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满脸笑容的将这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神送走了。心里琢磨,这帮有钱人是不是因为脑子都跟常人不一样才发的财?那个客服要不要收拾一下?后来一想,根儿还在老板那,咱去欺负小客服有点儿跌份儿,咱一个打工的跟老板也不能置什么气啊,看在待遇还行的份儿上,把该做的工作做好就完了。至于其它的,哼,这样一个老板也不值得追随多久,现在自己的心态也不是能充满激情干事业的时候,毕竟离婚的余震还在隆隆作响,干哪儿算哪儿吧。等会儿,什么叫自己已经看好的人?咋感觉重点不在看好,在人呢?自己真成目标了,还跟朋友说了?我去。

说到以后,吴成不得不想起现在跟自己在一起的大白腿,虽然感觉还行,但就这样凑合过了?还是跟她结婚过下半辈子?恐怕这个决心还是比较难下。一方面,吴成对结婚的事已经不太上心了,最起码现在的心态上还扭转不过来。另一方面,大白腿的腿打90分没问题,其它的,比如腿以上恐怕就得打个折了。然后,现在她全靠自己养着,也看不出以后能找个什么样儿的好工作的苗头,外地户口,生活习惯啥的,好多头疼的问题。算了,先搁置吧,反正现在吴成是她的唯一了,也不怕她跑了。

美女老板又回来了,当然先表达了对入住率的不满,虽然这段时间有几个签约客户,有几个续约客户,但最大的两个房间还没有着落,客服也有点蔫了,估计也确定王总的事儿泡汤了。可是入住率这事儿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不光要靠努力开发,有时候也得看机缘,先把现有客户的服务搞好吧。

第二个星期的时候,老板通知吴成又找了一个男客服来,说是加强一下租赁的力量。吴成倒是无所谓,老板说了算,你高兴就好。等这位一入职,吴成一看,比较失望,感觉就不是在这方面很精明那个类型的。人长得不错,还挺帅的,白白的,个挺高,脸上线条明朗,估计是老板喜欢的类型。

来吧,先抻练抻练。“多大了,以前做过什么,有啥特长啊?”

“我叫刘浩,24岁,以前在中恒地产做过半年写字楼租售。四川人,人家都说川人出了夔门就能化龙,我这次来这里特意走的夔门,打算在这里好好发展。我从小是练跳舞的,后来一次演出腿骨折了,舞跳不了了,所以就做这个了。”

“行,小伙子有想法,我们就需要你这样有冲劲、有想法的好青年,希望你把刚才说的话转化成动力。你先跟咱们现在的客服熟悉一下物业的情况,尽快投入角色。你先去忙吧。”

什么玩意?咋把老板忽悠的?这文艺青年都让我无法下手培养啊。算了,老板你高兴就好。

晚上下班刘浩过来,“经理,晚上一起吃个饭呗,我有些同学在附近,晚上约着吃饭,都是帅哥靓妹呦。”最后一句话说实在的还挺有吸引力,否则谁稀罕跟你吃饭啊,不差你那顿儿。“行。”“那咱们现在就走。”

到了地方,俩人是第一波人,那就等吧。首先进来的是一个美女,模样中等偏上吧,身材不愧是练跳舞的,高挑、匀称,身高比吴成都矮不了多少,吴成特意往脚下看了看,居然只是普通的高跟鞋。吴成心想:行,没白来,有看头儿。刘浩上来就给人家来了一个拥抱,估摸着要不是国情原因或者吴成在边儿上,弄不好还得亲两口。美女不太自然,不过也没拒绝。更绝的是互相介绍

“这是我现在的经理,姓吴,这是我前女友。”

“哦,哦,你好。”

刘浩:“你男朋友什么时候过来?”

“他还得晚会儿。”

哎呦喂,这还能坐到一块吃饭?谁的三观有问题了,还是三十岁的自己已经落伍了?明显刘浩曾经与这个美女有一腿啊,面对这么个美女,现任男友也不至于是个石头吧,这种情况三人还能一起聚餐吃饭?观察,继续观察好了。

很快,各路豪杰们陆续到了,多数是男女朋友关系。别说,没一个歪瓜裂枣,都挺顺溜的人,不愧是文艺青年,看来负责考核招生的老师还是很靠谱的。吴成心想,幸亏咱这身高也不太差,要是不到1米7,跟这帮人一起吃饭,如果不是大款肯定得自卑。

这帮年轻人也没有见外的,很快气氛就热闹了起来。最后,第一个美女的男朋友来了,跟刘浩不见任何异样的打招呼,然后跟周围的所有人打招呼后坐到了美女身边,那个卿卿我我的劲头,看来确实不是石头。吴成感觉除了来欣赏一帮俊男靓女外,真的适应不了这种应酬和话题。于是,这个局大家都聊的很开,除了吴成。对于吴成来讲,有些话题应该是在相对私密的环境下才好说的嘛。算了,也许自己以前接触的人都是正人君子或者最起码是道貌岸然的人。吃饭吧,过过嘴瘾,过过眼瘾也算不虚此行。不过总不能不说话吧,于是吴成问起刘浩,

“你在中恒的时候认识苏沐婷吗?那可是个大美女啊。”

“认识,还上床了呢。”

“我靠,啥情况。”

“就是一次同事喝酒,大家有点儿多,然后我带她去我家,就把事儿办了。”

“这么轻松?”

“那还能咋样?”

吴成觉得自己聊不下去了,脑子中想着那个画面,万万不想相信当初自己惊为天人的美人儿被这小子给糟蹋了。到底真的假的,不是他吹牛吧?其实吴成也只是偶尔幻想一下,实质上跟苏沐婷一点儿什么都没有,平时打个电话玩笑的尺度都不大,基本都是一本正经说事儿。想起苏沐婷那细高的身条儿,穿着工服衬托出的曲线,白皙的皮肤,披散的长发,说话甜甜的声音,再听了这个八卦,吴成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真的可惜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就是想朝刘浩的脸上来一拳。

年轻人吃的不慢,已经开始相约去唱歌了,吴成推脱喝大了,家里还有老婆等着,不能去了,自己有点意兴阑珊的独自回家了。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是羡慕这帮年轻人,是叹息自己老了,还是贵圈真乱。还是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吧。有钱的事儿,在出生的时候就没能做到,现在也说不清当初自己是咋挑的人家,反正这事儿也不带后悔的。二十到三十的年纪时,自己又去忙着谈恋爱结婚了,现在已经感觉跟这帮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现象的年轻人有了代沟了。不想了,还能咋办?自己有多大本事干多大事儿吧。

云阅精选PC和WAP站仅提供试读章节
关注云阅精选微信公众号: yysycn
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
《无尽空华》微信云阅精选书号:807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