狈。

“你知道吗?有一次我和顾健乔还有钟宇凡三个人,在学院的操场比赛跑步,最后一名要请大家吃饭。结果当时顾健乔跑得最快,钟宇凡和我倒是速度差不多,在快到终点的时候,我们就对顾健乔喊他钱掉了,顾健乔还真的停下来了,然后被我和钟宇凡超了过去。哈哈!最后在饭店他问我们为什么骗他,我们说没骗他啊,他晚上要请我们吃饭,所以钱真的掉了。”

“噗嗤,你们怎么那么坏?欺负顾健乔老实。”

这回楚欣是真笑了,她的笑声如涓涓流水般令人动听,沁人心扉。

“哈哈!这主意还是那一肚子坏水的钟宇凡想的,我这么很正直的人,可不会想这些歪脑筋。当时我只是简单的配合了一下他。哎!到饭点了,要不我们一起去食堂吃个饭吧?我记得陈明舍长,最喜欢吃食堂大叔做的饭菜了。”

“嗯,也好。”

楚欣看得出吴祁的用心良苦,所以自己刚才也巧妙的配合了他,似乎这个男生的情商倒是不低。

晚上7点,一道孤寂的月轮刚刚升起,学院门口月落乌啼,哦,不对!乌啼是不会乌啼的,现在的城市几乎没有乌鸦了,倒是有犬吠。学院里面的有些学员,会养一些宠物狗陪伴,缓解自己压抑的心情。

如果学员在任务中死亡,那么他的宠物狗在宿舍内的专属房间,就会在两小时候跟死者的其他遗物一起消失。于是部分学员们就会在参加任务的时候,把它们放在食堂附近,这样即使自己死了,宠物狗却不会被牵连,食堂的大叔也会去照顾这些流浪狗。

所以应该说是‘月落犬吠霜满天,校内学员对愁眠’来得更贴切些。

学院大门口,一身白色休闲衫的钟宇凡和粉色卫衣的苏宸漫步而回,他们二人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捧着双拼奶茶。

苏宸想起刚才在路上,自己谎称提不动了,故意让钟宇凡帮自己提购物袋。结果这家伙却说他也提不动了,愣是一路让自己拎个袋子走回来,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抬起帆布鞋,一脚狠狠踩在钟宇凡的板鞋上。

“哎哟!你个疯婆... ...你干什么?”

钟宇凡突然被踩一脚,疼得本来想大骂苏宸是个疯婆娘的,话说一半,想到这个明眸皓齿的女舍长不好惹,就又临时改口了。

“哎呀!我刚才不小心脚崴了,宇凡,你没事吧?”

苏宸假装很无辜的样子,上前帮忙搀扶钟宇凡。

表面故作惊讶,内心里却笑开了花。

“那你走前面吧,我跟在你后面。”

钟宇凡心知苏宸是故意的,只是不好戳穿她,就算戳穿了也没用。所以打算让苏宸走前面,自己走后面,这样就不会被她继续因为不小心‘崴脚’,而踩到自己了。

“哎哟喂!你们看,这不是我们的女舍长,苏宸大美女吗?怎么大晚上的,跟一个野男人拉拉扯扯的啊!”

“还真是啊!难道苏宸舍长还有这癖好?”

就在此时,远处一个男人的嘲讽声传来,紧跟地,是另一个人应声附和。

钟宇凡和苏宸闻声回头,发现迎面走来七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女人,他们以一个站在队伍正前方,金发蓝眸的青年为首。

如果吴祁和顾健乔在场的话,肯定能一眼认出来,这七人正是中午在食堂顶撞陈明舍长的一伙人。刚才说话的两人都是黄种人,一个是看上去十分凶悍的光头男,另一个是染着一头黄毛的青年。

“苏宸啊,不是我说,你们要拉拉扯扯,随便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啊!这在学院大门口的,就这么着急嘛?”

这回开口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少妇。

随后,这伙人中间的一个黑瘦的人说:“咦!苏宸边上的野男人,好像是最近小有名气的‘诸葛’啊!哈哈!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苏宸舍长,在学院门口约会,看样子明天要出大新闻咯!”

这伙人之中,只有站在正前方的乔克.杰尔和黑袍男子没有出声,另外一个就是亭亭玉立,一张网红脸的美女也没说话,不过她此时,却饶有兴致的打量这苏宸和钟宇凡。

眼见这帮人说话,越来越过分,钟宇凡清楚作为苏宸身边现在唯一的朋友,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会让人觉得女舍长不过如此的想法。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二人。当然他们不可能是针对自己,自己虽有个‘诸葛’名号,但在那些老学员的面前,还是不够看的,所以他们必然是针对苏宸。

“怎么说话呢?爷我今天给苏宸舍长当苦力而已,人家舍长买东西还要亲自提吗?”

