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是周日下午出发的,打算晚上先找个旅馆凑合两天,第二天上班后有时间了,再在附近找找可以租赁下来的长期租住的房子,然后过上一段儿放肆的生活。三十年了,其实也没有怎么放肆过,基本上还是属于循规蹈矩的那种。因为吴成属于那种在喝酒时无论多难受,也能保持着清醒的人,甚至一度怀疑所谓喝多了不清醒,闹事儿的人是不是都是装的?要不就纯属借酒撒疯。而且吴成属于那种爱上一个人就会比较死心塌地的那种,只要感情不出状况,就不会让自己出轨的人,所以这回打算借这个机会干脆放肆一下。

当夕阳整个不见了的时候,天空中还有光,街上到处是匆匆走过的人群。吴成抱着旁观者的心态,看着俊男靓女们穿梭,自己则溜溜达达不急不忙。

“别看表面光鲜,不定现在在去往什么地方的路上呢,哼。没准就是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没准就是合租的蜗居,没准正在赶往还要坐上2个小时车的公交站。唉,说起来生活中各种烦恼可比快乐多多了。真正属于这个城市的人也不应该在此时此刻见到多少啊,这帮能见到的都是为生活奔波的苦命人啊!”

如此繁华的地方就是有一点好,想要什么都能找到。没溜达到半站地,就看到了紧密的门脸儿房之间夹着一个通道,没错,就是只有一个通道,连门儿都没有,只是在通道上面挂着“旅馆”两个字儿的招牌。

进去吧,反正就是凑合两天,这个地方性价比应该很高,是自己的目标。办手续,交钱,拿钥匙。果然是半地下,简陋的啥都没有,只有床、床头柜、一个电视。那时手机也没太强大的娱乐功能,躺床上看会儿电视吧。

正看的迷糊了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上午不是还见了一面嘛,现在就又想我了?”

“我在三环医院,他割腕了,流了好多血,刚转院过来的。”

“我靠。”

电话里在哭,吴成在发蒙。

“你现在在干吗?”

“我在急救室外等呢。”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遇事不能躲,人家第一个打电话给你,况且还是有点暧昧关系的,咋也得冲上去,不能不管啊。打车吧,应该怎么办到时候再说,总不能把她自己扔那儿,腕都割了也不知道下一步还能做出点啥事儿来。

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受伤的总是放感情放的多的。其实,反过来说也成立,正是因为在其他方面可能差点儿意思,所以就只能多放点儿不值钱的感情作为砝码了。因为感情往往在面对现实的时候,更无能为力一些,因为人的期望往往高于实际能达到的水平,因为缺少资源的人往往更没有后路可退。所以这样的人在感情崩塌时,就会更觉得崩塌的迅猛以及崩塌的难以接受,无法自控,就会更痛些、更长久些。

距离不近,半个多小时了才到,下车先打个电话。

“现在在哪儿,什么情况了?”

“从急救室出来了,说手筋没事,正在打点滴,他朋友在办住院手续,我在点滴室门口接的电话。”

“好,我到了,马上过去。”

吴成找到了点滴室,门口没有人,探头往里望了望,毕竟是大医院,人多,里面分散着有十几堆儿人吧。看到她了,正背对门口坐在排椅上,躺在移动病床上的应该是那位了,紧挨着的排椅上还有个男的,应该是他朋友。

反正没见过面,此时更不是退缩的时候。吴成下决心走了过去,尽量平静下心跳,把三个人都笼罩在视线里。躺着的正闭着眼,坐着的都在沉默着发呆,没人注意医院里走来走去的各色人等。

吴成进门先绕了半圈从侧面靠近过去,隐蔽的捅了捅她,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往门外努了努嘴,然后脚步不停、目不斜视的先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

“下午回家他就突然问我,是不是外面有了其他人了,我承认了,而且跟他说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他就割腕了。”

“你跟他说清楚了?”

“嗯。”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看他流了好多血,就叫上他朋友先送医院了,结果那边的医院说治不了,就转院过来了。”

“他没打你吧?”

“没。”

“那你以后还会跟着他吗?”

“不会了。”

“你的证件都在身上吗?”

“在。”

“那你现在跟我走吧?”

“啊?”

“还能怎么办?”

“可他......”

“他们都没见过我,现在也没看见,看见了更麻烦,更解决不了了。反正你肯定回不去了,直接跟我走吧。”“别犹豫了,你现在做不了任何事儿。他朋友在呢,出不了啥事儿。待会他醒了你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了吧?还是你要继续与他纠缠?”

“我衣服什么的还在家里呢。”

“不要了。”

吴成就是这样把也在懵逼中的她从医院抢走了。其实没有做过任何计划,完全是突发的,事儿赶事儿赶到那儿了。每个人不同的认识、想法和做法突然之间就促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反而少了很多的纠缠。

不过麻烦没完啊。

“先把手机关掉,他现在不正常,断了联系安全些。明天给你换个新卡,再跟你父母说一声。”

“师傅,前边立交桥左转,下桥路边停车。”

“咱们走回去,过桥,到另一个方向换一辆出租车。”

“你上车前先把外套脱了反着拿在手里,袖子上全是血,车上不冷。”

她问:“现在咱们怎么办?”

“我在一个写字楼干过经理,那个物业还有一个酒店,离我现在上班的地方不远,老板曾经是我上司,那个地方我也熟,先去那收拾一下再说。现在天黑,也看不出来你身上还有没有血,别惹麻烦。”

“到了,你先在大堂沙发上坐着,离人远点。”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