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来的挺快,一老一少,警车闪着灯进了停车场,吴成过去说明了一下情况。两个警察去了3层,开始客客气气地劝说堵门的人,说了半天无果,人家就是不走。吴成是第一次看见闹事儿的碰上警察不害怕的,不过看这俩警察也挺客气,一点儿也不横,自己也没好办法,于是把他们请到办公室商量,问能不能采取些强硬措施。警察说,没办法,人家也没闹事也没破坏什么,劝说也不听,只能待会儿再去看看。

看俩警察也没个紧张劲儿,就像平时上班一样坐在办公室等,吴成无奈的问“这么晚了,二位饿不饿,我去找点儿吃的?”年轻的警察说“不饿。”老警察没表态,不过一看就是不拒绝。于是吴成出了大门,沿着街找饭馆。这一折腾都十二点多了,亮着灯的门脸儿儿都少了。终于,看见一家饭馆在收拾准备关门了,吴成过去问老板还有啥饭。老板说都卖完了,后厨还剩点熟食和半锅米饭,能给凑合炒炒。吴成一想,物业不管晚上的饭,这一折腾,到现在就只吃了一包饼干,现在估计再走出几条街也找不到啥了,于是就让老板凑合炒了一下,装了三个饭盒拎着往回走。

到办公室,一人分了一个饭盒,年轻警察说不吃,样子好像吃了就是受贿似的。年老警察说:“谢谢,我得吃点,胃不好。”“别客气,别客气,先吃点儿,喂饱了肚子再说。”

凑合吃完了,老警察开口:“我们出警是有记录的,这事我们管不了,要不你给我们签个字,我们就回去了。你们不是有保安吗,要是不放心就继续看着吧。”

“你们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没办法,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以劝说为主,可他们不听啊。”

“那你们不能强制执行吗?他们已经影响我们的正常秩序了。”

“你的要求我们做不了主,要不你问问我们所儿里值班领导?”

“谁能定?”

“今晚值班的是赵警官。”

嗯?上次来那个?

“哦,赵警官,他办公室电话是多少?”

“你认识他?”

“认识。”

“哦,那你打个电话吧,他说了算。”

“赵警官,我物业的吴成,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您看这算不算扰民,弄得我们下不了班,咱们警察能不能采取些强制措施?”

“这事儿,算。不过我们不太好采取强制措施,希望你能理解啊。”

“光理解有啥用,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啊?”

“让你们保安轮流看着吧。”

“我去。”

字签了,警察走了,保安排好班了,吴成回家睡觉了。

本来以为第二天弄不好还要折腾,结果上午十点,保安来报告,堵门的走了。吴成估计是给钱了,松了口气,总算晚上不用陪着熬夜了。

过了两天老罗又来了,

“经理,咱们的中央空调该换季保养了。”

“谁来保养?咱们自己?”

“不是,外边的公司,一直是他们在给咱们做,每年一次。”

“都什么项目?”

“检查溴化锂,检查主机,检查管路,有问题更换维修。”

“哦,多少钱?”

“一次4万。”

“每年都一样?”

“对。”

“行,把审批单子先放这儿吧,我再看看。”

吴成这天没啥事儿,准备熬点儿下班,眼看差不多了,小财务来了“经理,有人在老板办公室等您,是老板朋友。”什么情况?吴成带着满脸的疑问,走到老板办公室,推门一看,一个也就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还端着点架子,吴成更疑惑了。还是先探探吧。

“您好,听说您是老板朋友?我是吴成,这儿的经理。”

“嗯,我有你们老板留在这个城市的钥匙,我直接进来的,没有你的电话,让你们财务通知的你。”

“哦。”这些话虽然解释了一些疑问,但没有说明来意,吴成于是没有继续接茬,心想,既然都上门了,没有道理让我问你你想干吗吧?

那人沉默了一下“咱们开门见山,你们老板经常不在国内,好些事情我们这些朋友经常会过来帮帮忙。”

“哦。”

“这次呢,你们老板让我过来看看出租的情况,她听说有一个大客户在接洽的过程中,但你好像不太在意?”

“你说的是那个王总吧?我首先有个疑问,这个事我并没有跟老板汇报过,怎么曲里拐弯的您过来问这个事了?”吴成很注意在语气上特意的淡化一些,不过质疑的意思还是表达的很清楚。

“我也不知道,就是你们老板让我来关注一下。”

“我之所以没有汇报,主要是觉得这个王总不太靠谱,凭我这么多年租赁的经验,能租这么大面积的客户,应该是能够清楚看出意图和目的的。人家自己来看,肯定会佐证这个地方是不是符合自己心里的预期,是不是能满足自己的规划。问的问题,关心的点都会围绕这个中心来体现。那个王总,却是生怕我小看他,好像更怕他同来的朋友小看他,所以说得话更多的是在反复强调自己的实力。真正租房子的有这个必要吗?”

“还有,那个王总没有主动提到任何租房的实质问题,我在提及的时候,他倒是满口应承,答应的很随便但没有实质往下谈。要么是他本来就没有意向,要么他提出租房,过来看房是有其他目的的,最起码不是主要目的。这事儿客服有点儿着急,可以理解,毕竟是她的业绩嘛。不过我判断,这个王总租房的可能性极小,而且说不好听的,有可能就是个大忽悠,提出这个租房的需求带着朋友来看,就是要让人更信任他,或者是他朋友的要求,他针对的对象是他所谓的朋友。他忽悠别人的钱跟咱们也没关系,不过咱们不能,也不用太上心他租房的意图。这一两周吧,肯定他就撑不下去了,我会继续让客服去跟踪的,她会告诉你们结果的。”

“通过吴经理的说法,我觉得你还是有经验的,既然你有把握,这事儿里面的跟你们老板的曲折关系也知道,那咱们就真诚的沟通一下。你们老板疑心比较大,我们作为朋友都知道这点,不过这次我也是没办法,她托付我过来看看嘛。过来的时候我还跟她说,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特别是自己已经看好的人。行了,通过跟你聊天,我认为你做的没啥问题,继续干吧。其实我本不应该过来干涉你的工作,回头我跟你们老板也说一下。就这样吧。”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