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好几天,吴成下班后的主要事情就是去找师姐聊天。偶尔师姐不在,估计是去找正牌男朋友了。甚至有一次吴成还看到了师姐和一个男孩牵手走出大门,估计今晚他家没人吧。吴成心里说不清的感受,五味杂陈,想舍又舍不得,想不舍又觉得该舍,也理不清个对错。不过跟师姐聊天时心里的愉悦感受,看不见师姐时心里的盼望,却时不时的从心底滋生出来,让他觉得难以抑制,难以放弃自己继续跟她在一起的念头。

不管在这之前是不是已经存在了那么一个人,吴成始终认为对错在感情里面不重要,因为感情哪来的对错?既然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俩人在一起的时候,谁也没再提她男朋友的事,心照不宣的避开了这个障碍,特别是师姐,还有点儿驾轻就熟的样子。于是跟师姐的聊天有越来越深入的趋势,暧昧在俩人中间飞快的滋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吴成没找到可杀之人,却放了一把火,心中的火种终于变成了一把大火。吴成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亲吻,跟女人的第一次全面接触的拥抱。显然由于身高的麻烦,正常站姿不是很能满足俩人热烈的渴望,于是吴成经常会把师姐抱起来,站着抱,坐着抱,反正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她体重的负担,反而恨不得能用力把那小巧的身躯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在紧密的接触中嗅着令人陶醉、痴迷的青春的味道,吴成的手也不满足于仅仅抓住自己喜欢的东西,无师自通的开始寻找更多的快乐,同时给予着更多的快乐。

对于两个热恋的人,也许马奇诺防线都只是一个小小的沟坎,满天飞舞的子弹更带不来危险,反而在用自己的破空声预示着两人最终必然的胜利。因为吴成心中的火越烧越旺,焚尽了世间的一切,除了一个她。吴成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还是师姐看他如此不知所措,提醒说,宿舍那么多空房间,肯定有能打开的。

该着儿吴成梦想成真,试了没两次,吴成还真就打开了一个宿舍的门。当第一次揭开那神秘的面纱,吴成眩晕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了,感觉自己好笨。师姐教会了他成为一个男人,还嘲笑道:“男人第一次真傻,真快”,弄得吴成既不好意思又很疑惑。但很快,第二次的时候吴成就化身成了战士,最勇猛的战士,一直在冲锋的路上没有停歇,直至彻底占领了师姐的阵地。身体好是本钱啊。

大二开学了,校园里再次充满了人,也恢复了正常的作息时间,于是再也没有充足的空间和时间给俩人了,晚上只有很少的机会能见面,而且因为暂时无法在人前公开俩人的关系,即使见了面也仅仅是正常的打招呼和交流,但吴成心里已经美滋滋的把她当作自己的人了,好像只差把那个碍事的家伙彻底干掉,就可以向全世界的人宣告自己的胜利了。

一般只有到了周末才有机会到学姐的宿舍继续放火,而且由于吴成也要回家,这样的机会一般也只有半天。每次吴成都带着满足,带着留恋,带着回味离开,这些足够支撑他到下一次见面,而且每次看着师姐带着满足的慵懒,自以为她也会像自己一样乖乖的继续渴望着、等待着下一次。

有一天,晚上碰到师姐,顺便问了一句干嘛去?师姐说去外教宿舍学英语,同时教外国留学生中文。吴成很好奇,说我跟你一起去接触一下外国人,师姐非常正常的同意了,于是俩人一起来到外教宿舍。开门的是一个外国男生,没有印象中的高大强壮,在吴成的眼里甚至将将算是正常身高吧。首先是互相的介绍,可是在师姐介绍完吴成是自己男朋友的时候,吴成明显感到了敌意,男人都懂的敌意。卧槽。秃驴,你也敢跟贫道抢师太?师姐本来就漂亮的像洋娃娃,肯定能入得了外国佬的眼,可是你当我不存在啊?吴成再一次确认之后,虽然英语上咱水平较差没法跟你交流,但眼神可以。比狠,来啊。外国佬先怂了,大概意思是今天不太方便,有时间再约吧。师姐也没什么变化,很正常的告别,跟吴成返回了。路上吴成忍不住问了句,你们就是互相学习语言?师姐回答当然了。

这事虽然让吴成不太舒服,但就见了这一面也不至于如何。当然真发现有什么至于的事了,吴成坚信外国佬肯定好不了,自己心里可没有什么外交概念,不服就干。

有一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吴成下了主楼,隐隐约约看到师姐好像跟一个男人一起在出校门,像上次见到的那个她的男朋友。天已经黑透了,照明完全靠灯光,吴成本跟同宿舍的人一起往回走,此时稍楞了一下,想再次确认,不过看他们已经转到了门卫室后面,于是把手里的书往老六手里一塞“帮我带回去。”同时开始朝大门方向追出去。出了大门,确认了,就是他,师姐已经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车子也已经开始加速。吴成立马怒气值爆满,飞快的追上去,躲闪开正在离校的众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追到了自行车旁边,一把抓住了骑车人肩膀上的衣服,一使劲,那人就腾空了,摔在地上。由于出手的位置正好在自行车后座附近,吴成余光中看到师姐也摔在了脚下。先伸手把她拉起,迅速看了一眼,似乎没受伤,确实没考虑把骑车的拽下来,坐车的也好不了。吴成看向前方,男人已经站起来,而且显然脱离了懵逼的状态,正在往这边走来。吴成毫不客气的向前冲了一步,照着对方的脸就是一拳,对方没有做到有效的格挡,被打了一个趔趄,拉开了一点距离,吴成紧跟着一脚踹了过去,对方这回再次倒地。其实吴成没怎么正经打过架,只不过身体素质比较好,在和同学玩闹中从来没吃过亏,但真正打架的招式还是不熟。这时正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冲上去把对方按在地上暴揍,还是等对方站起来后再照脸上招呼时,腰已经被师姐抱住,“别打了,别打了。”师姐一边死死抱住吴成,一边哭着喊到。吴成不敢使劲,就师姐的小份量,使点儿劲儿真的会飞出去。看向对面,也许是对方感受到了这两击的力量,虽然站了起来,但并没有再靠近。吴成低头看向师姐,心里莫名的更加难受,只是因为师姐阻挡的是自己,似乎自己是惹事者。可明明你是我的啊。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吴成又注意到原来师姐的一只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在旁边,可还光着一只脚挡在面前,死死抱住吴成的腰。吴成愤怒的伸出一只胳膊,用手指指向那个男人,对方依然没有给予回应,就是站在那里。吴成最后低头看向师姐,流着泪的脸上仍然只有楚楚可怜的阻止。转身,师姐看出了吴成的意图,松开了胳膊,吴成大步的往回走了,整个过程未说过一个字。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