话一说完,看到苏宸手上还有一个购物袋,于是立马上前抢了过来,以表示自己是苏宸的马仔。

“哼,亲自不亲自提,我不知道。但是敢泡苏宸美女,你今天免不了一顿苦头。张柯,我们把他先揍一顿。”

从脖子到胳膊都纹着纹身的关头男,对黄毛青年看了一眼。他叫李霸天,来学院以前就是社会上的混混,直接掏出了一把匕首。

“行啊,卸胳膊还是卸腿?反正这个学院就是杀了人,也没人会管。”

叫张柯的黄毛青年,也跟着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和李霸天一样,他在来学院之前同样是个混混。所以这俩人到了学院后,志同道合,感情极好。说话间,二人提着匕首、水果刀就走了过来。

“你快走,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但你是普通学员,他们不会有所顾忌的。”

苏宸没想到这几人,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动手。柳眉微挑,想让钟宇凡先走,避免发生冲突。

“我走了,你怎么办?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对你动手?还是你走吧!你之前不是说要我报恩的嘛,这次正好报了,记得去搬救兵啊!”

钟宇凡毫不在意地走到苏宸前面,把她挡在身后。他知道自己不能走,这帮人确实不会对苏宸做什么,但是自己一走的话,苏宸在学院将威严扫地,所以他是绝对不能退的。

苏宸没想到这家伙竟会挡在自己前面,并且不肯离开。她原本以为自己二人仅是朋友关系,最多加上自己在任务中救过他一次的恩情,不过任务里面就算没他,自己也要寻找生路的,所以很多人,一般不太会如此上心。

这才让她认为,以这个男人的不要脸,肯定会见机不妙,拔腿开溜然后去找学院高层搬救兵的。

此时此刻,苏宸看着钟宇凡宽阔的背影有些愣神,在这凄美的月色下,显得格外宏伟。

她那二十年来,波澜不惊的内心,泛起了一丝涟漪。不!要说情愫的话,她以前还真有一次,不过那是很小的时候了。

“宇凡哥,你也在这里啊?你跟吴祁都在干嘛?我之前打你们电话全没接,我还以为你们约会去了呢。啊!苏宸舍长。”

顾健乔养了一只宠物狗,正和另一个养狗的朋友楚司闵,一起在校外遛狗。刚开始他只注意到了钟宇凡,没在意旁边的人,等走进后才发现,站在钟宇凡旁边的漂亮女孩,竟然是舍长苏宸。

“健乔,你怎么来了?你快带苏宸回去,找高层搬救兵,那些人疯了,他们拿刀想砍苏宸舍长。”

语出雷人的钟宇凡看到来人是顾健乔,才松了一口气,这样可以让他带着苏宸先走。当然以他‘诸葛’的智慧,也不会忘了先往那伙人身上扣一顶大帽子,这样等下学院高层来收拾他们的时候,说辞就很充分了。

“你们想干什么?”

顾健乔这才发现,提刀走来的光头李霸天和黄毛张柯,随即大吼了一声,他经常跑酷,运动量大,所以气势看上去还是很足的。

光头和黄毛原本前进的脚步也被这吼声震住了,身体顿了顿,光头才说:“把这家伙一起收拾了吧!”

随即李霸天和张柯不再浪费时间了,因为拖到晚上8点还没回宿舍的话,大家都会被学院惩罚,两人拎着刀子迅速冲了上来。

钟宇凡等光头男李霸天冲到跟前,瞬间从身后也掏出了一把匕首。他比吴祁和顾健乔都年长了几岁,经历丰富,而且小时候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所以随身携带匕首已经是他们这些人的习惯了。

并且钟宇凡打架经验还算丰富,趁光头男李霸天不备,直接朝他腹部捅了过去。刚才钟宇凡更担心的是,对面那伙人的黑袍人,因为那个人身上流露着真正的杀气,是钟宇凡这些普通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

当发现那个黑袍人并没有跟过来的时候,钟宇凡才放下心来,看来那伙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果黑袍人出手味道就变了,学院高层一定会追杀他们,跟一个是小孩打架,一个是家长欺负小孩,是同样的道理。

这就是为什么刚才他敢让苏宸赶紧走,独自挡下来的原因。因为面前两个混混,钟宇凡还是有很大把握,可以撑到学院高层赶到的。虽然会受一些伤,但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受到致命伤。

