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总是比你想的更能准时到达。第二天老罗就哈着腰来了,“吴经理,昨天刮大风,把咱们门口最里边的自行车棚子的蒙皮给撕了,您看看咱们是不是换一换?”

“那肯定得换啊,你知道当初是谁弄得吗?”

“知道,就咱们旁边做广告的那家。”

“他们还真什么都干啊?”

“是啊,他们干的杂,啥都能干。”

“你认识他们?要不你先联系一下。”

“我早上叫他们过来看过了,全换的话他们说得8000。”

“行,回头我看看去。”

吴成出去转了一圈儿,不是很大的一个自行车棚子,利用停车场的边角,用铁棍焊的架子,上边的蒙皮已经耷拉下来了一条。这也不难啊,主要还是个材料钱,估计都用不了多少工。老子混迹物业搞租赁这么久,随便找个朋友轻松解决啊。一个电话过去,朋友先客气了一番,说吴经理咋跑那个物业混去了?我知道那地儿,您的事我肯定上心,下午就过去现场看看。

吴成也没当回事,下午自己迎了朋友。朋友现场一看:

“就这点小活,您放心,指定给您办妥,主要是看您用啥材料,这种蒙皮有厚的,薄的。肯定厚的结实,耐用一点,就是稍微有点贵。”

“能差多少?”

“一米得差将近一倍,不过您这棚子本来也不大,没多少钱。”

“行,你给量量,报个价给我。”

“用好的5000,差点儿的您给3500。”

“嗯?”

“没事,您开口我就给您个成本价儿,4500,以后里面客户做个标牌,打个广告,代办个手续啥的,您也知道我的业务,您多给介绍介绍就行。”

“要多久?”

“回去我就给您备东西,明天喊人过来,半天基本就能完事了。”

“保多久?”

“二年,期间如果坏了您找我。”

“行,都得吃饭不是,我也不再跟你砍价了,就这么着,干吧。”

第二天,朋友带人来了,吴成特意叫上老罗,当然,老罗搞维修的也应该叫上他,一块登梯爬高的把活儿干了。不过,吴成老觉得老罗干活儿的时候脸有点儿黑。

晚上回家,为了图方便租的挺近,出门走五分钟就到了,二居室前面的一间当了门脸儿,后面成了隔开的一居,卫生间、厨房都在这边,也算方便。1000元的补贴当然不够,还要贴进去800元,不过这地段儿没的说,就是贵。女人还不错,白天在家,每天晚上炒上两个菜,滋味儿也还行,吴成每月给他2000元生活费,由着她花销。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消费,中午吃食堂,食堂归物业管,免费。就是自己买个烟,每周去趟家乐福,100块能拎回一周的各种零食。小日子过得还算有些滋味儿,特别是天天搂着大白腿,晚上把自己以前的事儿说一说,也能叽叽呱呱到挺晚。

又一次,晚上吴成重新做了那个梦,梦见自己骑着马,奔跑在远方的草原上,挥舞着马刀,斩杀了敌人,冲进了一个帐篷,占有了里面的女人。这回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上次那个,吴成在梦里有点搞不清。

突然有一天,一个房产中介的哥们打电话来。

“听说你在附近管物业呢,我晚上正好在附近,坐坐?”

“好啊,你几个月前才结婚,不着急回家啊?”

“没事儿。”

“行,下班见。”

反正这种行业上的惯例,很少需要自己付钱消费,物业经理级的人物你中介还不上赶着伺候着。不过这个朋友算老相识了,自己入行一年的时候,一个朋友带着还青涩的他约着吃的饭。他从小就是单亲,个子不高,但唱歌很好,自己还组过一个乐队,不过主要是自我娱乐,没有听说做过什么商演挣钱啥的。才情还行,当初一首《单身情歌》堪比原唱。为人也很真诚,一直追着吴成想要些客户资源,但因为是跟朋友一个公司的,所以资源都已经给了朋友,总不能让他们俩去吃同一个客户吧。所以吃过几次饭后觉得有点儿亏欠他,反而在感情上走的近了。

几个月前他结婚,吴成则正好刚离婚不久,正是在家休养,对任何事情心灰意冷的时候。听说他结婚,专门从床上爬起来从城北边跑到东边,随了一份儿全场朋友中最高的大礼,权当还一部分人情了。因为长期憋在家里,这一路上都感觉阳光很刺眼,所以跑了那么远的距离印象特别深刻。结婚时被安排在那几个乐队哥们一桌,心中不免悲哀,咱哥们虽然现在身心备受摧残,但明显气质与他们不符啊。转念想想,他也是怪可怜的孩子,单亲家庭,从整场来看,男方到的亲朋真的不多。同行到的也没几个,不知道怎么想的,估计是没请同事。这么说请了自己也算够意思了。既然如此,给朋友面子,献上祝福就好,别整其它的。婚礼是常规套路,过程有点儿小甜蜜,不过吴成那时候心里还是冷的,只是微微感觉到新人还挺恩爱的。触景生情,真心的希望他们能经营好自己的婚姻,所有人不要走上自己的道路,那实在是太他妈痛了。

晚上,自然免不了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小酒儿喝的比较到位,兴致也很高,互相拍胸脯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合作,做几个大单。眼看九点半了,吴成说:

“回吧,你住在东郊,现在走到家已经太晚了,有机会再聊。”

“没事儿,今晚不回去了。”

“我靠,啥情况?新婚燕尔的不回家?”

“没事儿,大哥你吃好没?吃好咱结账,兄弟带你去旁边洗浴洗洗睡觉去。”

“兄弟你没事儿吧?我租的地方就在旁边,同一排,出这门进那门,要不是屋里有人,早叫你去坐坐了。晚上没地儿了到哥哥那凑合去也行啊,别见外,何苦去那种地方?”

“不用了,兄弟今天喝好了,去那儿正好醒醒酒。哥,你就别管了。一起吧,兄弟请。”

“别了,家里还有嫂子呢,况且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以前虽然跟你们疯玩儿过,但我很挑食,不是什么都能咽的下,而且现在不想玩儿。”

“得嘞,兄弟知道你,你回吧。我自己过去。”

吴成看着他摇摇晃晃往外走,不放心,赶紧跟上,想问一句这是咋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这一晚上聊的都挺嗨,也没见提这事儿啊,还以为俩人仍然沉浸在小甜蜜中呢。看情况肯定是夫妻的事儿了,又不像吵过,打过的样子,那是什么事儿能把刚新婚不久的人推在家门外?还是别问了,来回来去不就是那点儿事儿嘛,自己也没处理好,而且也实在插不进手啊。眼看着他被门童热情的搀进去,吴成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慢慢蹭回了自己家里。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