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出门深呼了一口气,不舒服,好累啊!吴成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在开发区上班时遇到的一个韩国客户。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跟人家一比才明白啥叫素质。人家也不是老板,算是高级助理那种吧,可以全权处理国内的租赁事宜。自己美的不像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整容整的,但人家给人留下的印象更多的是美丽外表下的气质和智慧,尤其从仪态,礼仪上首先没得挑儿。记得一次吴成约她在京顺路公司总部见面,她自己下飞机打车过来。吴成也是刚到不久,在办公楼门口迎接,眼看出租车就停在了大门口,比较远,吴成赶紧迎向她。眼见她在车上交完钱,优雅的下车,冲司机微笑表示感谢,挥手跟吴成打了招呼,待车走后才向吴成走来,整个过程高级感满满。当微笑的寒暄过后,她稍压低声音,还带着一点歉意的问道:

“我是不是让司机不高兴了?”

“为什么?”

“他停在大门口就开始说距离太近了,在机场排了2个多小时,然后满脸的不高兴。”

“所以他才故意停那么远?非常抱歉,他们当然希望等候那么长时间后能跑的远一些,这样才能多挣些钱。不过您不要介意他的态度。如果您感觉不好,我替他道歉。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投诉他。”

“算了,算了,我能理解,就是对这里的道路和规矩不熟悉,有点不太明白。”

在接下来的谈判里,大美女在最恰当的时机,抛出了国际合作、公司规模、公司信誉度、租赁面积、租赁合作前景等自身优势开始压价。甚至利用性别优势,暗示自己一个女人千里迢迢跑来这里,肩负总裁重任,多么不容易,吴成千万不能拒绝她的合理要求,否则就是欺负弱女子。谈妥租赁后又适时开始重申自己全权负责入驻前的所有事宜,后面的装修要靠自己跑来跑去,多么的辛苦,物业一定要给予最大的方便、让利和支持等等。虽然这些基本上都是正常的内容和技巧,但很多客户可不是一次能谈的出来的,甚至有些人要好几次接触才能把条件想的差不多。人家一个大美女可是各种情况信手拈来,而且每一回合都谈得恰到好处,思路清晰,考虑周全,理由充分,既让你明白,能接受,又不直击底线,让你无法接受,而且她的应对还能随着你的反馈而变化,绝不触发出你的不利情绪,时紧时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吴成感觉这是一次最美妙的谈判,就像太极推手,行云流水,谈完之后一身舒畅。再来看结果,却是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是汗,精疲力尽了。吴成对这个美貌、智慧的女人真是深深起了敬佩之心,而且是少有的几个在谈判中自己敬佩的人之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吴成回到家,她在等他吃饭

“今天怎么晚了?”

“陪老板看家具去了。”

“那个女的?”

“嗯。”

“她是不是对你有企图?”

“嗯?你怎么这么想?”

“直觉。”

我靠,这种事虽然没有发生,但必须得从源头上就否认,要不,解释就是掩饰,根本说不清楚,还惹一身骚。幸亏吴成觉得自己跟那么多谈判对手尔虞我诈的时间长了,练就了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所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说:“我没有感觉。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个念头,而且以咱俩的情况,我是对这事没有兴趣的,也没有任何想法。虽然她有钱也算漂亮,不过我们不是一类人,处不到一块儿去。”

“好吧,信你一次。”

“哎?今天这瓜怎么有股生姜味儿?”

“我尝尝。是不是你炖肉切姜之后没洗刀?”

“哦,还真可能。”

“你的肉炖的真好吃。”

“那可是我最拿手的厨艺。”

“确实好吃。”

“那你就经常买点儿。”

“好。”

客服推门进来。

“经理,刚才我接待了一个客户,他看上咱们剩下的最大面积的房子了。”

“好事啊,谈到啥程度了?”

“他跟朋友来的,看了房子,很满意,说过两天天再来。”

“有没有谈价格?”

“还没有,就是报了个价。”

“好的,下次来了谈谈价格,做不了主的时候带他来见我。”

一个穿着警服的人敲门进来。

“我是咱们派出所的,姓赵,需要你们协助我们填一些表格,管片儿里的物业都要填。”

“没问题,您都需要什么?”

“把这几个表儿都填了,然后盖上章。”

吴成看了看,就是一些基础信息,对方还穿着警服,表格内容似乎也对,标准的政府印刷形式。心想着这是管着这片儿的阎王爷啊,于是加倍小心,曲意奉承,拿出最大的诚意积极配合,临走的时候终于感觉确实给人家留下了点儿好印象,便马上递上自己的名片,说了些有事儿尽管吩咐之类的话,并恭送出了大门。

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衣冠楚楚的敲门进来。

“吴经理您好,我是中介的小张,我们经理说跟您挺熟的,这是我的名片。这次拜访您是我有一个客户想租咱们这儿最小的户型,他们对咱们这儿比较了解,你看5块/平米能拿下来吗?”

“这价格他们能定?”

“能,已经谈的很成熟了。”

“可以。对楼层有要求吗?”

“他们看好的是208。”

“哦,还真挺熟。什么时候能签约?”

“您能不能给我两份签好的合同?我带走找他们签字盖章去。”

“怎么是我先签?我可以给你空白合同,最好让他们签完给我。”

“我们经理说您放心吧,这个客户有把握,我这不是今天正好过来吗?顺便带回去,争取早点把事办完。”

吴成看了看名片,这家中介的经理确实自己认识。又想了想,合同自己研究过,还算严谨,给他盖好章的也无所谓,对方填上空白条款,顶多办个工商注册什么的用的上,其它方面很难用个租房合同搞事情,关键是今天情绪不高,懒得跟这个小子磨叽。所以叫来财务让她取两份盖好章的合同来,自己留了个心眼儿,也没有签名,交给了小张,叮嘱了一句:签不了给我还回来。然后也就没往心里去。

云阅书院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