其实主要还是这个光头李霸天比较有威胁,至于那个黄毛张柯,钟宇凡从他的话里行间,就能判断出那家伙肯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了。

因为拿普通的匕首,就想卸胳膊卸腿不太现实,刀刃卷了都不一定能砍开骨头。

钟宇凡这一刀捅的突然,如果是一般经验少的人必然中刀,在腹部位置,如果匕首捅入的深一些,李霸天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在现实世界,钟宇凡绝对不可能去这样做的,也就是在学院才敢一刀直刺敌人要害,他这是准备让光头毙命。

钟宇凡的人生信条就是,平时可以温文尔雅,一旦别人想害他,那么他就会以更凶狠地方式还击,这样才能让别人有所畏惧,因此他根本不会手软。

果然,李霸天中刀了,不过仅仅是胳膊被划开一道口子。这个光头男一看,就是实战经验比较丰富,在钟宇凡出刀的瞬间,就用左臂挡住了柔软的腹部。

钟宇凡的这一手,让李霸天微微意外,他还真没想到钟宇凡也是个街斗好手。微微眯起眼睛,道:“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刚才还真小看你了。”

“嘿嘿,爷打架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钟宇凡也清楚,李霸天和他都是有点街头打架经验,刚才是偷袭得手,后面估计自己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当然两人互不防备,直接近距离互捅,你捅我一刀,我还你一刀的那种傻事,二人都不会去做。

所以他们便持刀对峙,寻找机会,毕竟他们俩都不是真正的高手。

就在李霸天和钟宇凡僵持不下的时候,另一边,黄毛青年张柯和顾健乔的战斗可以说是一边倒了。

张柯拿着水果刀,稳稳占据上风,而且怎么说他都是个混混,还是打过架的,比对面的顾健乔要厉害不少。

不过顾健乔虽然没什么打架的经验,但是时常玩跑酷,所以躲避起来还是比较容易。只不过一直比较被动,还是免不了出现一些伤口。这些伤口倒是把跟着顾健乔一起来的楚司闵吓坏了,他一边朝学院内跑,一边喊道:“杀人啦!杀人啦!”

这时,对面剩下的五人,见李霸天和张柯一时间没把钟宇凡几人拿下,又担心学院高层赶到,于是准备一起出手解决战斗。虽然不能明显的恃强凌弱,引来所有学员的不满,但是做一些小动作还是可以的,比如打伤他们,或者控制住他们。

来到跟前,金发男乔克给黑袍男子打了个眼色,黑袍男会意,便朝钟宇凡的方向冲了过去。张柯那边稳占上风,所以他准备先收拾了钟宇凡。

就在他瞬间冲到钟宇凡面前,一拳朝着钟宇凡的膝盖挥了出去,打断他的膝盖骨,他就会任人鱼肉。

钟宇凡看到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自己的拳头,甚至带着一股拳风,隐隐有雷鸣般的音爆声,一时间根本做不出有效的反抗,只剩下眼前无限放大的拳头。

见陷入绝境的钟宇凡,苏宸第一次感到一阵孤立无援,她嘴里想喊些什么,可是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脑海里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

她隐隐带着哭腔,就在心中仿佛下定了某种决意,露出一抹决绝的神色,攥紧自己的小粉拳时。

另外一个戴着墨镜,身披灰色麻衣的男子赶到近前,一拳朝着黑袍男子打出去。

黑袍男打出去的那拳,也调整了个方位,朝着墨镜男的拳头对过去。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这两人出拳的速度和出拳所携带拳风的劲道便可以看出,二人实力几乎不相上下,这一拳要是对实了,不是一死一伤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陈泗,住手!”

“季风,不要!”

在二人的拳头即将触碰还没相撞之际,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喝止声,这才让二人停了下来。喊黑袍男陈泗住手的是金发男乔克,喊灰色麻衣季风住手的是,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不良少女。

在少女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当看到不良少女出现,钟宇凡紧绷的心脏才喘了口气。

刚才在黑袍男陈泗的出手刹那,钟宇凡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一样,全身都动弹不得。要不是墨镜男季风出手,自己重伤的结局可以预测。

这个不良少女,钟宇凡在资料上看到过。她叫安梓溪,是学院的第二大势力的魁首,只是他们比较低调,但和学院内最大势力的乔克等人之间,一直有着明争暗斗。

在不良少女安梓溪身边,有一个如影随形的墨镜男,他的名字叫季风,据说实力与乔克身边的黑袍男陈泗旗鼓相当。这也是为什么,她一个女孩子所带的团队,能成为学院里,除乔克势力以外最强的势力。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凌晨学院》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66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