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欲求圆觉

大早上的就听到卫生间哗啦啦的水声。醒了,睡不着了,也许真是年纪大了,睡不了懒觉了。吴成睁开有点干涩的眼睛,这阵子怎么回事?娘的,心态有点崩啊。

开了一宿的空调,这个城市的夏天真是热,进家门开空调,早上醒了才关。想着电费,想着各种生活花销,吴成在琢磨这是不是已经是自己人生的巅峰了?因为从年龄来讲,已经不可能再有啥新的突破了。对于四十岁的人来说,在这里已经拥了一套三居室,有老婆、有闺女、还有老母亲,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现有的平台上应该不要做更多的念想了,一切以稳定、平和为主才是王道啊。

但是,吴成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空,空到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任何支撑,所以心态才要崩啊。

先起来吧,生活总是必须得继续,上个厕所先。

厕所里有浴帘,地上已经是一层水加一堆儿头发了。习惯性的瞥了一眼,浴帘遮挡效果其实不错,看不见什么,吴成也没有主动的进行脑补,反正感觉就是左手握右手嘛。坐下办正事吧。

似乎已经差不多洗完了,估计是听出来进来的是自己老公,所以女人毫不顾忌的拉开浴帘,开始拿毛巾擦拭身体。

吴成从还有些迟钝的状态下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感慨自己好辛苦。农民伯伯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耕种的土地啊,虽然自己没有厌烦,但岁月的侵蚀无法抵挡,已经出产的越来越少了,而且部分地方已经开始变得平整,部分地方已经开始走形。

还好,以前的印象还在,曾经自己刚刚拥有这块儿土地的时候,似乎还是不错的,甚至还为此有些小骄傲。吴成在心里把嘴角微微翘了翘,脸上却习惯性的不动声色。

“”快点,人家今天还要加班,你倒是没事儿,大早上不睡觉,还上厕所占地方,碍事儿。”

吴成轻微的皱了皱眉。又来?现在她的每句话后面都得来这样一句带着厌烦语气的总结,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也不知道别人家的老婆是不是也是这样?

撕纸,起立,按下按钮。

“你不能多按会儿,你看都没冲干净。”

吴成试了试,还真是,原来都是习惯性的一按就算了,怪不得以前老得冲两遍才干净。不过嘴上却在说:“你能不能对我好点,说事儿就说事儿,什么语气,我在你心里还有没有好儿?”

“切”,回答他的就一个带着不屑、厌恶的单音节。

“最近学会顶嘴了是吧?我哪儿对你不好了?最近是不是有谁对你好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一分钱她都拿不走。还嫌弃我语气不好?那么大岁数了别想着瞎动什么歪心思。”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保命的本能第一时间体现了出来,吴成一声没吭,灰溜溜的逃了。

“咋了?你是不是真有事儿?”

按正常逻辑,虽然最后一句的声音已经有些尖锐了,但逃得快,躲得远应该不会有啥事儿。所以吴成赶紧溜回卧室,开始摊在明显大的不成比例的电脑椅上,按下开机按钮。面对这种状况,吴成的一贯策略就是充耳不闻、置之不理。多少次的经验证明,要是有胆儿敢搭一句茬儿,轻则一顿吼,重则开始吵,再严重的就不可想象了。为了家庭和谐,还是闭嘴、闭耳吧。

“你的被子不叠别老放这边,一进门就看见了。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又说你了哈。可是,不说你你就什么都不知道。”说话的同时送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不知道翻白眼儿的时候能不能看见东西,吴成似乎没有印象能看到。但紧接着,“蚊子、蚊子”,啪的一声,巴掌拍向了翻白眼儿那个方向。“早跟你说过,出去时快点儿关门,快点儿关门。十多层蚊子从窗户飞不上来,都是楼道里的蚊子趁着你不关门飞进来的。”“在床头墙上面呢,待会儿打死啊。”好烦啊,埋怨来埋怨去的,天天不好好说话。

走了?不是应该追过去,先一巴掌把蚊子打死吗?没两步路的事儿。结果一声吩咐,又成自己的活儿了。我现在不也刚起床懒得动嘛,先养着吧。

我不关门还不是每次我都得先去按电梯,你在屋里照来照去的,听到电梯开门的声音才往外走,跟我一起出门儿不就完了。我关上门儿电梯来了你又听不见,我还得敲门儿催你。

“你今天怎么走?”还得问上一句,要不又得扯出一堆埋怨的话来或者一定会听到发脾气摔门的声音。

“我撘同事的车,给你省事儿了,你就在家呆着吧。”好好呆着,少给我嘚瑟啊。”

幸亏外地车受限,要不,不早早起来把姑奶奶送到单位,又得收获好一顿唠叨。

您那破班儿一个月就比城市最低工资标准高一点点儿,有什么好上的?不过转念一想,她要是老在家的话,更不是什么好事儿,肯定整天躺在床上看视频,用手机买东西,饭也不做,床和厕所两点一线。一年当中收拾屋子的日子有限,逢年过节收拾一回,还得拉上我。幸亏你婆婆也不说啥,认识你之前就退休在家了,那时还没你呢,为了照顾你老公,习惯性的把家里所有的事儿全都早早接过去了。唉,老母亲啊,从小就不让独生子的我动一下手,方方面面照顾的无微不至,虽然现在年纪大了,还是围着自己的儿子转啊。也不知道是性格使然,还是看在儿媳妇天天晚上与小神兽斗争好几个小时辅导作业的份儿上,反正不像想象的那样,对儿媳妇什么都看不惯,发生什么婆媳争吵啥的,估计充耳不闻、眼不见为净的功夫比自己儿子更高明,要不这两面受气的滋味更难受啊。吴成也不管了,反正落个耳根清净,虽然媳妇天天管教小神兽时的嗓音能驱鼠避蛇,但至少自己不主动参与,一般就不会出现什么家庭成员之间的冲突,随她去吧。

吴成现在越来越渴望感情的寄托,当这段婚姻开始之后,自己更多的在努力的生存、生活,刻意的忽略掉了,甚至故意无视掉了自己心理上的需要,美其名曰是男人对家庭的责任。但现在,他却有了强烈的这种需要,甚至不能满足的时候简直是在受折磨。

也由于工作的疲惫和审美的疲劳,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跟恋爱时那样特别的关注对方的感受,想办法讨好对方了。吴成有时候也在想,没有付出却期待着对方的给予,否则自己就会失落,而且失落到有种离对方越来越远的情绪是不是不对?

不管怎样,不知不觉中,吴成感到俩人的感情和感觉都在淡化,眼中所见更多的则是对方的错误,以及对方对自己的淡漠,夫妻越走越远了。不过似乎绝大部分的家庭都是这样啊。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